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火》 - 新舊版比較   作者:紫戒(2007年714日)

《妖火》及《真菌之毀滅》是一個故事,因故事太長而分成兩集出版。當日在明報連載時,故事名也叫《妖火》。

 

倪匡在1986年修訂《妖火》,主要是加了一些按註,說明於1964年撰寫《妖火》時,當時仍是一些屬於幻想中的情形,現已成了目前日常生活中十分普通的現象。

 

基本上,《妖火》的新舊版,是沒有什麼分別的。所以,以下列出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改動,若大家有興趣,略為看看就可以了;沒有興趣的,則不需看下去了。

 

首先,有三處小改動是關於人物描述。然後,會略舉一些例子,是倪匡常用的刪訂手法。

 

當摘錄原文時,會分別用以下三種顏色表達不同版本:

啡色字  :新舊版都一樣的內容。

紅色字  :舊版內容,在新版已刪去。

(藍色字):新版字眼,用以代替舊版的字眼

 

 

人物描述小改動

 

1, 衛斯理的脈搏跳動次數

 

當衛斯理在海底基地,雙眼被蒙起,帶往首腦面前時,他就以脈搏跳動次數來計算時間:

 

      『我只是計算著時間,幾乎按著自己的脈搏,數到了七百三十次,也就是說,約莫過了十分鐘《十五分鐘》光景,便停了下來,我聽得一個聲音道:「將他面上的黑布除下來。」

 

倪匡改動衛斯理的脈搏跳動次數是有道理的,因為正常人的脈搏次數是每分鐘60至100次,而運動員的脈搏可以是每分鐘50至60次。舊版中衛斯理的脈搏每分鐘跳73次,作為一個受過嚴格中國武術訓練的高手,實在是太多了。在新版中,他的脈搏每分鐘跳動48次,就合理得多。

 

 

2. 納爾遜的冷靜 / 冷血性格

 

衛斯理從海底基地逃出後,看見納爾遜派來的霍華德死在家中,就趕忙到電報局通知納爾遜:

 

      『我連忙道:「我是衛斯理,電話是從遠東打來的,你派來的霍華德,已經死了。」

 

      納爾遜先生的聲音,一點也不驚訝,他只是問道:「很好,幾天的失蹤,使你得到了什麼?」』

 

舊版中,納爾遜的第一個反應是「很好」,這簡簡單的兩個字,就給予讀者很冷漠,甚至冷血的形象。新版中刪去了這兩個字,感覺就好得多了,讀者只會感到他仍能保持冷靜,第一時間追問衛斯理更重要的事情。

 

納爾遜作為衛斯理的好朋友,讀者自然希望他不是冷血的人,而是冷靜的警察了。

 

 

3. 海底基地的日本政客

 

海底基地中,衛斯理遇到一個日本政客,解釋了一個著名日本人失蹤事件的真相。不過筆者對於當年新聞不太熟悉,所以不知是指何人,望高明網友指教。

 

      『但是,那日本人卻是一個世界知名的新聞人物,他過去是一個政客,曾經在中國活動,而最近,他的「失蹤」,曾使得世界各地的報紙,列為重要的新聞,有的消息,甚至說他在印度支那的叢林中死了,卻想不到他會在這堨X現!

 

      (一九八六年加按:這個日本人神秘失蹤,直至今日仍然成謎。)

 

新版中,倪匡確實表示日本政客是真有其人,但對他的形容則沒有舊版嚴厲,刪去了其中幾句:

 

      「那個日本政客的名氣十分響亮,也有人捧之為「學者」的。但是我對(之)於一個雙手曾經染滿了無辜的中國老百姓的鮮血,並且使我們的國家,走入了一個悲慘的命運之中的日本鬼子,卻不會有好感。我厭惡地讓開了身子,道:「請你不要碰我!」』

 

又或者,中國「走入了一個悲慘的命運」,也不能全部歸咎於這個日本人,所以才刪去吧。

 

 

倪匡常用刪改模式

 

