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血人》 - 新舊版比較   作者:紫戒(2007年12月12日 ;修訂:2011年10月10日)

《藍血人》和《回歸悲劇》是一個故事,因故事太長而分成兩集。當日在明報連載時,故事名也叫《藍血人》。

 

倪匡在修訂 《藍血人》時,新舊版主要有以下四處差異:

 

1. 舊版中,方天以他的強烈腦電波成功殺害看見他藍色血液的人,但在新版則多次謀殺不遂。

2. 舊版中,衛斯理起初對神秘的方天很懼怕。

3. 新版中改動了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的遺言,以呼應《密碼》的故事。

4. 衛斯理得悉納爾遜的死訊後,在舊版中用較多文筆描述他的傷痛。

 

此外,還有其他細節的不同,在下文亦會詳細提及。

 

以下是詳細分析。當摘錄原文時,會分別用以下三種顏色表達不同版本:

啡色字  :新舊版都一樣的內容。
紅色字 
:舊版內容,在新版已刪去。
(藍色字)
:新版字眼,用以代替舊版的字眼

 

 

1. 方天是謀殺犯!

 

衛斯理、他的大學同學林偉及日本滑雪選手草田芳子,都無意間看見方天流出藍色血液。方天為了防止他們識破自己是土星人的身份,於是以強烈的腦電波影響他們的腦部,使他們三人都產生自殺的念頭並付諸實行,但三人都倖免於難。不過,在舊版中,林偉及草田芳子就沒有那麼好彩了。當衛斯理看到林偉拿著剃刀在割自己的脖子時,衛斯理忍不住問道:

 

      『「林偉,你幹甚麼?」

 

      人在緊急的時候,是會講出蠢話來的,我那時的這句話便是其例。林偉並沒有回答我,他根本不可能回答我了,因為他的喉管,早已被他自己的雙手切斷,自他的喉間所發出的,只是鮮血向外冒出來時的「咯咯」聲。而當我向他床邊撲去之際,他手一鬆,那柄剃刀,「拍」地落在地上。他的整個身子,向後仰了下去。(我向他床邊撲去,奪過了那柄剃刀,他的身子,向後仰了下去,我用盡我所知的急救法搶救著。)

 

      我再踏前一步,只見林偉躺在床上,眼睛像是死魚的眼珠一樣,散發著令人毛髮悚然的死氣。這個在幾分鐘之前,還曾經和我說過話的人,如今已經死了,他喉間的傷口,還在向外冒著血和血珠,我轉過頭去,不忍觀看。

 

      方天站在我的背後,我一轉過頭去,便和他打了一照面,他失神落魄地望著我,(我聽得他)道:「他……他是個好人!」

 

      那是我第二次聽到他講這句話了。我雖然覺得有些奇怪和不可解,但是在那樣的情形下,誰也不會去深究這樣一句無意義的話的。

 

      我大聲叫道:「來人啊!來人啊!」 不到三分鐘,整個宿舍都哄動了,舍監的面色此霉漿還難看,以後的種種,我印象已很模糊了,只記得我和方天兩人,接受了警察局的盤問,但林偉的自殺,乃是毫無疑問之事,因之我和方天兩人,自然也不會有什麼罪名的。(林偉自殺獲救。)

 

      學校中對於林偉自殺一事,不知生出了多少離奇古怪的傳說。 有的說宿舍中有鬼,有的說林偉暗戀某女生不遂,所以才自殺的,足足喧騰了半年以上,方始慢慢地靜了下來。(林偉傷癒之後,也沒有再來上學,就此失去聯絡。)

 

 

半年後,衛斯理也差點兒被方天害死,幸好被路經的女同學叫他,他才不致用溜冰鞋底上的冰刀砸向自己的腦門自殺。

 

多年後,衛斯理往北海道旅行,知道草田芳子也看見方天的藍色血液,但又不敢告訴她可能會有自殺的念頭,於是勸告她保持輕鬆和愉快。可惜,隔了不久,衛斯理就聽到警車的「嗚嗚」聲:

 

      『我衝到了旅館門口,只見堶惟鴷X了一副擔架來,但架上覆著白布,然而我一看到跟在擔架旁邊的那個滑雪教練,我的血便凝住了!

 

      同時,我聽得兩個警官在交談。一個說:「她竟以玻璃絲襪吊死了自己(上吊)!」另一個道:「可惜,本來她是有為國爭光的機會的。」(另一個道:「幸好發現得早。」)

 

      我呆若木雞,不問可知,被放在擔架之上,已經死去了的,不是別人,正是不到半小時前,還和我在一起,美麗、柔順的草田芳子了。

 

      我感到心如刀割,因為草田芳子之死,我是要負責任的,如果我確切地相信,見到了藍色的血液,人便會興自殺之念的話,那麼,我一定整夜地陪伴著草田芳子,而不離開她了!

