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刀勝有刀 —— 從會些武功的衛斯理想開去     作者:本來老六(2004年)

 

如果說每一部香港電視劇都有武打設計,那麼每一部衛斯理的小說也幾乎都有武打的場面,或三山五嶽,或三頭六臂,在這片非武俠的領域,我們卻時常和一些武俠的經典橋段不期而遇,道左相逢。

 

一、師承淵源——瓜由秧上起

 

武俠書堥滮H要打架以前往往會來這麼一套:來將報上名來?(嗯,不對。)你混哪裡的,跟哪個大哥啊。(嗯,也不對。)你師承何派,免得傷了和氣...之所以弄清一個人的門派淵源至關重要,其實隱含著這麼一個事實:正如自古以來官官相護,行走江湖也有圈子大小,譬如武當不會給少林難看,青龍會不會找袍哥的不痛快。而衛斯理的根正不正,苗紅不紅呢?

 

揚州瘋丐金二

 

  『我一生所學極雜,但是正式拜師,卻是揚州瘋丐金二。』

 

關於衛斯理的師承來源,直到倪公子顯然想撇開老子另立門戶之前(《少年衛斯理》堶悸瑤繫結z顯然算是帶藝投師),一直是這種說法。下面我們就來解構一下“揚州瘋丐金二”幾個字。

 

先說丐,也就是乞丐。乞丐在中國的傳說中一直有種比較神秘的色彩,八仙中的漢鐘離就有“都天下散人”的說法。他們不事生產,卻悠哉遊哉,他們背後是 麼,不知所云。由這樣的人教出的衛斯理,天生就有閑雲野鶴,不把現行體制放在眼堛疑t灑和傲然。(譬如請設想一下衛斯理合十抱拳:俺乃少林洪拳正宗。)再說瘋。知我者謂我心傷,不知我者謂我瘋狂。這堶n稍微提一下揚州。揚州是歌吹沸天的揚州,是十二明月的揚州,是玉人何處教吹簫的揚州,在這樣的地方散盡萬貫家財,不過求一心安,這叫什麼,這叫瘋,這叫瘋狂!但是,這又是多麼令人景仰和輕歎的一種瘋狂。

 

衛斯理一生所學極雜,但他自己心堜蚖{的,自傲一生,或者說堅持一生的也就是向金二所學的那一點點瘋狂吧。

 

 

大師伯

 

前面說過知道了師們,當然接下來的就是同門師兄弟。可衛斯理顯然沒有什麼漂亮的小師妹,倒有一個一手金蓮子的大師伯。說到這個大師伯,實在是來頭不小,他首先當然是男一號——衛斯理的大師伯,其次還是赤水幫的大龍頭。這個赤水幫簡直有一種黑社會的烏托邦的味道(我覺得要和這個幫會相媲美的只有古龍《七種武器》系列堛澈C龍會),組織之嚴密,規模之宏偉,而作為統率三百六十個幫眾的大龍頭之一,我想說的倒不是這位大師伯如何如何厲害,而是感到他實在是個不折不扣的江湖人。

 

這還是回過來提提衛斯理。衛斯理非但不是江湖人,而且他是個很不把江湖人放在眼堛漱H,也許會有人大不以為然地想起白老大,那麼我們還是用衛斯理自己的話:

 

  『“我對於這一類亂世的江湖人物的傳奇生活,很有興趣,那是百分之一百以力為勝,人獸不分的時代!”

 

  白素想起她的父親白老大,以高級知識份子的身分,投入人獸不分的江湖洪爐之中,體驗人性的醜惡和良善,她也不禁十分感慨。 』

 

譬如衛斯理的大師伯,他所奉行的就是兩句話:有恩必報,忠人所托。他受過“死神”之父的恩典,所以這顆頭隨時準備拋出去,說得刻薄一點,像他們這樣的江湖人,從來都準備把頭顱交出去,美其名曰“士為知己者死”,但何嘗沒有一份茫然:自己的腦袋為什麼自己不會用呢?而且他對“死神”的所作所為是一清二楚 的,即便如此,他覺得他是沒有辦法的,也不想辦法,他只要死神一生平安,哪怕他不是好人。而有誰一旦違反這個最高原則,金蓮子是會毫不猶豫出手的。

 

