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金球》 - 新舊版比較   作者:紫戒(2009年1月18日)

 

《天外金球》的上半部份故事,以白素為主。在舊版中,其實有更多白素的冒險情節,但都在新版中刪去,包括白素和特務爭奪神宮地圖、與土耳其警方鬥智鬥力以及於神宮曾制服錢萬人等情節。此外, 新版亦刪去衛斯理和白素在美國及墨西哥與錢萬人展開的金球爭奪戰,衛斯理的表妹紅紅更有出場。幾段主要情節的刪減,約有三萬多字。

 

還有其他細節的不同,在下文亦會詳細提及。

 

當摘錄原文時,會分別用以下三種顏色表達不同版本:

啡色字  :新舊版都一樣的內容。

紅色字  :舊版內容或其撮要,在新版已刪去。

(藍色字):新版字眼,用以代替舊版的字眼。

 

 

1. 白素於土耳其的冒險

 

在新版中,白素在巴黎研究了神宮地圖後,很順利就到了加爾各答:

 

  『白素坐夜班飛機離開巴黎,她仍然採取那條航線,這一次,在整個飛往羅馬的航途中,絕沒有人來騷擾她,因為她不但曾經化裝,而且使用了一個新的護照,連名字也改了。

 

  從羅馬到安卡拉的途中,也安然無事

 

  (一直到了加爾各答,白素相信自己已成功地擺脫了跟蹤。 )

 

但在舊版中,當中有萬多字描述白素在安卡拉遇上特務及其首腦周易,眾人展開神宮地圖爭奪戰,白素更要逃避土耳其警方的追捕,才能到達加爾各答。以下為刪去內容之撮要:

 

  『白素在安卡拉的機場,正要進入閘口登上前往加爾各答的飛機時,有兩名外貌甚像神秘地區的人問她是否他們的救星,白素表示不明白他們在說什麼。但白素見兩人非常焦急,又不像是特務,於是表露身份。兩人打量白素一會,才警告她不要上機,然後急急離開。

 

  白素追出機場,看到那兩個人示意她不要走太近,直至來到一輛汽車旁,才招手叫白素上車。他們帶白素到了一間十分破敗的石屋,經過一度十分徒陡峭的梯子,進入一間房中,裡面竟是某國特工,共有六七人。他們在機場假裝不認識白素,又要白素離他們遠一點,騙得白素自願來到他們的基地。

 

  屋中的首腦名周易,要她交出神宮地圖。白素不想自己的失敗而影響了在屠殺中而拼命反抗的人,就以四顆鑽石利誘周易他們。周易不接受條件,白素又訛稱已用普通的方法寄出地圖,但周易不相信,其中一名特工提議向白素進行注射處理,在藥物的刺激下就會說出一切。

 

  白素突然扳起一張沙發,突襲敵人,但其中一名特工用一支奇異的武器對準她,把一個製作十分精巧的注射器射在她的手臂上,白素感到一陣目眩,越來越迷糊,只記得不斷在說話。然後,頭部受到重擊……

 

  白素醒來後,四週都是火,她腦中仍是昏昏沉沉,只好向前衝,撞破一大片玻璃。她打開窗子,跳了出去,幸好跌在其他人倉皇間搬出來的被褥之類的東西,才沒有受傷。她逃離火場後,發現藏在假腳肚中的地圖已不見了。

 

  白素的錶帶藏有五十元美金,當她在找換店換了當地貨幣後,看到一輛汽車駛過,汽車中的人就是昨夜向她射出注射武器的人。就在此時,四輛土耳其警車突然出現,截停那輛汽車,並逮捕了周易等四人。

 

  白素走進一間酒舖,無故打破櫥窗,不到十分鐘,就坐在拘留車中,成功混入警局。在臨時拘留所中,在她對面的鐵牢,就是周易他們。白素先用髮夾偷偷地打開門鎖,然後看到一名律師來探訪周易他們。雖然他們不能保釋,但其中一人乘機把地圖交給律師。就在律師和警官來到她面前,她推開鐵門,搶去警官的佩槍,並從律師手中奪得地圖。

 

  白素更脅持那名警官,成功逃離警局。那名警官名伊卡博,原來是安卡拉警局的第二負責人,因政績甚佳,很受人擁戴,所以全國警察幾乎總動員起來,搜尋白素的蹤跡。面對天羅地網的搜尋,白素無法離開安卡拉,她先通知銀行替她滙錢,並躲在一間酒店中。