 

      只可惜,我只感到藍色的血液和自殺之間,有著聯繫,但又因為事情太過玄妙,所以未能深信,這才鑄成了這一個悲劇。(藍色的血液和自殺之間有著聯繫,這事情真太過玄妙了!)

 

(省略部份原文)

 

      雪仍在紛紛揚揚地下著,一切和一小時之前,似乎並沒有甚麼分別。但是一個可愛的女郎,卻莫名其妙地自殺了。(卻莫名其妙地想到了自殺,自然,她的運動選手生涯也完結了!)

 

 

後來,在舊版中,衛斯理更想過有否其他見過藍血人後而能僥倖活下來的:

 

      『然而,我卻沒有法子弄得明白,何以一個人會有藍色的血液,而見到他的人,都會生出自殺的念頭,而想結束自己的生命?

 

      這是一個無法解答的謎,我腦中一片混沌,我只覺得我已經墮入了一件不屬於科學範圍,而屬於玄學的怪事之中了。

     

      想起草田芳子的溫柔動人之處,我心中不禁深深地惋惜。同時,我懷疑這世上除了我之外,是不是還有第二個見到藍血人,而又僥倖能夠活下來的人?』

 

 

倪匡在新版中改寫林偉及草田芳子的結局,兩人和衛斯理一樣,自殺不遂。方天不是謀殺犯,相信是為了使讀者較容易同情方天的遭遇。

 

但在藝術角度看,舊版更勝一籌。故事起初描寫方天是一個神秘的藍血人,知道這個秘密都人都會控制不住自己而自殺身亡。方天又有犀利的幅射武器,如果沒有最後一瓶中國傳統傷藥九蛇膏,衛斯理全身定會留下難看的疤痕。讀者看到這處,自然知道方天大有來頭,而且是一個極度危險的人物,佐佐木博士更稱他為魔鬼。

 

但當讀者知道方天流落地球後,無法返回家鄉,又害怕被人知悉身份而遭研究,不得已對付發現他藍色血液秘密的人,開始產生同情心。於是,在倪匡的佈局下,讀者由懼怕這個詭異的藍血人,漸漸改為同情他,不期然就會同意衛斯理和納爾遜全力協助他返回土星,到納爾遜為方天而死在無形飛魔的侵襲下,讀者不禁為倪匡的殘忍而為納爾遜不值。最後,方天雖能返回土星,但已變成一群白癡居住的星球,讀者的同情心自然化為悲傷,為大家的努力和犧牲,以及方天的不幸而歎息,在看畢全書後,一絲絲的哀愁無法揮走,感概地球的未來,會否重覆土星的悲劇。

 

 

 

2. 衛斯理的恐懼

 

由於在舊版中,衛斯理看到他的同學林偉自殺身亡的情境,自己又差點兒重蹈覆轍,所以當他在北海道聽見草田芳子看見方天流下藍色血液後,大感恐懼,但在新版中則刪去了,可能是因為在新版中無人因方天而真的死去吧。以下是舊版中衛斯理送草田方子回她旅店的描述:

 

      『我穿上了一件厚大衣,道:「草田小姐,你住在甚麼地方?我送你回去,還有些話要和你說。」

 

      草田芳子已經漸漸地收住了哭聲,也站了起來。藤夫人送我們到門口,外面,正在下著大雪,非常寂靜,我和草田芳子並肩走著,我不斷地望著後面,同時我面上恐佈的神情,十分難以形容,我可以說的只是我的心情也為草田芳子覺察到了。(我的行為也為草田芳子覺察到了。)

 

      草田芳子忍不住問我:「衛先生,可是有人跟蹤我們麼?」

 

      我這時的心情,十分難以形容,我可以說的只是我,緊張到了極點,我像是感到,就在我身後三呎處,便有人跟著我們! 當然(雖然),我們的身後沒有人,但是我心中卻老是這樣的感覺。』

 

 

當草田芳子表示自己看見的藍血人只不過是幻覺時,衛斯理回想到在大學時代方天的詭異事件,感到驚惶:

 

      『我又閉上了眼睛幾秒鐘,再一次,將那件十分遙遠的事,想了一想。

 

      我在心中嘆了一口氣,但是我並未使我驚惶的心情外露,我撒了一個謊,道:「在我剛才扶住你的一剎那,我也看到了那個人,他正迅速地向下滑去!」』

 

 

 

3. 翼王石達開的遺言

 

在《密碼》中,衛斯理他們知到怪蛹中的胚胎,曾受過遺傳密碼變更手術,會循另一條方式發育成長,變成有翼的生物。他們更推斷這群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可能因為是真的有翼,才稱為翼王;而太平天國的首腦,可能全是這些從怪蛹中出來的生物。

 

而研究怪蛹的班登,在一些資料中發現這些生物的智力比普通人高很多,但在先天性格上有很大的缺點,所以最後成不了大事。

 