這堣狟迡ㄓ峈鷜洶l,是因為作為一個舊派的武林高手,大師伯也毫不掩飾自己對槍彈的厭惡。這不由使我想起一部電影,其中義和團的一個瓢把子得意洋洋地宣稱:我對洋人深惡痛絕,曾經一口氣挖掉四十八根電線杆子......雖然我覺得從金蓮子到子彈,不過是人類自相殘殺的工具更發達了,當然談不上什麼進步, 可這些武林高手一味地要以冷兵器來證明我泱泱大國如何如何領先實在是一件令人非常悲哀的事情。由此及彼,又何止兵器一途。

 

 

七叔

 

我曾非常好奇的思索,縱覽衛斯理的小說,難道真就找不出一個能勝過大師伯的武林高手嗎?(羅開系列堛漲惘p煙及她同志該是可以把手刀當大刀的主,不過那個好像已經不止武功而是科學技術了。)白老大哪怕鼎盛時期畢竟還是不能縱橫哥老會,而哥老會的平級組織——青幫的老大只能在赤水幫作普羅大眾,而大師伯又是赤水幫的大龍頭......張拾來?四巧堂的高手?

 

突然,我想起了一個人。

 

記得黃蟬找上 衛斯理的時候,我不由覺得衛斯理老了。所謂大丈夫敢做敢當,既然人家找上門來,承認便是,大不了和老婆殺出門去,亡命天涯,最多叫那家進出口公司把資金早點轉移到沒有引渡條例也不會動輒共產的地方去。可是,原來這個現在這麼搞事的衛斯理還真有個更會闖禍的七叔!大內也闖了,西藏的喇嘛也惹了,還是個開國元勳,要不是許世友出了名的少林正宗,賀龍慣耍的是菜刀,我真要猜七叔就是他們兩個了。(我倒是覺得鐵蛋該是羅榮桓,大家覺得如何?)甚至為了毀滅痕跡竟然親手捏碎自己的臉骨(我在日本動漫《浪客劍心》堿搢儦L和他有得一拼的偵查兵“般若”),對別人殘忍那叫殘暴,對自己殘忍那就是可怕了,而這一切,看上去只是為了一個承諾。他年江上,船頭就那麼一個回眸,然後就那麼一生。

 

如果說金二給了衛斯理一個“瘋”字,那麼衛七給衛斯理的就是一個“癡”字吧?為情所困,為情所苦,煎熬一生,不離不棄。從來都不曾提起,自然因為這一切在衛七和衛斯理這樣的人心堿O如何的理所當然。

 

 

二、江湖——開枝散葉的果子

 

由於衛斯理並沒有把自己的世界躲到髒唐臭漢裡去,所以他寫到的社團都會有這麼奇妙的一個局面:

 

  『所以,很快地,那一多人之中,有的就坐吃山空,要靠自己的本領來謀生了。

 

  而他們有甚麼“本領”呢?

 

   他們的本領高強,但這種本領在現代社會中換取金錢的可能性不是太高——當然,其中有幾個,不但贏得了相當金錢,也贏得了相當高的聲名,他們加入了電影行業之中,輕而易舉地成了“中國功夫”在電影事業中的代表人物。

 

   但更多的人不肯“抛頭露面”,而且,觀念上也抱定了“真人不露相”,自己的一身絕藝,哪能淪落到“街頭賈藝”的地步!於是,那些人就另外設法“謀生”,江湖上自然開始風起雲湧,逐漸多事。

 

   而就算不等錢用,這多人之中年輕的一代,像李規範,像良辰美景等等,又豈全是安分守己之輩?自然也不免仗著身手,暗中明堙A多少有點活動,那也很能令本來就不平靜的江湖,變得波濤洶湧。

 

  江湖上本來就臥虎藏龍,有不少英雄豪傑、奇人異士,這些人本來各有各的勢力和活動範圍。

 

   現在忽然一下子多了那麼多人物,個個都可以與原來的爭一日之長短,其間奇事疊生,精采紛陳,自然也可想而知,更妙的是,夾超特之奇技,一代一代相傳,平時絕對深藏不露的江湖異人,真還不算少,世界各地都有——本來就是那樣,誰能想到法國南部的一個小小農莊中的一個老頭子,竟然曾是七幫十八會的大龍頭,一身中國功夫,內功、外功,都幾乎到了絕頂境界呢?