 

  白素想到一個大膽的計劃,她扮成了一個中年婦人,買了一張印有伊卡博警官照片的報紙,到了警局前。因為她不通土耳其語,所以扮作啞婦人,向警員指著伊卡博警官的相片,示意求見他。警員認為白素精神不正常,不理會她。白素只好坐在警局的石階上,等待伊卡博警官。

 

  伊卡博警官終於出現,由警員口中,知道有一個啞婦人找她。他來到白素面前,看看有什麼可以幫助。白素感到伊卡博警官確是一個好警官,想到若再對付他,對他的地位很可能有影響。不過,白素面對困境,也不得不自私一次。她拿出手槍指著伊卡博警官的肚子,又搶去他的佩槍,低聲向他說自己是白素,並要伊卡博警官帶她到他的辦公室中。因為伊卡博警官身形高大,其他警員都不知情。

 

  伊卡博警官在白素的脅持下,只好就範。在他的辦公室中,白素要求伊卡博警官駕駛飛機,帶她離開安卡拉到賽浦路斯,伊卡博警官答允了她。

 

  因為當時土耳其和賽浦路斯的關係十分微妙,白素也不要求飛機登陸,她背上降落傘,在伊卡博警官的指示下,於三千呎的高空向下跳出去。當時一片漆黑,白素望向下面,什麼也看不到。怎料伊卡博警官弄了一點狡獪,下面並不是陸地,原來是大海,白素只好在海中飄浮。

 

  幸好,天色亮時,白素遇到一般漁船而獲救。她付了一大筆金錢及船長,返回最近的港口,然後轉機,安全到達加爾各答。 』  

 

 

因為在舊版中,白素從特務手中只奪回神宮地圖,但失去了四顆鑽石,而在新版中沒有了這段情節,所以白素在加爾各答遇到章摩時,除了地圖外,亦可以歸還鑽石:

 

  『那位章(摩)先生趨前來,與白素握手,道:「白小姐,你真偉大,你究竟到了!」(。)

 

  白素想起一路上的曲折,覺得「真偉大」這三字,當真可以說受之無愧!

 

  當然,她口頭上還是客氣了幾句。

 

  章(摩)先生道:「白小姐,我與令尊一向是很好的朋友,這次他為甚麼不來?」

 

  白素忙道:「家父說他的精力不夠,是以不能應你的邀請,他是特地叫我來婉辭你的要求那四顆鑽石,已經遺失了,但是我總算盡力保存了那幅地圖(和一切),我現在就還給你。」

 

 

2. 白素再戰特務首腦

 

當白素歸還了地圖給章摩後,回到酒店,在酒店房中遇上特務。在新版中,白素旋即帶到他們的總領事管:

 

  『白素正在驚訝於何以這堛漕耵怞p此沒有禮貌之際,一個冷冷的男子聲音,已響了起來,道:「白小姐,我們終於見面了!」

 

  白素陡地轉過身來。

 

  (在她面前的人,已用槍指住了她!不但如此,門外又奔進四個人來,手中都有著槍!

 

  白素無法反抗,被五個人擁著離開,上了一輛車子。)

 

 

而在舊版中,則提到這個特務就是他們的首腦周易,期間約有兩千字提到兩人的一番惡鬥,以下是有關撮要:

 

  『酒店房門突被推開,原來是曾在土耳其見過的周易。白素告訴他已將地圖歸還,周易不相信,並用手槍指著白素。

 

  周易撥電話,雖然講的是中國話,但因為是他們組織的特殊語言,白素聽不懂,不過,分明是通知同黨來對付白素。

 

  白素想進行突襲,但周易跳到白素身後,用槍指著她。隔了不久,周易的同黨來到,白素的身後又多了兩根槍管頂著她。

 

  周易伸手握著白素的手臂,白素的手肘用力一夾,疾轉身子,把周易拋了出去,撞向背後兩人,然後在地上打滾,到了另一間房間的門前。「拍拍」兩下聲響,子在她耳際擦過,原來那兩人都是神槍手。白素無法反抗,被他們帶離酒店,在門外聽見一把熟悉的聲音驚呼:「白小姐」,相信是薩仁。

 

  白素被推上車,車子向前疾駛出去。』  

 

 

3. 白素於神宮制服錢萬人

 

白素在神宮的一個廟堂中,躲在暗處,正想辦法尋找登上七樓的道路,此時,錢萬人背對著她,距離只有六七呎。白素計劃要挾他,但在新版中,她未有動作,錢萬人已察覺了:

 

  『白素考慮的結果是:立即行動!

