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玉女金戈》的賞析文章包括:

 

1. 將科幻融入武俠——《玉女金戈》中隱藏著的外星元素        作者:王錚 

 

返回倪學網首

 

 

 

 

將科幻融入武俠——《玉女金戈》中隱藏著的外星元素                作者:王錚 (2024年3月)

 

倪匡先生素以科幻小說聞名,但是,在寫科幻之前,他曾寫過很長一段時期的武俠小說,這一事實,卻常為人忽視。而且在開始寫科幻之後,倪匡先生仍同時繼續創作武俠小說,所以,在他的武俠小說中,經常冒出一些科幻元素,也就不是什麽太奇怪的事。

 

在倪匡武俠小說中出現的科幻元素,在大多數故事中都只是點綴,要說像《玉女金戈》這樣,非但有著許多匪夷所思的怪物和現實中見不到的詭異武功,而且整個故事根本就建立在一個科幻核心上的(人變成鳥),卻絕無僅有。

 

本來,武俠小說中出現超現實的事物和武功,也不算稀奇。畢竟武俠小說向來有著「成年人的童話」之稱,既是「童話」,有些幻想成分實屬正常。君不見金庸筆下的「六脈神劍」(《天龍八部》)、古龍筆下的「嫁衣神功」(《絕代雙驕》),哪一個不是變幻莫測,令人嘖嘖稱奇的神妙武功?

 

但這些神奇的武功,再神奇,總也脫不去地球人能力的範疇,至多稍顯誇張一些罷了,讀者讀來,絕不會有突兀之感。然而《玉女金戈》中的武功,卻有些不一樣,其匪夷所思程度,堪比衛斯理故事。且看下面這段描寫:

 

  只見一團金光將他全身盡皆護住,細針一碰了上去,便是一陣極為輕微的「叮叮」之聲,不是被金戈削斷,便是四下进射,片刻之間,一蓬細針,已然全被擋開,只剩下了三枚。

 

  那三枚細針,雖然是隨著其餘數百枚一齊發出的,可是在將要射到碧鳩神君時,卻突然停在半空之中不動!

 

  在一旁的康小萍和左生生兩人俱已看出,那三枚細針乃是黑羅刹特别以最高境界的内力,使了巧勁,所以才能在半空中停留不動。

 

  碧鳩神君雙目既盲,只怕他聽覺再靈,恐再難以知道自己面前還有三枚細針!

 

  康小萍和左生生兩人心中緊張之極,只盼碧鳩神君能傷在那三枚細針之下。

 

  只見碧鳩神君將兩蓬細針擋退之後,哈哈一笑,說道:「天魔上人,唯一傳人,伎倆已然——」

 

  這一次,他又是只講了一半的話,那三枚懸在半空的細針,突然向前電也似疾,射了出去,碧鳩神君一聲怪嘯,再揮起太白金戈時,已然慢了一步,只將其中一枚擋開,尙有兩枚一齊釘入了他的肩頭之上,直沒入了體內!

 

這段描寫,科幻之極!
 

不要說在古代,就是在科技發達的現代,要讓物件懸而不墜,也是萬難做到!而黑羅刹竟能不依靠外部力量,僅以自身内力,便能做到數百年後的人都做不到的事,若說她沒有特異功能,誰都不信。而特異功能從何而來?自然是來自外星人的傳授!

 

(之所以不認為黑羅刹本人就是外星人,道理也很簡單。在故事中,除了那一手讓物件懸而不墜的本事之外,黑羅刹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她的思考方式與行為模式,都屬於典型的地球人,所以,她的本事,只能是通過外部習得,而非與生俱來的。)

 

故事中的武功已然匪夷所思,而那些怪物更是令人瞠目結舌。

 

當武當勤一道長與邪派的碧雲娘子爭鬥之時,善使毒物的碧雲娘子見自己在武功上不是勤一道長的對手,便猛地將挽在左腕上的竹簍子用力抛出。

 

  只見簍蓋散了開來,突然之際,只聽得「嗡嗡」之聲大作,從那隻竹簍子中飛出二三十隻大如嬰拳、色作金紫的毒蜂來!


