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倪匡科幻小說的趣味性    作者:陳建平

 

倪匡自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初開始寫作科幻小說一直到到九十年代末封筆斷斷續續的寫了近四十年的時間。在這四十年的時間裡,倪匡用文筆創造了一個偌大的“倪式江湖”。他的科幻作品也因其獨特的創作風格而被稱為“倪幻”。“倪幻”自問世之初就受到了廣大讀者的喜愛和好評,如今四十年的時間過去了,在很多同時期的作家的作品被人遺忘之際,“倪幻”以其獨特的趣味性特點吸引了越來越多的讀者,特別是中國年輕一代。2000年,倪匡作品《藍血人》入選 “20世紀中文小說100強”,是入選的唯一一部科幻類作品。“倪幻”為什麼能得到如此殊榮?它成功的的秘密到底在那堙H本文將從倪匡科幻小說的趣味性特 點上來解答這一問題。

 

 

一、“倪幻”作品在審美特徵上表現為通俗性,小說的幻想性遠大於科學性

 

科幻小說的審美特徵主要表現為科普性和通俗性。科幻小說當然不等同於通俗小說,但是,“倪幻”是。“倪幻”最大的特點就是其通俗性強,這是它深受讀者熱愛的主要原因之一。科幻小說不是科普讀物,首先它是文學的一種創作形式。而眾多的科幻讀者並不想從科幻小說中讀出科學教材的味道來,他們的需要的是其通俗性,是其娛樂性。尤其是現在的年輕讀者。“現在的年輕人喜歡讀什麼?他們需要的是課外讀物堶悸澈C春、熱血、愛情、理想、天馬行空……而 這些“倪幻”裡面都有。現在的年輕人,他們從小就看著科幻長大,包括各種科幻動漫,科幻電影,電腦遊戲。他們讀課外讀物,讀科幻小說,希望從中得到的不是科普知識,而是通俗娛樂。”[注釋1] 作為文學作品的科幻小說來說,科普性弱而通俗性強的“倪幻”恰恰滿足了人們特別是年輕一代人的這一閱讀心理需求。

 

科幻小說的全稱是“科學幻想小說”,它是以科學為物件和線索進行幻想並構成其主要的內容,其幻想是建立在科學的基礎之上的。如果把作品比喻為一棵樹,那麼科學性是其樹基,而幻想性是其花果。從科學性和幻想性的比重上來分,科幻小說主要有硬科幻和軟科幻之分。衛斯理的小說是一種“軟科幻”,所謂“軟科幻”就是並不十分重視高新科技 ,而是重視情節的趣味性及給讀者傳達的思想感情。“倪幻”是作為通俗科幻文學的代表走進大家的閱讀視野的。它與硬科幻最大的不同就在於它的幻想性遠大於科學性。

 

可以說“倪幻”的科學性是非常模糊的,而其幻想性卻是天馬行空式的。倪匡總是試圖用科學的語言來解釋並不科學的現象。這種自相矛盾的出現是由於倪匡自身科學素養的不足造成的。倪匡並沒有受過系統的教育,其自身科學素質非常一般,所以他只能在幻想性和故事性創作上下功夫,而儘量避開比較嚴謹的科學性描寫。也正是這樣,“倪幻”中有很多的科學硬傷,最有趣的就是“出現在南極冰原上的北極熊”。[注釋2]

 

然而,這種注重幻想性而偏離科學性的通俗科幻小說卻受到了讀者的廣泛喜愛。他的那些科學硬傷由於無關大雅而被讀者輕易原諒。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現象呢?“稍微分析一下中國人對待科學的心理就會發現,原來中國人對科學一向沒有多深的感情。即使在80年代,科學最受尊崇的年代,人人嘴上都掛著陳景潤和他的哥德巴赫猜想,但真正感動他們的,並不是科學的偉大,而是對英雄的個人崇拜。很多時候中國人會感歎科學的神奇,那種神奇使中國人願意對它頂禮膜拜。而在意識的深處,中國人實際上把實用科學看作了當代的“魔法”。中國人對科學的感情同他們對巫術、魔法、宗教等的感情十分類似。”[注釋3] 由此可見,對於倪匡科幻作品中那些無傷大雅的錯誤讀者並不十分在意。讀者希望從科幻小說中得到只是科學的語言和思維,一種科學的精神,而並不是真正的科學本身。在研究中國人閱讀心理方面倪匡的確有其獨特的領悟力,不愧為一位大師。