 

  (她在這樣想時,由於心情緊張,氣息不禁粗了些,錢萬人身形一挺,似有所覺,這時,忽然又有腳步聲傳了過來,白素身子一縮,縮到了佛像之後,一小隊士兵,快步地走了過來。

 

   那一隊正在向前走來的士兵,看到錢萬人,一齊停了下來,錢萬人劈手奪過了班長手中的衝鋒槍,向著白素藏身的佛像,掃出了一排又一排的子彈。)

 

而在舊版中,約有千多字描述白素曾制服了錢萬人,雖然結果最後一樣:

 

  『白素按下手槍的保險掣,叫錢萬人舉起手來。白素從錢萬人身上搜出兩柄槍,然後後退,躲在一座佛像的後面,仍然在他的背後,恐怕身手了得的錢萬人發難。

 

  但錢萬人態度強硬,說白素雖然控制了他,但若遇到其他人,都會一起被打死。白素明白他的意思,因為在此處,人根本不是人,只是為了實現一個荒誕主義的工具。

 

  白素威脅錢萬人,並說自己抱著必死之心,若錢萬人不能幫助她,就要先殺死他。錢萬人口氣開始軟了下來,白素提出他要掩護她到神宮七樓的要求,但錢萬人說這不可能,因為每一層都有崗哨。

 

  就在此時,一小隊士兵走過,白素陡地緊張起來,縮到佛像之後。錢萬人料到白素會緊張,就在她身形一閃之際,立時一個翻滾,劈手奪過了班長手中的衝鋒槍,向著白素藏身的佛像,掃出了一排又一排的子彈。』

 

 

4. 天外金球爭奪戰

 

衛斯理在美國和朋友王逢源研究金球,因沒有進一步的發現,衛白兩人就拿著金球回到印度:

 

  『(這種工作持續了好多天,可是沒有進一步的發現,我們都十分失望,只好放棄不再進行,因為金球的歸還日期快到了,我和白素帶著它回到了印度。)』

 

 

但在舊版中,錢萬人帶同手下在美國搶了金球,展開天外金球爭奪戰,衛斯理的表妹紅紅亦有出現。新版刪去了萬多字情節,以下為有關內容之撮要:

 

   『在解剖金球時,衛斯理發現有許多小金球放在一個空格之中,推斷這些都是棺材,剖開來就可發現屍體。王逢源提議由他一個人來做,衛斯理可以先休息。衛斯理知道王逢源不太相信他的說法,大發脾氣,但當平心靜氣時,就和白素一起往湖邊,由白素划船,他則躺在船上靜靜休 息。

 

  兩小時後,白素推醒衛斯理,原來發現了有很多人在王逢源的別墅附近。衛斯理透過船上的來福槍的瞄準器,看到錢萬人率領手下擄劫了王逢源,把天外金球及他們的研究設備搬到了車上,並炸毀了別墅。

 

  衛斯理認得車牌,雖然明知不是偷來就是租來的,不會有線索,但為了引出錢萬人一方,於是調查車子,行動也故意特別招搖。衛斯理的辦法生效,到了傍晚,有兩人駕著汽車跟蹤他們。

 

  天色入黑,他們住進一間酒店,並發現只剩一人跟蹤他們。衛斯理制服了跟蹤他的人,正在威脅他說出錢萬人的下落,另一名跟蹤者的同伴突然來到,拿出手槍想對付衛斯理,但在混亂中反而殺死了同伴。衛斯理在他發呆之際,打昏了他,帶到酒店房中,以熱開水威脅那人。那人說出錢萬人會利用性能極優越的車子先到墨西哥邊境,透過一個大偷渡集團,轉去古巴,然後回去。

 

  衛斯理和白素買了一架飛機,追蹤錢萬人。但飛機很殘舊,當高速飛行時,機身便會震動,像是隨時會散起來,需要不時減速。

 

