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生肖談倪匡    作者:紫戒(2020年1月5日)

 

倪匡先生早期作品「影子系列」,和十二生肖大有關係。該系列有兩個故事:《智鬥血魔王》(又名《麗人劫》)和《寶石眼》)。主角是自稱俠盜的「影子」,有這個外號,是因為他幾乎可以進入任何地方,就算只得一道縫,也可以鑽進去。

 

他有一個忠誠、精明能幹及作風低調的好朋友兼助手,阿霖。他的對手叫魔王高泰,是一個龐大犯罪組織的首領,手下有十二大將,各以一種生肖作為代表,和他們的特點相符,包括:

 

鼠:通過他,才能見到魔王高泰。

 

牛:身高七尺,至少兩百八十磅的巨無霸。影子曾和他交手,事後在醫院三個星期。

 

虎:名白蘭音,和影子雖是敵人,但兩人之間產生了微妙的感情。

 

蛇:以巧妙的方法掩蔽身份,就像是一條毒蛇躺在一堆樹葉上。

 

羊:身形瘦削,有著一雙突出的眼珠,外形兇暴。

 

雞:神槍手,像雞啄食地上的穀粒,一啄必中。

 

 

無獨有偶,在衛斯理系列《拼命》初次出場的十二天官,其特點也和代表的生肖有關。例如,鼠天官是瘦老頭,還有像大牯牛的壯漢和一個留著山羊鬍子的苗人。他們十二人形影不離,甚至發誓同年同月同日死,一切古靈精怪的規矩,都和一個大秘密有關。

 

 

本文以十二生肖為題,略談倪匡先生的軼事。既然全篇文章以他為主,由現在開始,全文都以他來稱呼他,以免累贅。

 

 

丑. 充棟汗牛

愛讀書,藏書極多,不是收藏實體書,而是全藏在腦海中,融會貫通,猶如一個數碼圖書館。

 

自詡對小說的欣賞能力,高出創作能力許多,亦會為看過的書寫文章,推薦給讀者。不少作者都會送上作品給他看。看後,他會不吝轉贈給朋友。
 

有一次,筆者和朋友到他家中探訪,剛巧遇見出版社送上他新出版的作品,他即時叫我們選擇合意的書本,然後親筆簽署,真是喜出望外。
 

所以,他的家,早已是一個漂書站。他的書評,也是一個擇書指標。

 

 

亥. 生肖屬豬

他生肖屬豬,年青拍拖時,當時的倪太叫他「豬豬」或「豬豬寶」,他則稱她為「阿妹」、「妹豬」或「妹妹寶」,到現在還是這樣互相稱呼,足見兩人之恩愛,是衛斯理和白素的現實版。

 

 

午. 《馬永貞》、《刺馬》

他的著名電影劇本,當然不止以上兩套,最經典的,就是一九六七年第一個劇本 — 《獨臂刀》,令他成為「百萬編劇」。

 

《精武門》的「我讀得書少,你唔好呃我」,人人琅琅上口;虛構出來的陳真,儼如歷史人物。

 

美國《娛樂週刊》於二零零三列出首五十套cult片,《五毒》排第十一位。

 

他曾提過:「一部娛樂性高超的電影,本身就是高超的藝術品,而一部藝術性高超的電影,也必然給觀眾帶來高度的娛樂,這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事。」

 

二零一二年,第三十一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發「終身成就獎」給他,表揚他在劇本創作的成就及貢獻。

 

 

卯. 踢死兔

雷電交加之夜,豪華酒會中,穿著「踼死兔」,風度翩翩的他,摸著酒杯底,在周潤發及亞洲小姐等簇擁下,說:「一個好的故事,從一杯好酒開始。」然後,娓娓道出一個扣人心弦的驚險故事。說畢,眾人拍掌,要求講多一個。

 

這就是《原振俠與衛斯理》電影的第一幕及結尾。

 

他第一次拍電影,飾演自己,做說書人的角色,恍如衛斯理在《創造》,於一個由高級知識分子組成的俱樂部,講述銀行劫匪離奇被綁失蹤的經歷。

 