  ……

 

  那毒蜂金碧相間,足有嬰兒拳頭那麽大小,一被勤一道長雙指挾住,竟然發出「吱吱」的怪叫之聲!

 

這畫面比細針懸空更加不可思議。突然想起衛斯理故事《蜂雲》中的海王星生物來,那些海王星巨蜂,由單細胞開始,越變越大,最後竟然可以變得如同戰鬥機般大小,雖然是科幻小說中的生物,也已然令人難以想像,而《玉女金戈》中的毒蜂,更是不遑多讓。

 

蜜蜂如嬰兒拳頭大小已經夠奇特的(只怕是尚在進化過程中也未可知),而且,這毒蜂還會發出吱吱的怪叫聲,這就更加奇特了。蜜蜂雖然有著自己的發聲器官(那是位於腹部的兩個極小的黑圓點,稱為鳴膜,為此我還特地上網查詢了一下),但也僅僅是發出嗡嗡聲而已,何嘗聽到有蜜蜂會吱吱叫的(又不是老鼠)?這必然也不是地球上的東西!

 

如果說這些奇特的武功和古怪的生物,還不能令大家感到震撼的話,那麽,就來看看《玉女金戈》這部武俠小說,究竟講了一個怎樣的故事吧。

 

《玉女金戈》的主綫故事,其實相當簡單,用五個字即可概括,那便是「玉女救兄記」。整個故事,圍繞著康小萍(玉女)為了拯救迷失本性的表哥孔烈,在江湖中奔波闖蕩而展開。乍一看,好像是一個毫無科幻成分的、純粹的武俠故事,但是別着急,請繼續往下看。

 

話說孔烈之所以會迷失本性(原本是個武林世家的俠義好少年),全是因他偶遇碧鳩神君而起。碧鳩神君是本書的超級大魔頭,武功深不可測,他的身邊,長年跟隨著兩隻喚作碧鬼鳩的怪鳥(所以他才會被稱為「碧鳩神君」),這對碧鬼鳩,奇特之極(遠超上文所提的毒蜂)!

 

  只見牠們高可六尺,人立地上,身上披拂著翠也似綠,長可五寸的翎毛,雙眼火紅,鐵啄如勾,一望而知,銳利已極。

 

  兩條短腿,鐵棒也似,連著一雙鐵爪,才一走進,便聽得「喀喀」之聲不絕,所過之處,地上青磚盡皆碎成粉碎!

 

  ……

 

  聞聽得那畜生雖然產卵,但是每產兩枚,必是一雌一雄,對對並生,三百年方出一對……

 

  那兩隻碧鬼鳩生性殘暴之極,乃是天地之間,戾氣所鍾而生的怪物,罕見之極,也不知碧鳩神君早年是在什麽地方找到那麽一對的……

 

在我的記憶中,上一次見到類似「三百年方出一對」的描述,還是在《西逰記》中,齊天大聖孫悟空在王母娘娘的蟠桃園堙A聼土地公介紹那蟠桃是「三千年一開花,三千年一結果」,頓時心潮澎湃,響往不已。如今在倪匡先生的武俠小說中,竟又見到了這樣的神物,當年的感覺頓時重又浮上心頭。然而,畢竟年歲已長,有了一定的見識,所以,對碧鬼鳩這種奇特生物也有了新的理解。

 

這碧鬼鳩當然不是地球上的生物(地球生物哪有三百年才生一對的),之所以會在地球上出現,必然是天外來客帶來的(類似於衛斯理故事《眼睛》中外星人帶來的邪靈)。而碧鳩神君找到這對碧鬼鳩的過程也一定非常奇特,很有可能是碧鳩神君(當時應該還不叫作「碧鳩神君」)在某次闖蕩江湖時,恰巧路過某個特定的地點,突然間接收到碧鬼鳩發出的訊號,於是順著指引尋去,才看到了這對異物。

 

碧鬼鳩的訊號發出,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接收到的,應該只有腦電波的頻率相同,方能感知碧鬼鳩的存在。碧鬼鳩生性殘暴,所以也只有同樣殘暴的人才能與其腦電波相合,碧鳩神君恰逢其會,於是成了碧鬼鳩的主人,不然,如此暴戾之物,又有誰能降得住?