  飛行了一夜,也沒有出事。到了第二天,他們已將近飛到墨西哥邊境,估計已追上錢萬人的車子。但天氣突然轉壞,一陣狂風襲來,吹走了機艙艙蓋,螺旋槳停止轉變,飛機翻起筋斗,幸好下面是一條大河,衛斯理和白素跳離飛機,跌進河中,飛機則撞在河邊的橋側而燒毀。

 

  衛斯理和白素在水中掙扎了很久,才爬上河岸,身上都是泥漿。此時,他們聽到一陣馬蹄聲,有七人騎著馬奔來。其中一人問他們錢主任在何處,原來錢萬人眾人因為風雨而未過河,而他們則把衛斯理和白素當作是錢萬人的手下。他們派出其中三個人帶著尼龍繩,隨游隨放,游到對岸後,將尼龍繩拉成直線,其他人就容易游過去接應錢萬人。

 

  因為大雨不斷下著,衛斯理身上的泥漿漸漸被衝去,對方發現他不是錢萬人的手下,扮作不知情,然後突然撞倒衛斯理。衛斯理跌下時雙腳一絞,把那人絞得向外跌了出去,再乘勢追搫,把他踢進了河中。白素則向陸上另外三人發動攻擊,擊昏其中兩個,另一人則被衛斯理捉住,從他口中知道錢萬人在對岸的溫勃山谷中。

 

  游向對岸的三人對岸上的打鬥並不知情,並已把尼龍繩拉成直線。衛斯理和白素游過去,由他們帶領前往溫勃山谷,看見錢萬人所用的汽車。由於衛斯理站立的方向正好是雨點猛烈打來的方向,錢萬人認不出他,衛斯理施展突襲,手掌擊向他的胸口,錢萬人向後一仰,避了開去,但白素早已在他身後,抬起腿來,膝蓋撞在錢萬人的背脊,衛理手臂一彎,緊緊箍住錢萬人的頭頸,在他腰際搶了他的手槍,抵在他的背後。

 

  衛斯理要錢萬人的手下從車上下來,釋放王逢源,並把所有槍械拋在地上。然後,衛斯理押著錢萬人,和白素及王逢源駕車離開。駛出了一哩多,衛斯理將錢萬人推下車,但錢萬人原來身上藏著手槍,他半空翻了一翻,開槍還擊,衛斯理連忙矮身,同時按下白素的頭,避過子彈,車子向前疾衝,留下錢萬人在後面不斷放槍發洩心中的憤怒。
 

  衛斯理三人放棄車子,買了一輛舊的小型客貨兩用車,花了二十天,駛到紐約。到紐約之前,衛斯理聯絡了已嫁了人的紅紅(故事沒有提及他的丈夫是否宋富),要她幫忙租一層房子,繼續研究金球,但也沒有發展。

 

  過了七八天,紅紅撥電給衛斯理,說她被人用槍指嚇,但又突然收線。王逢源推斷威脅紅紅的人逼她打電話,定然知道他們的地址,前來對付他們。衛斯理離開房子,躲在電梯旁的柱後,看到錢萬人押著紅紅,還有另一個人拿著一柄手機槍。錢萬人叫持槍的人按鈴,一進去便掃射,幸好衛斯理先伏在門外,三人才逃過一劫。

 

  錢萬人後退一步,在衛斯理兩呎前。衛斯理揚手砍向錢萬人的頸側,錢萬人順勢倒在地上,射傷了衛斯理的腿,持槍的人轉身對準了衛斯理,白素就在此時打開房門,打倒了匪徒,他手上的機槍發出一陣驚心動魄的槍聲,全射向天花板。

 

  槍聲引得美國警方來到,因為錢萬人是非法入境的,加上他是美國情報機構夢寐以求的人物,他也感到倉皇。但他仍然押著紅紅,衛斯理從他的眼神中看出他想殺害紅紅,連忙拿著機槍,對準錢萬人,使他不敢傷害紅紅。錢萬人退到樓梯口,突然向後一翻,逃走了。

 

  因為沒有時間收拾研究金球的儀器,衛斯理決定他留下,白素等三人則拿著金球離開。因為衛斯理懷有國際警方的特別証件,得到警方的尊敬,但要求他到另一個城市和情報頭子見面。

 

  雖然衛斯理對提供情報這件事,感到不太愜意,但也勉強答應。由於有情報機構插手,王逢源及紅紅的安全應不成問題,衛斯理及白素就乘搭情報頭子安排的專機前往印度。

 