 

“倪幻”是一種通俗文學。它那通俗易懂、曲折離奇的情節,能夠讓人入迷的讀下去,然而它畢竟又有別於其他的通俗文學,它總是對人類的終極問題作出思考。人從哪裡來,到那裡去?人生的意義是什麼?世界的 本源是什麼?這些哲學問題上的思索,使得“倪幻”通俗而不流於粗俗。因為它可以讓人思考 —— 有思考就意味著有可能進步。這種既能讓人得到消遣娛樂又能讓人陷入思考的作品又怎麼會抓不住讀者的心呢?

 

 

二、“倪幻”作品的故事性強,情節曲折離奇,引人入迷

 

前面提到,因為倪匡自身的科學素養不足,含金量少,為了引人入迷,他選擇了在幻想性和故事性上多下功夫。雖然在科學素養上倪匡不佔優勢,但是小說的故事性創作卻正是倪匡最擅長的。倪匡到香港走上文學道路正是以武俠小說和偵探小說起家的,後來在金庸的指點和鼓勵下才改弦更張走向了科幻小說的創作道路。“倪幻”的情節詭異多變,曲折離奇,懸疑性很強,讓人一口氣讀到小說結尾仍然意猶未盡。由此可見,倪匡對於情節的重視遠遠的超過了其對科學內核的重視。

 

倪匡的科幻小說以無盡的想像、周密嚴謹的推理著稱,是世上第一冒險家的故事。他的作品走的是獵奇探險的路線。[注釋4] 倪匡在其科幻小說情節處理上大量運用了其他通俗作品的寫作手法。其中包括武俠作品中常用的動作和語言描寫,偵探作品中常用的邏輯推理手法,和大量的有關愛情的描寫。這幾種手法的運用使讀者在一種作品中領略到多種作品的風格,大大加強了故事情節的趣味性和可讀性,也大大彌補了其科幻作品在科學性方面的不足。

 

那麼“倪幻”在故事情節方面有沒有不足的地方呢?答案是有。情節的套路化問題在倪匡創作的中後期非常明顯的凸現了出來。小說從矛盾的引入、展開、發展、結束幾乎都是同一個模式,以衛斯理系列為例,故事情節的套路表現為:“一個偶然的機會,衛斯理得知了一個奇怪的事件,這件事情與他一點關係都沒有。而事件的主人公專門登門求衛斯理去幫忙解決,但衛斯理因為安逸的生活不願出山。後來,衛斯理的朋友找上門來,衛斯理這才知道這件怪事與他的朋友的朋友有關,於是便出山相助。經過一系列的偵探、打鬥之後,他得知這件事與外星人或外星人的儀器以及各種機器人、生物克隆、變異人種、科學狂人、電腦技術等有關,最後一般是在比衛斯理能力更強的朋友的幫助下成功解決了問題。衛斯理這一城市超人的地位再一次得到了鞏固。此時的衛斯理會發出一些感慨,啊,人性真 醜惡,人生真短暫,生活真美好。”

 

這種套路化的寫法的缺點就是情節雷同,讓人容易生厭。如果作品沒有其他方面的亮點,讀者肯定是要棄“倪幻”而去。但是聰明的倪匡成功解決了這一問題,他堅持了每部作品都有一個獨特的主題。情節是雷同的,但主題是新鮮的,再加上“倪幻”情節上的亮點,讀者還是原諒了倪匡的不足。其實這並不奇怪,畢竟找到一個合自己口味的作家不容易。以主題的新鮮感來挽救情節的雷同,這一點,倪匡是成功的,值得我們去學習。

