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豪賭》的賞析文章包括:

 

1. 《豪賭》 - 又是「他」!

 

返回倪學網首

 

 

 

 

 

《豪賭》 – 又是他!              作者:紫戒(2009年1月24日)

 

「他」雖然已死了,但在衛斯理小說中,常常提到「他」。

 

「他」有不少稱號,每次都不甚相同。

 

每次提到「他」,衛斯理對其獨裁專政很反感。

 

那場十年瘋狂的運動,更是衛斯理批評「他」的一個主要原因。

 

「他」,就是《還陽》中的「最高當局」、《大秘密》的「最高領袖」、《闖禍》的“神”、《新武器》的「偉大的腦袋」及《傳說》的「領袖皇帝」等等。

 

可以看到,「他」的出現集中在後期的衛斯理故事,可能是由於倪匡早期能在散文中直接寫出他的想法,但到了九十年代,他只是寫衛斯理小說,所以在後期的故事中,反而多了很多對「他」及獨裁專政的評論。

 

在《豪賭》中,「他」被稱為「人」。倪匡特意加上引號,是為了和普通人作一個區別。人生如賭博,而「他」則在一場又一場的賭博中得到勝利,有時到了絕境,「他」亦可以奇蹟地反輸為贏,最終成為數以億計人民的主宰。倪匡更說他投入了一場以天地萬物作為賭注的豪賭,亦成為大贏家, 應該就是指文化大革命了。

 

對於「他」往往絕處逢生的經歷,倪匡在《闖禍》及《傳說》都嘗試以他得到寶物來解釋,《豪賭》亦是採用同一假設,而今次的寶物則是必勝石,逢賭必贏!

 

巧妙的是,《豪賭》的重點並不在此,而是討論為何擁有必勝石的年羹堯,也會被雍正皇帝處死,禍及家人,反映了「性格決定命運」這心理名句。

 

擁有必勝石的「人」,其實不是真正的賭徒,因為賭的元素就是包括了輸或贏的可能性。既是必勝,就不是賭博了。所以,故事中真正的豪賭,不是「他」成為主宰的賭博,反而是王軍長和李司令的對賭,一舖牌九就決定一切,贏了的,大方地讓對方拿走檯上的錢作盤纏;輸了的,雖在自己的地盤,也沒有賴帳。

 

在豪賭中贏了的,不到一個月就在一場戰爭中輸了性命;輸了的,反而在商業發展而安享晚年。人生總是有贏輸得失,未到最後,也不知是輸是贏。

 

(完)  回頁首

 

返回倪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