 

(至於誰成為碧鳩神君並不重要,這只是一個代號,只要是性格殘暴的人,都有機會成為碧鳩神君,地球上的殘暴之人難道還少過不成?)

 

以上詳情,故事中並沒有寫(當然不會寫!),不然就真的變成衛斯理故事了,所以,這些全是我的揣測(有沒有道理,讀者諸君可自行判斷)。

 

碧鳩神君自從被人稱作「碧鳩神君」之後,一身打扮也變得詭異之極起來。

 

  只見他身穿一領長可及地,碧也似綠,和碧鬼鳩身上翎毛,幾無什麽分別的長袍,手中持著一柄長可兩尺的摺扇。

 

  才一在門口出現,便「刷」地打開摺扇,輕輕搖了兩搖,又給人看清他拇指上套著一隻透水綠玉的斑指,摺扇兩面卻是白色,並無字畫。那人一身打扮,乍看之下,華麗已極,但是也詭異之極!

 

  但是,和他臉面相比,他那一身服裝還算得極是平常。

 

  原來那人臉上,套著一隻長可尺許的青銅面具,那面具的形狀,竟也和「碧鬼鳩」的頭部,一模一樣,鐵啄如勾,駭人已極!

 

  而那隻面具鑄造得也極是奇特,並非只套在面上,而是連頭套住。

 

  照重量而言,那麼大的一隻青銅面具,少說也有四五十斤,可是他套在頭上,卻一點也不感到沉重,左右顧盼,一雙眼睛中,綠光四射。這便是武林之中,談虎色變,邪派中的第一人物,至今為止,不知有多少人死在他手下,傷在他手下,但是卻沒有一人,知道他真面目和真身份的滇南高黎貢山,離魂崖,碧鳩神君。

 

果然,直到碧鳩神君死去,也沒有人能揭開他的面具看一看他的真面目。哪怕故事中有揭開面具的方法(用太白金戈可以切開面具),也因為沒有人能敵得過碧鳩神君手中的太白金戈而等於是無效方法。

 

再一次腦洞大開,會不會這面具,就是地球人可以和碧鬼鳩溝通的一種工具?沒有面具,則無法與碧鬼鳩溝通(無法馴服碧鬼鳩),有了面具,才能懂得如何使用碧鬼鳩,讓碧鬼鳩聽命於自己。而一旦戴上這面具,就如同把靈魂賣給了魔鬼,再也無法擺脫面具,只能伴隨終身,至死無法取下。太白金戈則相當於破除魔咒的鑰匙,本來的作用是破壞面具,但卻被地球人當作神兵利器用於武林爭鬥,這也是當年將太白金戈交付給人類的外星人所始料不及的。

 

若干年後,在一次正邪衝突中,有一隻碧鬼鳩與峨眉一行大師所豢養的異獸金毛神吼同歸於盡(這一場異獸大戰,竟未能留下哪怕隻言片語的記載,實在可惜),碧鳩神君神傷不已,多年來一直想找一隻新的碧鬼鳩來與幸存的那隻配對,但始終未得。(碧鬼鳩三百年才出一對,碧鳩神君哪有那麽長命!)

 

當他偶遇孔烈之際,一個新的想法突然冒了出來(不排除是外星人影響了他的腦電波),面前的孔烈骨骼清奇,又有良好的武功根底,於是,他憑武力拘了孔烈,强逼其吞下碧鬼鳩的内丹,以人扮鳥,來補二缺一之憾。

 

在我想來,碧鳩神君雖然武功高超,但畢竟還是古人,必然不具備現代科學知識。諸如將死去的碧鬼鳩的内丹給孔烈服食,以使孔烈性情大變,這種需要極度專業知識才能辦到的事情,不是碧鳩神君自己能想到和做到的,背後必然有外星高級生物的指導(搞不好就是那面具的功能之一),可憐孔烈,就這樣莫名其妙地作了外星生物人體實驗的犧牲品。

 

這樣的情節,已然超出了武俠小說中「稍顯誇張」的範疇,而完全變成了科幻小說,讓人幾疑不在人間。

 