 

 

三、獨創倪式故事新編模式,用現代科學觀重新演繹讀者熟悉的中國古典神話

 

倪匡在其創作生涯的中後期嘗試了一種新的寫作手法,即“倪式故事新編”。至此,他不再僅僅把題材局限在西方科學技術上面,而是回到中國傳統文化本身來。倪匡在其作品《地圖》序中明確提出了這種“倪式故事新編”創作手法,“衛斯理的故事,有一個特點,把故事的懸疑性,放在一個中國古老傳說之上 —— 這種形式,在以後的衛斯理故事中,又反覆運用了若干次,只怕有機會,還會一直使用下去。”[注釋5] 這種“倪式故事新編”手法大大加強了作品的趣味性。

 

使幻想故事中國化,這是衛斯理故事的特色。這種故事新編手法可以說是是倪匡在中西方小說構思和題材融合方向所作的一個開創性的嘗試。這種寫作手法與倪匡自身的經歷是分不開的。倪匡生於中國大陸,後因政治問題遠走香港,他沒有受過系統的高等教育,屬於典型的自學成才。這樣的經歷造成了倪匡的作品題材、文風和敘事既有很傳統的一面,也有不拘一格非常西化的一面。這種中西融合(僅指小說構思和題材)雖然有生硬搬造之感,卻因中西、古今、現實與幻想的激蕩而別有一份奇異的魅力。

 

用現代科學觀來重新演繹中國古典神話這一手法在增強小說趣味性的同時也加強了作品對讀者心理的衝擊力。中國古典神話、傳說無一不涉及宗教。科學與宗教本是兩種世界觀的代表,對人類生存狀況的探討常常令這二者結合出現。上帝的存在與否,足以讓世界上的每個人大汗淋漓。“倪幻”常常會觸及這些敏感問題,偏偏每每還能自圓其說。當今的中國人特別是年輕的一代從小接受歷史唯物主義論,而此時,倪匡用一種新的世界觀來顛覆讀者原來的世界觀,其對讀者心理上所造成的新奇、壓迫、顛覆等影響可想而知。“倪幻”在吸引讀者的同時又帶給讀者無境的思考 ,關於人性,關於未知世界……這樣的作品受到廣大讀者的歡迎也就不足為奇。

 

 

四、對作品主題的複雜多樣性與主要人物的單一性的獨特把握和處理

 

倪匡科幻作品自問世之日到封筆之時共創作了《衛斯理系列》、《原振俠系列》、《年輕人系列》、《非人協會系列》、《亞洲之鷹系列》等五大系列,共190多部作品。如此眾多的作品涉及到的主題是複雜多樣的。“其中主要包括:外星人、機器人、人造人、植物體人、電腦的人性化、史前人類、克隆、平行空間、時間隧道、時間旅行、生命配額、歷史疑案、政治動亂、民間傳說等等。有很多主題在中文科幻史上都是第一次被涉及。”[注釋6] 如此眾多的作品,如此眾多的主題並沒有讓人有生搬硬湊之感,那麼倪匡是怎樣把這些孤立的作品有機聯繫到一起而沒有讓人覺得繁冗生厭的呢?

