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石花》 - 新舊版比較     作者:紫戒(2007年6月9日)

倪匡在修訂 《鑽石花》時,劇情沒有作出太大改動,新舊版的差異主要有以下三處:

 

1. 舊版清楚交代衛斯理居住的城市及其家鄉。
2.
舊版提到衛斯理未結識黎明玫時,其實曾愛上石菊。
3.
舊版中,衛斯理對黎明玫的感情,表達得較為明顯。

 

此外,還有其他細節的不同,如沙漠之狐隆美爾寶藏的價值、對聖經金句的評論等等。

 

以下是詳細分析。當摘錄原文時,會分別用以下三種顏色表達不同版本:

啡色字  :新舊版都一樣的內容。
紅色字
  :舊版內容,在新版已刪去。
(
藍色字):新版字眼,用以代替舊版的字眼

 

1. 衛斯理居住的城市

 

在舊版中,故事第一句就提到香港,但在新版則只說是在亞洲,港澳輪也改成遠程渡輪:

 

這是一個隆冬的天氣,香港(在亞熱帶,)雖然不會冷到滴水成冰,但是在海面上,西北風吹了上來,卻也不怎麼好受,所以,在一艘港澳輪(遠程渡輪)的甲板上,顯得十分冷清。

 

再多舉兩個例子,舊版都會提到香港的地方名稱。以下是衛斯理和死神唐天翔在他的「死神號」遊艇第一次交鋒後,死神脅持石菊往新加坡前,讓衛斯理在長洲上岸:

 

『「死神」伸了一個懶腰,道:「當然是新加坡,衛先生,再向前去,是長洲島(一個島),你在那堣W岸如何?」』

 

 以下是衛斯理往死神大本營時的路線:

 

     『然而,我拋下發呆的那兩人,徑自行出斜路,召了一輛的士,向淺水灣 馳去(找到的地址 而去)

 

  現在是下午四時,我還可以有四個小時的時間,和「死神」在香港的爪牙鬥上一鬥!

 

  的士很快地馳出中區,從司徒拔道轉上了山路。冬天,在去淺水灣的路上,顯得十分沉靜(路上十分靜)

 

此外,舊版亦提到衛斯理的家鄉在江南:

 

後來,我沒有機會介入赤水幫,是因為我外祖母死了,奔喪回江南(家鄉)之故。

 

 

2. 衛斯理曾愛上石菊

 

當初倪匡創作衛斯理時,可能想給予他一個多情的性格,所以在《鑽石花》舊版中,他愛上了黎明玫和石菊。但故事不斷發展,衛斯理和白素成了天造地設的一對。倪匡修訂新版時, 我估計他不想破壞衛斯理的專一形象,所以刪去他對石菊的感情線。衛斯理愛上石菊的描述,可見以下兩個例子。

 

在舊版中,當黃俊要求衛斯理給他藏寶地圖,衛斯理拒絕,亦明白到自己對石菊一見鍾情:

 

我冷笑了一下,道:「老弟,你也未免太天真了,不論如何,『死神』絕對不會放過我的,而我如果將地圖交給了你,你師妹的性命,便發生危險了,『死神』在地圖未曾到手之前,可能會想出種種辦法,去虐待石菊,但是她卻不會死的!」

 

黃俊呆了一會,忽然道:「衛先生,你……愛石菊?」我的臉上,不禁一紅,這句話,叫我極難回答,連我自己也不明白,我是對石菊一見鍾情了!黃俊連忙道:「無論如何,我可以相信,石菊的性命絕不成問題的。」』

 

以下更講述衛斯理和黎明玫第一次見面後,返回自己的寓所,偷吻石菊的相片:

 

『相片中的石菊,笑得那麼地甜蜜,像是一朵將放的名種蘭花般美,卻又絕不庸俗。我怔怔地望了許久,竟情不自禁,偷偷地向相片上的石菊,吻了一下。

 

相片上的石菊,當然神情不變,我腦中忽然起了遐思:如果我真正地偷吻石菊的話,她會有什麼樣的表示呢?是惱怒,還是半嗔半喜?

 

我苦笑地搖了搖頭,因為石菊如今正在「死神號」上,可以說是在向「死亡」進軍!』

 

 

3. 衛斯理對黎明玫的感情

 

可能基於第二點提到希望維護衛斯理專一形象的原因,在新版中,衛斯理對黎明玫的感情,表達得較為隱晦。舊版中曾提到衛斯理對黎明玫有非份之想:

 

『我在荒島上和石菊相遇,對她的印象,一直很深,但不知怎地,在見到了黎明玫之後,石菊的印象,便被黎明玫所代替了!

 

石菊是一個十七歲的少女,而黎明玫是年齡恰好大上他一倍的少婦,我的年齡和黎明玫更接近些,我想,這就是為什麼我將石菊當作小妹妹的道理了。想到這裡,我忽然又想起,如果,剛才在酒店中,披著毛巾,從浴室中走出來的,如果不是石菊,而是黎明玫的話,那我……我將會怎麼樣呢?

 

我的思路被石菊的話打斷,她的聲音很大,道:「衛先生,你還沒有回答我的話哩!」

 

舊版中,當衛斯理由「死神」口中知道黎明玫答允他的求婚時,倪匡用「愛」來形容衛斯理對黎明玫的感覺,但在新版則改成「異樣的感情」:

 

『我拚命地揮動著拳頭。將攔在我面前的人,紛紛擊倒,我根本認不清他們是誰,我只是痛擊著在我周圍的人,我已然在半瘋狂的狀態之中,但在那時候,我心底深處,卻很明白。明白石菊剛才所講的,並沒有錯,我的確愛著黎明玫(我的確對黎明玫有異樣的感情)!』

 

 

4. 其他細節

 

新版中,沙漠之狐隆美爾寶藏的價值,是舊版提到的一倍:

 

『「死神」滔滔不絕:「衛先生既然有興趣,我也不便加以拒絕。」他轉向那位少女,道:「石小姐,一億五千萬美金(三億美金),雖然可愛,但是你的生命,總不止值那一點小數目的吧?」』

 

此外,新版亦刪去對聖經金句形容為不通之極的評論,不知是倪匡覺得離題,還是和他已信了教或想法已變有關:

 

『兩天之後,我們已然出現在蒙地卡羅的第一流酒店之中!蒙地卡羅這個地方,真是有錢人的天堂!傳教士喜歡說:有錢的人,要進天堂,比駱駝穿過針孔還要難。這是不通之極的話。有錢人不必等死了進天堂,活著,世界上便有無數天堂在等著他們,蒙地卡羅,也是眾多天堂之一。』

 

(完)


返回倪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