以下是倪匡常用的五種刪改模式,對故事毫無影響,只是列出來以作參考。

 

1. 刪去句子使故事更流暢

 

倪匡有時會刪去一些支節及句子,使整體文章更為流暢,但又不會影響故事發展。例如,當衛斯理在海底基地打昏工程師五郎後,想起要先救出張小龍,和他一起乘「魚囊」離開,於是沿原路出去:

 

      我向倒在地上的五郎看了一眼,又向張開著,可以立即送我到自由天地的「魚囊」看了一眼。然後,我一個轉身,便向外走去。

 

      我因為不知道傳動帶的控制鈕在什麼地方,因此我在傳動帶上,向前走去。不一會,我到了那扇門前。在門前,我站了一會,將開門的密碼,記在心中,小心地續述了一遍。』

 

倪匡刪去了衛斯理找傳動帶控制鈕的描述,可能是因為有點兒累贅,衛斯理是走或是用傳動帶,根本不重要。

 

 

2. 刪去距離及時間等描述

 

倪匡常在新版中刪去一些關於距離及時間的描述,以下是衛斯理逃離海底基地後,被其黨徒莎芭追擊的情 況:

 

      『我連忙不顧一切,向前掠去,我在二十秒鐘之內,掠出了三十碼之多,但是「格格格格」一陣響處,一排機槍子彈,自天而降,順著我掠出的方向,竟達十呎之長,子彈激起的塵土,高達三呎。(比人還高!)

 

 

3. 改變單位

 

有時,故事中亦會保留一些關於距離或長度等描述,但會改變數量或單位。例如,衛斯理形容野心集團的大電視螢光屏:

 

      『那螢光屏之大,也是使人驚奇的,它足有十 呎高,十二呎寬(二公尺高,四公尺寬)。』

 

 

4. 借用名人形容角色

 

舊版中,倪匡不時會以名人來形容書中角色,在新版中多會刪去,以下是衛斯理碰見國際警方霍華德的描述:

 

      『我也裝出十分悠閒的樣子,慢慢地呻著咖啡。不一會,只見一個體格十分強壯,年紀很輕,面目也十分清秀頗有點像格利哥利柏1的外國人,走進了茶室,他四面瀏覽了一下,眼睛停在我放在桌面的那隻信封上面。』

 

 

5. 刪去廣東方言

 

新版中,倪匡亦會改動在舊版中用到的廣東方言,相信是為了讓所有華人讀者都不會有隔閡的感覺。

 

這個刪訂手法,則以《衛斯理與白素》作例子。當白奇偉面對即將來臨的火山爆發時,仍堅決要掘出七幫十八會的寶藏,衛斯理就這樣形容他:

 

      『我心中倒也的確十分佩服白奇偉的這股子勁,這股子硬幹的勁,廣東話叫作「頂硬上」,頂硬上也要有極大的勇氣的,白奇偉總算也有可取之處。』

 

 

總結

 

老實說,倪匡修訂舊版小說,相信不太艱難,至少比金庸修訂他的武俠小說輕鬆得多。因為倪匡的修訂方法主要是刪改句子或刪去劇情,而不是新添或改動故事情節。

 

《鑽石花》新版的序言日期是1986年8月11日,而《極刑》的日期則是1987年4月9日,估計倪匡花了約八個月就修訂了四十多本書。修訂後再次包裝出版,倪匡的版稅收入自然有所增加,他又能在舊版中找尋新的靈感, 創作新的作品,例如:《血統》、《謎蹤》及《探險》等,可謂一舉兩得。

 

(完)

 

 

 

1 格利哥利柏(Gregory Peck)曾參與電影「羅馬假期」(Roman Holiday)及「六壯士」(The Guns of Navarone)等著名電影。他天生像是要演英雄及正直的角色,觀眾並不接受他演壞蛋,即使演了,風評都不佳。他曾獲得五次奧斯卡提名,並得到了第三十五屆最佳男主角及當年金球獎這雙料影帝的榮譽。


返回倪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