  因為金球仍未回復原狀,衛斯理和白素住在一幢租來的房子中,繼續研究小金球內有否屍體,但由於沒有高度倍數的顯微鏡,也研究不出什麼結果。』

 

 

5. 其他細節

 

白素生氣

 

白素性格雖倔強,但很少生氣。在舊版中,當來自神秘地區的中年人請求她幫忙時,因為拿出一個珍貴的盒子作為酬報而使她生氣:

 

  『金盒的盒蓋彈開,那中年人小心地,從盒子中,拈出了一疊折得十分整齊的紙來——紙已經發黃的了,而且邊緣還相當殘破,一望而知,年代十分久遠了。

 

  白素斷然拒絕道:「不能,如果你們有什麼事情要求我的話,請直截了當地說,我或者肯答應你們,但我也不會受酬報的,你們若是以為可以僱傭我,那就請你們快離開這裡!」

 

   白素講出了這樣不客氣的話來,那表示她是真正地在生氣了,那兩個中年人都有十分尶尬的神情,然後,兩人才嘆了一口氣,站了起來,走到客廳的另一角,低聲交談起來。

 

  白素一看到這種情形,心中更是不自在,因為這無疑是一件極不禮貌的事情。她正要再下逐客令之際,一個中年人已向她走來,道:「白小姐,請你原諒我們的魯莽,我們是一群逃難的人,低估了白小姐的人格,我們表示十分抱歉。」』

 

 

此外,當他們拿出一張畫在羊皮上的神宮地圖時,白素以為他們是出售寶藏地圖的騙子,感到異常的憤怒:

 

  『白素連忙向那張羊皮看去,只見羊皮上,有許多藍色和紅色的線條,乍一看不知是甚麼東西,看得久了,勉強像一張地圖。

 

  白素突然之間,感到了異常的憤怒。

 

   白素雖然感到了憤怒,但是她究竟是一個性格十分溫柔的人,也不會輕易發怒的,但是她面上的神色,卻冷淡了許多。

 

  白素所想到的是:眼前這兩個人是騙子,是出售所謂寶藏地圖的騙子。

 

(省略部份舊版原文)

 

  白素的面色,顯然地冷了下來,可是那兩個中年人,卻像是絲毫未曾察覺一樣,他們道:「你看看,白小姐,這份地圖,你可看得懂嗎?」

 

  白素冷冷地道:「我想不必了,你們若是流落在他鄉,沒有錢用,我還是可以給你們一點的。」

 

(省略部份舊版原文)』

 

 

白素隨身帶備香煙

 

舊版中,白素似乎隨身帶備香煙。當她在前往加爾各答的機場,看了中年人留給他的紙條後:

 

  『白素看完了之後,將第一條上提及的那個地址記住,然後,將那信撕成了極碎的碎片,放在煙灰碟中,然後,她燃著了煙,用煙頭去燙碎紙片。

 

 

章達先生?

 

在明窗出版社的舊版中,不知是植字錯誤或是其他原因,神秘地區第二號重要人物名章達(和在《盡頭》中出現的衛斯理童年朋友同名同姓),但在故事下半部,則改為章摩。

 

  『這個中年人,是這次政冶性、宗教性的大逃亡中第二(號)重要人物,在這堙A我們不妨稱之為章達(章摩)。』

 

 

白素冒險長達兩年

 

舊版中,白素在神宮得到金球後一年,才交給章摩等人,而在新版中,則改為不久之後:

 

  『白素離去的過程,比較簡單,她仍然化裝為土著婦女,沿途前行。

 

  是一年之後(不久之後),白素又在加爾各答會見了章摩,將金球交給了章摩』

 

 

當他們認為白素交出的金球是假的時候,白素亦非常生氣:

 

  『那是怪不了白素的,試想,白素為了取得這隻金球,當真可以說是出生入死,而且,花了將近兩年左右的時間,才逃出生天,但是如今卻有人以為那金球不是她從神宮中取出的!』

 

當 時提到白素花了兩年,可能是因為在《妖火》提到白素往歐洲後,直至《原子空間》才再出現,期間衛斯理經歷了《藍血人》、《透明光》、《地心洪爐》及《蜂雲》,也花了不少時間。

 

 

白素嫁雞隨雞

 