 

第一,使作品主題的複雜多樣。倪匡自始至終都堅持一個故事一個主題的寫法。情節可以有套路,但主題決不會有重複。這樣就保持了作品主題的新鮮感,增加了讀者的期望值。

 

第二,使主要人物單一化。在“倪幻”的五個系列中衛斯理是主要的靈魂人物,他像一條線一樣把其他四個系列的主人公原振俠、年輕人、非人協會會員、亞洲之鷹羅開聯繫了起來。倪匡把不同人物的故事放在相同的時代背景之下去寫,把這五個系列統一的放到了一個倪氏江湖之中。這樣寫的好處是什麼呢?首先作品規模巨集大,讓原來熟悉主要人物的讀者感到格外親切,同時也省卻了重造品牌的麻煩。其次,會激起不熟悉主要人物的讀者的閱讀欲,因為書堣H為地加了很多與眼前這個故事無關的“廣告情節”。很多讀者就是因為這些“廣告情節”而去閱讀“倪幻”其他的作品的。

 

第三,各系列的主角各自有不同的性格,絕不會像古龍小說堛漱H那樣雷同 ―― 楚留香要是和陸小鳳互調估計不會妨礙劇情。倪匡筆下的冒險家們的傳奇不羈,比武林大俠更讓人心儀嚮往。而且這些冒險家都處於一個時空,倪匡經常把衛斯理拿到別人的故事 裡串門,也把原振俠、亞洲之鷹羅開拿到衛斯理系列裡給衛斯理捧場, 這樣既會讓讀者會覺得非常有趣,又不必重新塑造人物浪費筆墨。

 

這種對作品主題複雜多樣性與主要人物單一性的獨特把握和處理不僅增加了作品的趣味性,為作品塑造了幾位幾位各有魅力、性格互補的名牌人物,也為作品贏得了大量的讀者。

 

總之,倪匡的科幻小說有著無窮的魅力,它以其獨特的趣味性吸引著無數的科幻愛好者,在給讀者提供了豐富的精神食糧之餘,也為新生代的科幻作家們提出了新的觀點和新的挑戰。同時,我們在享受他的科幻小說之餘,也要用心去體會他的科幻小說的蘊涵的深刻意義。本文只是寫了我自己對倪匡科幻小說的一些淺顯的認識, 希望有更多喜愛科幻的人士一起來研究和探討。


 
注釋
 

[1]朱步沖;陳賽;黃燕:《科幻已死?》,《三聯生活週刊》總404期  (回原文)
http://www.lifeweek.com.cn/2006-10-19/0000416621.shtml。  

 

[2]鐘國:《<鐘國評幻> 四 為什麼是衛斯理》  (回原文)
http://www.bookhai.net/files/article/html/79/79429/2152849.html

 
[3]朱步沖;陳賽;黃燕:《科幻已死?》,《三聯生活週刊》總404期  
(回原文)
http://www.lifeweek.com.cn/2006-10-19/0000416621.shtml

 
[4]百度衛斯理吧:《談倪匡的衛斯理系列小說》  
(回原文)

http://post.baidu.com/f?kz=171879456
 

[5]倪匡:《衛斯理科幻系列•地圖》 吉林 延邊人民出版社 2005年3月。  (回原文)
 

[6]鐘國:《<鐘國評幻> 四 為什麼是衛斯理》  (回原文)
http://www.bookhai.net/files/article/html/79/79429/2152849.html


參考文獻

[1]朱步沖;陳賽;黃燕:《科幻已死?》,《三聯生活週刊》總404期
http://www.lifeweek.com.cn/2006-10-19/0000416621.shtml
 

[2]鐘國:《<鐘國評幻> 四 為什麼是衛斯理》,
http://www.bookhai.net/files/article/html/79/79429/2152849.html
 

[3]鄭軍:《科幻縱覽》

http://www.fbook.net/bookintro/9362.htm
 

[4]百度衛斯理吧:《談倪匡的衛斯理系列小說》http://post.baidu.com/f?kz=171879456
 

[5]呂瑾:《論倪匡科幻小說的創作特點》,《寧波大學學報(人文科學版)》,2003年 03期
 

[6]倪匡:《倪匡作品集•衛斯理科幻系列》,吉林,延邊人民出版社,2005年3月。
 

[7]倪匡:《倪匡作品集•原振俠科幻系列》,吉林,延邊人民出版社,2005年3月。

 

(完)

 

返回倪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