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斯理的江湖     作者:飛鷹無名(200811

 

衛斯理傳奇系列小說,基本上融合了武俠,獵奇,科幻,冒險。很多個領域的故事,倪匡本人也很狡猾,常在另一個系列中客串其他系列的主角,這在衛迷們來講, 是很有趣的事情。比如,我看亦舒的第一本書,朝花夕拾,就是因為衛斯理的客串。朝花夕拾是倪匡他妹子寫的一部科幻,極感人,其中還將衛斯理和白素的老年都提前 "預支"了。

 

最早的鑽石花,根本就是現代武俠,與科幻八竿子都打不著的邊。但為了這個傳奇人物人生的完整性。一致於到後來越拉越大,反倒成為反衛斯理科幻的人的藉口。 書中的衛斯理大約生於民國中期,江南大戶人家,自小學武,師承頗雜,主要的武學師父有兩位,分別是來自三姓桃源的王天兵與揚州瘋丐金二。其中金二這個角色的設置頗有些洪七公的影子。抗戰時,約莫十來歲(少年)。後來到了他"所在的哪個城市"(香港)。繼承了後現代主義思潮,早年的"衛先生"雖感情經歷有那麼一些,但是沒有早早結婚,一直到三十多歲時才邂逅白素。成為南中國最後一任武林盟主白老大的女婿。也由此牽扯開當時的江湖。

 

江湖,這個詞,表面上來講,只是江河湖海。但幾千年來,它好象就是,中國武林俠客所獨有的社會,江湖,好像單是指中國範圍裡。一提起來。就讓人想到冷兵器時代的刀槍劍戟,想起酒旗迎風展的客棧,煙花之地的風塵女子,天津衛的賣藝人和狗皮膏藥...... 衛斯理小說中的江湖,就背景而言,基本上是其少年時代身處的民國時期,有這麼些個人物:杭州瘋丐金二,及其師兄,北太極門,赤水幫,青幫白老大,美女賽觀音,七幫十八會,碳幫。金子來, 袍哥,哥老會,衛七,玲瓏巧手仙師兄弟,雷九天,女黑俠木蘭花姊妹,年輕人。亞洲之鷹,等(垃圾高達就不說了)。

 

在大約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左右,中國境內的幫派黑社會,基本上被肅清了,主要的如碳幫,白老大這些,解放前就撤了,那個年代,存在於封建社會幾千年的江湖,徹底被掃蕩一空,隨即宣告江湖的終結。主要是在大鎮壓那時進行的,清剿大西南,進軍大西北,其實,同一時期。在中國西北,還有關中的刀客,和西北的馬賊。刀客一般是單槍匹馬的,會些武術,其中也不乏好手。馬賊可以說就好似土匪,不過比其他地方的強悍多了,他們繼承了西北遊牧民族來去如風的傳統,像當年的匈奴人一樣,騎著快馬,拿著馬刀或長槍,一擊不中,遠揚千里。

 

衛斯理小說中的江湖,當然,說穿了,其實就是中國歷史上的民國時期。我們都知道,每逢天下大亂,軍閥割據,諸侯爭霸。必然導致了大一統的統治體系的崩潰,隨之而來的則是思想的解放。不安分的人物紛紛跳出來,說好聽了是英雄輩出。其中規模最為宏大的春秋戰國500年間,更是百家爭鳴,思想奔放。一舉奠定了後世2000年來華夏文明的思想根基。而民國時期,則是自春秋一來,最後一次思想爭鳴,自由奔放的亂世。倪匡本人出生於民國中期,少年時經歷抗戰,青年參與新政權,而後受迫害,千里走單騎,一路逃亡到香港。不可不謂之傳奇。似乎也有一本連載整理而來的故事,便是叫做《倪匡傳奇》。這樣一個前半生的履歷,似乎倒也可以理解為後來在香港生存的他,以初中畢業文化,筆耕不輟,四十年不停息,成為天下寫漢字最多的人。

 

以主人公衛斯理為主角的系列冒險故事堙A涉及到傳統中國文化,江湖舊事的,主要集中在,苗疆系列,陰間系列,以及前期的現代武俠系列之中。當然,不得不提的,還有就是年輕人的部分故事,年輕人本身自是一個脫離了舊式武俠江湖的現代人。而年輕人的叔叔,則是不可不提及的典型武俠人物,這位年叔叔的人生大約也可以通過一些故事的側面推敲出來一些。比如出身于傳統的世家貴族(年輕人少年時把毛公鼎當板凳坐),卻是世家之中的叛逆分子,不知從何處學來一身驚人的本事。而後遊蕩於天下,天翻地覆的大浩劫期間,撤離神州大陸,遊蕩於海外。曾經有批評者說一針見血的戳道,倪匡不擅於長篇,篇幅一長,人物一多,他就無法控制局面,左支右拙,匆匆了事。但一寫到民國傳奇故事,則是得心應手如滔滔江水。

 