之後的電影,飾演過嫖客、廚師、衛斯理及電視台老闆等,角色多變,動作生鬼,表情豐富,加上一口獨特的腔調,為電影潤色不少。

 

作為觀眾,他喜歡熱鬧及劇情豐富的電影,非常喜愛阿諾舒華辛力加主演的《真實謊言》。他不會選擇驚慄電影,因為都是虛構的情節,曾經遇過鬼的他,根本不會被嚇倒。

 

早於五十年代末,已在《真報》的《觀影隨筆》專欄寫影評,是他最早參與的電影行業工作。倪友鱸魚膾將他的影評整理及自制書本,實在偉大。影評包括華語西語及日語電影,會討論演技、劇情、對白、導演手法、攝影技巧、配音、歌曲及宣傳等等,包羅萬有,相信他當時也想不到日後會做演員吧。

 

 

辰.《天龍八部》

他其中一件最自豪的事,就是幫金庸代筆《天龍八部》。金庸特別囑咐書中人物不能死掉,但他甫接棒,旋即弄瞎了討厭的阿紫,並說在武俠世界中,刀劍不長眼,受傷勢所難免。

 

除了代筆外,將還珠樓主的《蜀山劍俠傳》進行增刪、標點、評註及續寫,改名《紫青雙劍錄》。此外,還珠樓主的的另一作品《雲海爭奇記》,他保留了原著最菁華部份,也進行增刪、標點及評註,將這部獨特的武俠小說介紹給讀者。

 

本身已是多產作家,還能為絕頂作家代筆,為「天下第一奇書」增刪,足見有超凡的閱讀及寫作能力。

 

 

未. 羚羊掛角

他出席座談會的演講內容,事前無跡可求,有如羚羊掛角,因為從來不預備講詞。到了現場,他全是臨場應對,視乎主持、嘉賓及觀眾的對答和提問。

 

妙在他的回應,一字既之曰快,兩字既之曰玲瓏,四字既之曰一針見血。聽他的座談會,一小時等於兩分鐘。因為,沉浸在他充滿雋永而又幽默的回應,以及爽朗的笑聲,只覺時間飛得太快。

 

他曾有極大的煙癮,當講到煙不離手,甚至一住吃煙一住刷牙時,全場觀眾都會大笑。

 

他又會分享年少時的苦況,要每天挑水走幾里,才有食水用。所以,現在早上開水龍頭,有水洗臉,就感到很幸福。

 

雖說事前沒有準備,但要達到這個超脫境界,其實是因為經過少年時的艱苦,到港後的奮鬥,在美國的沉澱,一番歷練後才能從容地分享他的智慧。

 

 

子. 滑鼠

他用聲控輸入法,寫了二十八本衛斯理小說。

 

到了網絡溝通的年代,他用滑鼠,以九方輸入法,和各倪友談笑風生。

 

曾加入「最愛衛斯理」論壇,之後在微博開戶,直至二零一二零五二八一六零三發帖:「哈哈哈哈,不知何故兮博文被刪——由他去吧。各位不妨猜著玩,我還會再寫嗎?」

 

到了二零二零年一月五日,仍有倪友在最後一帖回應。 而他已飄然遠去,何等瀟洒。

 

 

酉. 食雞要食皮

「食肉要食肥,食雞要食皮」,是他的名言,盡顯其食家風格及對食物之要求 — 最緊要美味。

 

認為人有味覺,就是要追求美食。就算吃了看似無益的食物,但吃得開心,生活開心,是健康之道。

 

倪太煲雞湯時,會將湯表面的厚厚黃色油脂舀起棄掉,但此乃最美味之精華,故他會偷偷走進廚房,喝頭啖湯,大有洪七公偷進御廚房之風範。

 

他不喜愛用醬料伴食,因為會影響食物本身的味道,尤其是食魚翅或大閘蟹時加醋,絕不配合。反而食魚翅時加白蘭地,會更香更鮮。

 

 