 

  本來,這些異人,大都蟄伏不出的了,在逐代相傳的情形之下,武功的境界自然也只有越來越低。 但忽然有了這樣一多“生力軍”,在這多人的心目之中,武術依然是頭等重要的大事,自然也引得本來已完全在心理上放棄了的那些能人異士,心癢難熬起來,紛紛不甘寂寞,雖未能說是波瀾壯闊,可也真有意想不到之多,和意想不到之怪的事情發生。 』

 

這段相對比較冗長的引文從很大程度上反映了衛斯理對這些在黑夜中拔刀的人們所表現出的無奈。譬如造訪炭幫時祈老五對往日風光不在的嗟歎,又譬如七幫八會在白老大心灰意冷之時險些衍變為販毒組織的小分隊,再譬如北太極門這種根本就是固步自封無惡不作的老式堂口,如果說繼續存在下去,敢問路在何方呢?

 

 

三、指掌之間——鷹爪手、小擒拿、鐵砂掌

 

這三門武功在民間的知名度其實是很高的,因為畢竟可以理解,哪怕從我這種俗人的角度:力氣大,動作靈敏。指掌之間,畢竟看得見,摸得著。譬如內力在身體堣p老鼠亂竄,我每每看見這樣的句子,不由就想起《白麵包青天》的一句台詞:我再放條蛇進去抓老鼠。

 

衛斯理的武功一般都屬於可鍛煉型的,哪怕令白老大都吃憋的那個哥老會的大麻子紅沙掌、黑沙掌雙練,又哪怕張拾來的“碎雪刀法”都是有跡可循的產物,相對而言,何先達那種來去如風就有些妖孽的味道了,雖說那種武功似乎是在和埋藏心中的妖孽搏鬥所產生的。

 

武功一途,無非是挑戰自己的生理極限,但即便練就銅皮鐵骨,堶掘鶧坁漪O不是還是肉做的心呢?

 

 

四、當朗落地的大砍刀

 

前面曾在提及誰能比肩大師伯的時候,提及過祖天開這個名字,現在就來談談這個不折不扣的江洋大盜。

 

  『祖天開大是興奮:“這柄刀,伴著我南征北討,刀下專誅大奸大惡,看它今日再收妖伏魔!”

 

   說著,只見他扭腰轉身,揚刀直劈向那漆器──那一招,多半叫作“獨劈華山”,勁道極足,刀身帶起一陣勁風,“嗖”地一聲響,刀刃劈進了那漆器,一刀直劈到底,將那漆器,齊齊整整,自中間對剖了開來! 』

 

要知道在後面的篇幅堻o個漆器其實是外星人的一個心理分析儀,而這麼個地球人科技力量都望塵莫及的東東,竟然被一把“厚背薄刃的九環金刀”一刀兩半,當時讀這一段感覺之怪異猶如在太白酒樓高聲喊道:原味雞,大杯可樂不加冰。

 

這堨D要注意的是“厚背薄刃的九環金刀”。在衛斯理的另一部小說堙A另一個昂藏大漢又同時也是同性戀的方鐵生手堙A如果也有這麼把刀, 溫寶裕感覺簡直就能立馬時光倒流。這塈畯抴N可以發現,其實有的時候,人是極容易喪失時空的準確感的,我們用來確認今夕何夕,身處何方的媒介往往只能是完全沒有生命的東西,這值得諷刺,還是值得憂傷?

 

衛斯理,或者說倪匡筆下涉及武俠的部分當然遠遠不止我上面所提的這滄海一粟,並且我也有意淡化了武俠之“俠”這個概念(這是個最最麻煩的概念,似乎因為這個標的所意味的東西太五迷三道了,乾脆不說),擷取的這些人和事只想說明這麼一個事實,在被很多正人君子嗤之以鼻的小說,武俠小說,武俠類小說,類武俠元素小說,類武俠衛斯理小說堙A其實還就有些事,有些人曾經真實存在的,他們也許還存在我們的身邊,而這就不是我這篇文章所能夠討 論的了。

 

 

附:衛斯理小說涉“武”場景(部分)

  師長:

  金二

  大師伯

  七叔

 

  江湖門派:

  北太極門

  炭幫

  七幫八會

 

  奇門武功:

  七十二路鷹爪法

  七十二路小擒拿

  鐵砂掌

  

  異人:

  祖天開(方鐵生)

 

(完)

 

返回倪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