那樣一個激情澎湃的歲月,若是除去衛國戰爭的艱難苦楚。從辛亥年推翻滿清殖民統治,到變天這期間,仁人志士,江湖豪客,四方軍閥,你方唱罷我登臺。也許還應該更提前至滿清殖民統治即將崩潰的前夜,杜心武與汪兆鳴先後進京刺殺滿酋。而江湖之中,武林人物反滿的活動甚至可以上朔至明末時"天下誰人不識君"譽滿天下的陳近南所領導的天地會組織。我們可以想像一下這個精彩的最後的江湖時代,杜心武刺殺失敗遠走東京潛心修學。少林寺八年苦學打出木人巷下山的許世友。彭雪楓以家傳武術訓練馬隊,組建鐵騎進擊西北,與來去如風的青馬對決。南中國有一位流氓混混拿著菜刀造反,誰能料得到他日後成為統兵百萬的大元帥。比起這位爺,今天小混混們的偶像陳浩南算個屁。衛斯理的江湖世界堙A也一樣。江湖世界一分為三,分別投奔爭霸天下的兩個派別的,以及保持中立看清了即將變天的徵兆而遠走海外歸隱的。當然了,更多的,則是就近撤退至衛斯理所在的那座城市的。所以我們也常常在衛斯理的故事之中看到某個夜幕降臨的晚上,衛家大宅的客廳堥茪F一位神秘兮兮,身手絕佳的高手。可憐巴巴的沒錢花了......

 

江湖人物沒錢花了??這,這確實有些令人莫名驚詫。江湖中人不都是一身白衣如雪,出手闊綽大方,動則隨手50兩銀子砸過去給酒保說不用找了麼?記得早年讀書時,很多人癡迷武俠小說,有一回被老師指責武俠小說荒誕不經。其中一個理由就是,這些大俠們整天胡亂晃蕩,就不用發愁錢麼?這確認是個很麻煩的問題,看過武俠小說的小朋友們都很嚮往那種手提三尺青鋒縱橫天下,一邊泡mm一邊打架,逛遍神州大好河山,看誰不爽就扁誰的生活。可是一提到錢,就不由吸口涼氣,愕然而張嘴結舌了。如同《東邪西毒》中張國榮對張學友說的那番話,就算你武功高強也是要吃飯的啊,你又不屑去乞討,也不能去搶劫。行俠仗義人家答謝你一些銀兩,你還得裝作視金錢如糞土一般的高傲以獲得施恩不望報的美譽。

 

翻天覆地的大浩劫發生時,那些拋棄了祖宗基業南下,倉皇北顧的江湖人物們。來到這嶺南海濱的陌生城市堙A人生地不熟的。只能靠著帶來的金銀積蓄坐吃山空,其中也不乏擅於經營商業的。錢生錢的,搖身一變成為城市之中數得著名的大亨。出身各種上流社會社交場合,與英夷混在一起。但更多的,則是坐吃山空,落魄不堪。而且,這時代已完全變化了,"遺民淚盡胡塵堙A南望王師又一年",似乎他們也看不到任何希望返回家園。於是只得終老於異鄉,況且這又是數千年未有之變局。熱兵器時代宣告了江湖的終結。

 

所以我們能夠理解,為什麼衛斯理會那麼厭惡手槍,以及衛斯理的大師伯一見到衛斯理手中握著槍便勃然大怒。早年的衛斯理最讓欣賞的一點便是他的平民與江湖本色。他拒絕了納爾遜要他加入國際刑警組織的邀請。因為不管那個組織是如何的正義,它始終是屬於官方的。而江湖人物,則從來都是屬於民間的。如果一個江湖人物身居廟堂高官,那他就一定被視作江湖以外的人物了。這是很有趣的事情,這位由江湖跨進廟堂。身著朝廷制服辦公時,也許總會想到"我當年在江湖上......"之類的念頭。

 

江湖人物一輩子打打殺殺,折騰的也確實夠累的。這臨老了,總會誕生金盆洗手,退出江湖的念頭。闖蕩江湖雖然刺激,但撲通了一輩子也確實累了。但是你雙手沾滿血腥,說不玩了就不玩了。這怎麼可能?於是江湖之中金盆洗手便有了這樣一個規矩。得廣邀天下豪傑以及親朋好友,還有就是身份比較高的前輩大佬們主持場面。公證只是一個方面,這種場合難免仇家來滋事的,所以助拳才是主要的。尋常武俠小說中的金盆洗手場面,大多都是大夥兒一起上場群毆,打的雞飛狗跳不亦樂乎。衛斯理小說中的江湖人物們,卻全然不是這般。時代變了,江湖也即將終結。什麼往日仇恨啊,猴年馬月結下的梁子啊等等的。誰也顧不得了。當國民政府的軍隊兵敗如山倒時,造反的人馬以狂風掃落葉的姿勢迅捷的沖刷過神州大地。江湖人物席捲在倉皇而逃的敗兵殘將與哭爹喊娘的難民潮之中。離開這片祖先生活的土地。戀戀不捨的四散逃亡到全球各地。

 

那些仇恨啊,樑子的。盡皆煙消雲散。當湖南省協名譽主席杜心武無所事事終老於故鄉多年以後,少林寺出身的許世友終於有機會獨當一面統帥大軍南征越共。當法國南部鄉村之中的白老大品著葡萄美酒時,衛斯理的職業經理人打理著這位常年不見老闆其人的公司。半山腰上的衛家大宅堙A白素翻著當天的報紙,衛斯理正不知在何處冒險……

 

(完)

 

返回倪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