巳. 蛇與禁果

「吃了禁果之後,人類的生活從此變得如此多姿多彩,在罪人的立而言,蛇不是應居首功嗎?可是,不論是罪人還是聖徒,一樣討厭蛇,這似乎不是很公平。」(節錄自《蛇與禁果》)

 

為蛇打抱不平不特止,更涉及宗教層面,他的散文,就是有這種不畏輿論的真性情優點。

 

在八十年代中,風氣較現在保守得多,他撰文提到新聞報導十四名少女在聖誕節後到家計會要求服用事後避孕丸,讚揚她們是聰明的現代女性。他認為女性要免除生理上的桎梏,才能進一步擺脫心理上的枷鎖,才可以更自由地照自己的心意生活。

 

他提出的論據,往往不是大眾已採納的觀念,卻又戮中盲點,在邏輯上站得住腳。認同與否,見仁見智,而一篇短短的文章,常常包含廣闊的思考空間。

 

用盡寫作配額後,《AM730》報紙想出新模式,刊登《與倪匡對談》專欄,由他口述,馮振超、戴子傑及蔡俊健筆錄,實在是倪友之福。每篇文章,都盡顯其神韻,更集結成兩冊書,可見甚受巿場歡迎。

 

 

申. 玉面火猴

玉面火猴是金庸小說《倚天屠龍記》中,張無忌在冰火島上的童伴,但只在最舊版出現,第一次修訂,就被刪去。

 

他是金學的先驅,在《我看金庸小說》 提到玉面火猴對張無忌的重要性,應予以保留,故他較喜愛舊版。

 

「我看」後,再看三看四看,更和其他名家一起看。當年播下的種子,已遍地開花。

 

二零零七年,重出江湖,在蘋果日報專欄《倪匡客串》(後改為《倪租界》),討論金庸的最新修訂版小說,分享他的心得。

 

好看的書,自然要推介。他內舉不避親,寫下《我看亦舒小說》,對她大讚特讚。當他第一次看完《玫瑰的故事》後,已是凌晨四時,心想為何能寫得如此精彩。到了天亮,他又拿起書來,再讀第二次……

 

 

戌. 四隻狼狗

在衛斯理小說 《命運》的前言,提到「前因后果,前因有千千萬萬,恰好是那樣,才有那樣的結果,前因稍有一項變動,結果就不同。」

 

四隻狼狗,是他定居香港的其中一個前因。

 

在內蒙,一頭母狼被陷阱捉住,他靈機一觸,讓牠與一條雄狼狗一起,生下了四條小狼狗。怎料,大隊黨支部書記來視察工作,臨走時,拉開狗屋門,被狼狗咬傷手背,因而懷恨在心,引致日後他在寒冬拆橋取暖而被控「破壞交通」時,於鬥爭會被嚴批,最後寫上幾萬字檢討自己。

 

再加上其他事,決定離開。當然,就算沒有這件事,以其性格,始終會有這個決定。只知道,他在那刻離開,輾轉間成功到達香港,若在另一個時間行動,結果會否不同,無人能料。

 

是他開創命運,還是命運在香港等待他,無人能知。總之,其小說對讀者的影響,擴散至今。

 

 

寅. 將門虎子

他育有一對子女,亦描述過衛斯理及白素教育紅綾的態度。在八十年代中,他於《酒後的信》寫下一些關於「兒女」的語錄,並註解原因,節錄如下:

 

「好孩子是寵不壞的,壞孩子是教不好的。(註:除了一些不變的原則之外,好壞的標準,每一代都不同,故聽其自然是最好的做法)」

 

「養育兒女是單程路。(註:不要存回哺之念,將來孩子知道對父母好,是意外之喜;孩子展翅高飛,視為理想當然)」

 

「放心讓孩子看一切色情東西。(註:如果他們真是孩子,對色情東西不會有興趣)」

 

「對女孩子要比對男孩子好。(註:女性遇人不淑的機會甚多,應該在她的兒童及少女時期多加呵護寵愛)」

 

(完)

 

返回倪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