白素被誤會她得到的金球是假的,就算在《原子空間》中於宇宙流浪了「多年」後,仍然生氣,所以當衛斯理提出要到印度借金球研究時,她先是反對。在舊版中,提到她因為衛斯理要去,就只好陪他去,短短數句,顯出白素嫁雞隨雞的心態,更能反映衛斯理的幸福:

 

  『她就算裝出一副凶相,但是看來也十分美麗。她看我反倒擺出一副欣賞的姿態來,也凶不下去轉過身:「你要到印度去,你一個人去好了,我可不去了。」

 

  我站了起來,到了她的身後,道:「素,如果你不和我一起去,我此去要是有甚麼三長兩短的話,那我們不是要永別了麼?」

 

  白素陡地轉過身來,狠狠地瞪著我,過了好一會,她才嘆了一口氣,道:「好,你如果一定要去,我就只好陪你去了。

 

  我笑了起來,道:「立即動身。」

 

  白素搖了搖頭:「慢,首先我要知道你去印度的目的。」』

 

 

當衛斯理表示他是要借金球來看看有否精神感應時,白素雖覺荒謬,但仍支持衛斯理:

 

  『我想了一想:「然後,我們就找一個地方,對著它來靜坐,看看是誰先能夠在金球上,得到那種奇妙的精神感應。」

 

  白素又望了我半响,道:「我既然跟了你,你要到阿比西尼亞去,我也只好跟著去啊!」

 

  我聽了之後,不禁笑了起來,我們手拉著手,奔到了車旁,回到了市區

 

 

借金球之限期

 

舊版中,衛斯理向薩仁借金球時,以三個月為限期,新版則改為一個月:

 

『我慢慢地道:「我想向你們借這隻金球研究一下,以(一)個月為期,定然歸還。」 』

 

 

金球中發現棺材?

 

衛斯理和王逢源研究金球的內部時,衛斯理推斷當中有棺材:

 

  『我們的第一個發現是:那些奇形怪狀,在六角形小空格的東西,還有著許多小孔。

 

  我指著出現在電視螢光屏的那種東西,道:「這就是他們居住的屋子!」

 

  王逢源並不出聲,他只是十分小心地移動著顯微鏡的鏡頭,那是一項極其(艱)苦而又需要耐心的工作,三小時之後,我們發現了許多小得肉眼幾乎看不到的小金球,被放在一個空格之中。

 

  王逢源轉過頭來望著我,道:「對於這些,空想家,你又有什麼偉大的空話講?」

 

  我認真地道:「這是他們的棺材。」

 

  王逢源哈哈大笑起來,道:既然是棺材,那就一定有屍體的,我們只要剖開來一看,就可以明白了。」

 

  我十分相信自己的假定,是以我絕不覺得好笑,我只是冷冷地道:「你正應該這樣做!我相信你一定是可以有所發現的。」』

 

 

金球的原料

 

金球是小外星人的飛船,在新版中,特意解釋了為何金球會自己生長:

 

(那聲音又響起:)「我們全體,同心合力製成了一隻碩大無朋的飛船,那飛船可以容下我們全體,因為反正我們的星球要毀滅了,我們可以不顧一切後果地利用我們星球上的一切資源。(飛船用一種生長極緩慢的微生物作主要原料。)本來,我們是準備飛到別的小星球上去的,可是我們起飛的時間,慢了一點,小行星下墮的氣流,影響我們的飛船,我們也(結果)落到了地球上。若干年後,我們才知道,那是地球上最神秘的地區之一。」

 

  我問道:「所謂若干年後,那便是說,在你們已對地球有了了解之後?」

 

  「是的,我們來到了地球,一切都是如此驚人,我們派出許多小飛船去偵查,將偵查的報告帶回來,積年累月,我們才對地球有了了解,我們也準備在地球上定居下來了,地球是一個十分可愛的星球。」

 

  我苦笑了一下,道:「你們來到地球,可能有幾百年了。(有多少年?)直到如今,才有一個地球人知道,在地球上的高級生物一共有兩種,而你們比地球人實在要高級得多!」

 

  那聲音居然也懂得謙虛,道:「我們由於形體小,所以體力的消耗少,可以多花精力去從事別的工作,而且我們的壽命得多。你的確是第一個想到這個問題的一個地球人。」』

 

(完)


返回倪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