而倪匡在修訂《藍血人》中,發現在地球生活了約二百年的方天,提到當石達開臨死前,他是在石達開的身邊,並聽到他的遺言。於是,倪匡改動了石達開的遺言,增加了他的神秘感:

 

      『而這些方天笑道:「你們的歷史學家,對於太平天國名將,翼王石達開的下落,便語焉不詳,但石達開臨死之際,卻是握著我的手,講出了他最後的遺言的。」

 

      我心中在叫道:「瘋子,你這顛人。」然而我卻不得不問道:「石達開,他……向你說了甚麼?」方天道:「他說,洪秀全做皇帝的夢達到了,也立即醒了,他說,他是陪著洪秀全做了一場夢。」(那是一場夢,夢做完,就醒了,他說,許多人都做了一場夢。他又說,他是怎樣進入那一場夢的都不知道,一切都太不可測了……我相信他這樣說,另有用意,可是我卻並沒有深究,一場夢,這種形容詞,不是很特別麼?」』

 

在舊版中,石達開只形容那場造反是一場夢。但在新版中,他的遺言則修改為比較虛幻,方天也認為另有內情,以呼應《密碼》。

 

但在《解開密碼》一書中,又完全推翻了怪蛹和太平天國首腦的關係,則是修訂時始料不及了。

 

 

 

4. 納爾遜之死

 

衛斯理和納爾遜是好朋友,在冒險中,他們合作無間,兩人亦非常信任對方,所以當衛斯理從方天口中知道納爾遜被無形飛魔殺死後,大表憤怒,不能相信。當他聽見納爾遜在充滿陽電子的房間中口吐土星話,衛斯理理受打擊之大,實難想像。

 

在舊版中,當衛斯理看到納爾遜的屍體時,倪匡也用了一段描寫衛斯理傷痛的流淚,不知為何,在新版中就刪去了:

 

      『在拉出納爾遜的屍體之際,我的眼淚像泉水一樣地湧了出來,落在納爾遜有些凌亂,有些花白的頭髮上。

 

      我絕不是肯輕易流淚的人,但這時候,我的眼淚,卻像是決了口的河流一樣,完全不受我意志的影響,而向外流了出來。

 

      我失去了一個如此知我的朋友!

 

 

 

5. 其他細節

 

衛斯理的求學地方

 

舊版提到衛斯理在華北就讀大學:

 

      『那還是我剛進大學求學時的事,我讀的那間大學,是華北著名的學府,學生來自各地,也有著設備十分完善的宿舍。和我同一間寢室之中,有一個性情十分沉默的人,他的名字叫方天。』

 

 

納爾遜提及方天在太空發展有重大功勞

 

納爾遜替衛斯理 向各國最高警察首長簽發一份由國際警察部隊最高當局發出的一種金色證件,某大國的負責人委託衛斯理做一件事作為簽字的條件。納爾遜先提及一項太空計劃,利用土星光環金屬的磁場特性來探索土星。在新版中,提及方天在太空發展有重大功勞:

 

      『納爾遜敲著煙斗,望著田野,道:「主持這個計劃的,是一個德國人,叫作佐斯,連他的存在,也被認為是一項高度的機密。」

 

  我道:「我明白了,兩大強國的太空發展成就,大多數都是德國科學家的功勞。」

 

  (納爾遜又道:「除了佐斯以外,還有一個人,叫作海文•方。」)

 

  納爾遜口中的「海文」,乃是英文「HEAVEN 」的譯音,那個英文單字,是天,天空的意思。我立即想起了方天來!』

 

新版加了一句,使前文後語連貫起來。

 

 

衛斯理竟有退休念頭!?

 

在《藍血人》中,衛斯理先後被七君子黨以迷香弄昏及月神會兩次擊昏,但仍對一切謎團毫無頭緒,在舊版中竟起了退休念頭:

 

       『在日本,幾天之間,這我已是第三次失去知覺了。這真是我從來也未曾有過的恥辱,當我又漸漸有了知覺之際,我就有了極其不祥的感覺。我甚至不想睜開眼來,只想繼續維持昏迷。

 

      我發覺我是退步了,在激烈的爭鬥中,我再也不能保持長勝,而常要遭受到失敗的打擊了。我呆了好一會,心中什麼都不想,只是想著,當這件事結束之後,我要找一份正當的職業,和以往的生活作告別了。

 

幸好衛斯理沒有退休或呆在他的出入口公司,否則我們就看不到他那麼多的精彩經歷了。

 

 

小納的名字

 

納爾遜的兒子叫小納,人所皆知,但在《藍血人》舊版中,從來沒有用過「小納」這個稱呼,而是另有名字。當衛斯理初見他時:

 

      『我道:「納爾遜先生——」

 

      他揮了揮手:「你叫我皮福(小納)好了。衛先生,聽說你要求解剖我父親的遺體?」』

 

不過,在新版中,則一律改為小納了。

 

(完)


返回倪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