且說男主角孔烈,為大魔頭碧鳩神君所擒,强逼著喂服了一枚碧鬼鳩的内丹,於是内力大增(這個不稀奇),繼而性格竟變得和碧鬼鳩一樣暴戾(這就有點不可思議了),每天只有一個時辰是清醒的(暫時恢復本來的人性),其餘時候,則變成碧鬼鳩,做出許多自己原本根本不會去做的惡事(人性的泯滅)。更不可思議的是,當碧鳩神君將碧鬼鳩的一身羽毛套在孔烈身上之後,孔烈竟完全變成了碧鬼鳩,口吐鳥言,咕咕作響(此時已不會說人話) ,從外型上完全看不出這是一隻由人扮成的鳥,而赫然真正成為了碧鬼鳩!

 

人變鳥,這樣的情節,在多年之後的衛斯理故事《成精變人》中,有著類似的描寫,只不過在衛斯理故事中,是鳥變人,而《玉女金戈》中則是人變鳥,雖有不同,但殊途同歸。

 

書中大反派碧鳩神君若是放在科幻小說中,會是一個類似於怪科學家的角色,進行著小型的人體實驗,用碧鬼鳩的内丹,將孔烈由人變成鳥。這情節,又像極了衛斯理故事《合成》中的亞昆,被裴達教授植入大猩猩的大腦,將他從一個低能的白癡變成一個破壞力極强的超能白癡(始終都是白癡)。這樣的故事,放在現代背景的科幻小說中,很容易令人接受,也相當普通,但放在古代背景的武俠小說中,只會令人感到匪夷所思之極。

 

將想像力發散開去,再作一些設想。也有可能,搞不好碧鬼鳩其實並不是什麽外星生物,而是外星人製造的鳥形戰鬥機。所謂的「内丹」也並不是道家所謂的那種内丹,而只是戰鬥機内的記憶體(黑匣子),將記憶體植入人體,人便擁有了記憶體中儲存著的一切信息,從而逐漸取代自己大腦中的記憶(別問我是怎麽做到的,要問就去問外星人)。

 

所謂三百年方產卵生出一對者也,也很可能是外星人製作新的兩架鳥形戰鬥機所需要的地球時間(天上方七日,地上已千年)。

 

至於故事末尾,使孔烈恢復本性的七色毒靈芝,看起來也不像是人間之物。康小萍走遍天涯海角都未能找到使孔烈復原的方法(外星人的毒,豈是地球之物能解),偏偏在絕望之時,突然冒出一個擁有七色毒靈芝的黑羅刹來,而她又為了報昔日情仇(孔烈的爺爺不愛她),而將七色毒靈芝騙孔烈服食,反倒解了碧鬼鳩的内丹之毒。

 

黑羅刹報情仇這些情節,全屬於故事的「佐料」,合不合邏輯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七色毒靈芝可解碧鬼鳩内丹之毒。

 

換成現代語言來說,七色毒靈芝就是用來重啓孔烈(已變成人形電腦)的關鍵,在恢復孔烈「出廠設置」的同時,刪除他腦中儲存著的原屬於「内丹」所有的邪惡信息,所以孔烈才會在解毒之後,一身武功盡失(邪惡武功來自於「内丹」)。

 

再用衛斯理故事的模式來分析,則很有可能是另一種善良的外星人,為了使地球人不受碧鳩星人(故妄稱之)的毒害,特地將七色靈芝和太白金戈帶來地球,以消滅碧鬼鳩,拯救地球人(金毛神吼只怕也是他們派來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麽,太白金戈最後會落入碧鳩神君之手,而七色靈芝則為黑羅刹所有,搞不好這其中還涉及到兩種不同的外星人之間的戰鬥,但不幸的是,邪惡暫時擊敗了正義。(但正義終將戰勝邪惡!)

 

和還珠樓主的《蜀山劍俠傳》相比,雖然《蜀山》中神奇武功和詭異事物更多,但《蜀山》開明佈公寫的是仙俠小說,而非傳統武俠。既是仙俠,出現仙界武功和事物便不足為奇。倪匡先生的武俠,並非仙俠小說,走的完全是傳統武俠路數,卻也有著眾多神奇武功和詭異生物,甚至將科幻元素完美地融入武俠小說,這才令人驚嘆不已!

 

(完) 回頁首

 

返回倪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