有關《十三太保》的賞析文章包括:

 

1. 為倪匡武俠招魂                    作者:朱九淵 

 

返回倪學網首

 

 

 

 

為倪匡武俠招魂                               作者:朱九淵 (2008年5月)

(紫戒按:本文得作者同意下轉載。)

 

華語小說界,誰的武俠中篇寫得最耐人尋味?如果說金庸《白馬嘯西風》第三、溫瑞安《愛上她的和尚》、《愛上和尚的她》並列第二,那麼第一則非倪匡《十三太保》莫屬。

 

我們所知道的,倪匡是一名冒險題材的準科幻小說家。至於倪匡的武俠,多數人知道他的長篇《六指琴魔》,然而在筆者看來,倪匡的長篇寫得並不如何,相對比較平庸,只能說是中上之選。

 

但是,在武俠界,倪匡先生的中篇卻因為倪匡先生其他方面的色彩太過濃麗,反被人遺忘了,這與倪匡在中篇武俠小說上取得的成就,是極不相稱的。

 

若干年前,筆者讀完了所有武俠大師的作品,一時竟有無書可看之嘆。偶然翻到了倪匡中篇武俠,本準備捏著鼻子看下去,孰料一看之下,越看越驚,頭上直冒冷汗,有著這樣武俠創作天才的一位作家,竟然也能夠對自己不夠自信起來,疑神疑鬼,從武俠的領域轉去了科幻領域。

 

我終於明白,倪匡為什麼說自己寫的科幻,是一種現代武俠。他實際上,有一種武俠的情結,但這種情結,卻在金庸古龍的背影下,長時間地對自我否定,漸漸地被自己所玩笑化、淡化,而終於變得才華泯滅,徹底寫不出。

 

倪匡,本質上是一位武俠小說家。而且是一位失敗的武俠小說家。他的失敗,並非才能不夠,相反,他的才能卻是耀眼的,光芒的。他的失敗,完全是因為離金庸太近的緣故。

 

其實說到底,這種離大師的太近,也並不能讓倪匡失去自信,而完全是倪匡自己有點杯弓蛇影、杞人憂天的味道。試使倪匡晚生二十年,必將成為海內一代大家。

 

倪匡之所以遠離武俠小說道路,是他自己太不夠自信了。

 

我曾在多種場合下,看見過倪匡的多種表達。在好玩、幽默、天真的表情下,倪匡實際上是一個十分自負,並且相當多愁善感的人。倪匡並不像他在各種公開場合所表現的那樣,自吹自擂,說自己下筆輕而易舉,一天能寫幾萬,這即使是事實,也只適用於他的科幻小說。如果放在他的武俠中篇創作中,絕非事實。

 

如果倪匡一天能寫完他武俠小說中的一個中篇,我寧願把我的頭割下來給他下酒。

 

他的中篇,很明顯,是精雕細刻之作,有著縝密的佈局和構思,特別是字裡行間的詩人式惆悵,一句句蒼涼的冷笑,一個個人物的塑造,都花費了倪匡不知多少個日日夜夜心血的打磨。

 

如果你看不出倪匡本性中的多愁善感,那麼請看倪匡中篇武俠!

 

在金庸的影子底下,他太不夠自信了,況且天天相對,好比令狐沖遇見了岳不群,放不開手腳來。

 

倪匡的中篇,幾乎篇篇是武俠精品中的精品,藝術水準遠遠超過了他的長篇小說。無論是從立意、創作筆法、對人性的嘲諷與嘆息,以及善意的冷笑與惆悵,都是作為科幻小說家的倪匡所有沒有獨特氣質。換句話說,倪匡零落的幾個中篇武俠,是作為一個嚴肅的作者、一個想在武俠文學上取得承認的、本可成為一代大家的年輕人倪匡,嘔心瀝血的抱負之作。他的中篇,達到了兩岸三地武俠界中篇小說的顛峰水準。

 

金庸的兩個平庸的中篇(我在這婸〞漪O金庸的中篇,並非長篇)《越女劍》、《鴛鴦刀》,無論是從結構藝術、創作立意、對歷史的虛化筆法,完全比不上倪匡的中篇名著《十三太保》所取得的藝術成就。倪匡在《十三太保》中所創作的李存孝形像,其智其勇其仁,無論從哪一個方面來看,皆是武俠小說史中的上上人物。

 

歸根到底,在中篇武俠上,倪匡的創作表現出多種獨特的氣質。倪匡早期也曾是一個文藝青年,對文學創作有極嚴肅的態度。這種氣質,在科幻上表現得少,在武俠上表現得多,尤其是他中篇小說的主人公,幾乎都是受盡傷害、不求聞達的冷青年。他們的這種冷,不是西門吹雪的冷漠,不是蕭十一郞的蕭索,也不是中原一點紅的孤傲,那些是一種憂鬱的天性,傷感的自憐,悲情的嘆息。

那時候倪匡不是倪匡,他是岳川。

 

(完) 回頁首

 

返回倪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