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我對衛斯理作品的理解和感悟    作者:HYM007(2007年10月)

( 本文得作者同意下轉載。)

 

先生(衛斯理)一直都是我最喜歡的科幻作家,雖然他的作品不乏文筆粗疏,結構鬆散之處,但是他能把中國的傳統文化和現代科學相結合,所發思古之幽情,都在他筆下化做一個個精彩的故事,其貢獻之大,在通俗小說界也只有金庸比他略勝了。

 

就我看過的而言,他最優秀的作品應該是《衛斯理傳奇》(28卷本),《原振俠傳奇》的前一部分(前5卷,大概13個故事),《公主傳奇》,《非人協會的事》, 至於高達,羅開,木蘭花等等已經少了“倪味”,等而下之了!

 

我們重點來看看他的代表作《衛斯理傳奇》,在寫這套書的時候,我們看到作者非常想把它寫成一個完整的結構,但是由於創作週期太長,故事,人物太多,所以難免散亂,我們只好拋開整體結構,從作者的題材和思想上來理一理這套奇書!

 

 

一. 神話的重新詮釋

 

在衛斯理傳奇中,我們走進了一個中國古代神話的大觀園,從《山海經》黃帝蚩尤之戰,到《搜神記》堶悸滲垢城降迭A他歷數了上古仙聖,桃源密境,狐仙海怪,後來還寫到了樹木花草成精成怪,幾乎涵蓋了中國神話的全部,可惜他的解釋卻只有一個 —— 外星人,他重新詮釋神話,一言以蔽之 —— 中國古代神話堶悸漱H物絕大多數是外星人,他們在古人面前顯示了不可思議的能力,因而被奉為神。在《頭髮》一文堶悼L甚至把如來,基督,穆漢穆德,老子一律寫成了外星人。

 

這樣的解釋作為嚴謹的科幻小說來說未免太單薄,但是好在他有極其豐富的中國傳統文化的知識,把故事寫得絲絲入扣,精彩紛呈,足以彌補其在科幻文體上的不足,所以我們在看《衛斯理傳奇》不要把它當純粹的科幻來讀,其冒險,傳奇的成分往往多於科幻,傳統文化普及的功效往往大於科學普及。我想這也是先生小說一大特色。

 

 

. 密法巫術的正名

 

密法巫術常被人看做是迷信或是邪惡的,衛斯理書中大量涉及到這方面的內容,主要有星相,風水,降頭,蠱術,巫術,他企圖用科學的方法解釋這些看來很邪門的東西,在這堨L的想像力達到了顛峰,外星人的影子暫時消失了。他覺得地球上還有很多我們未知的能量在發揮作用,(就像千年前我們不知道有太陽能,但是太陽能卻一直在發揮作用,)而某些人無意中掌握了這種能量,所以可以呼風喚雨,未卜先知。同時他又覺得降頭和蠱術又與微生物學密不可分,看來神秘邪惡,其實都沒有真正脫離科學的大範疇。

 

他的這番解釋,雖然理論知識的含金量不高,但確實可以令人信服。後來我看到一個知名學者在講座上說“我相信有三種力量在推動歷史前進,科學,信仰,和巫術”,下面頗有些人對“巫術”感到不解,我倒是心領神會,也對先生嘆服不已。

 

 

三. 生命的意義

 

先生寫生命主要寫四個方面,靈魂,複製,寂滅,不死。這四個方面密不可分,正好表現了他科學觀的遷移。早期寫靈魂,先生對靈魂的解釋也是一貫的“倪味”,說靈魂是一種電波形式,通俗易懂,卻不嚴謹,後來又加進了勒曼醫院,複製人體,然後靈魂再進入,從而獲得再生。而以陳長青和其師傅天池上人為首的一派卻要追求寂滅 —— 一切皆無,這堛穛{了科學和宗教的衝突,可悲的是這個矛盾最後又是靠外星人解決,先是外星人建立收集“靈魂”的陰間,後來甚至讓人可以購買壽命,而長生不死。先生的“外星人情結”甚至讓我們懷疑他是否真的被外星人綁架過!單個生命到底是該歸於寂滅,連靈魂也消失還是應該長存下去,先生沒有給我們答案,這也實在是個太深奧的問題,實在不是一個通俗作家的筆頭所能承擔得起的,所以這部分好看歸好看,卻是他筆下最亂,最彷徨失措的部分。

 

 

除了以上的三大部分之外,當然他還有很多精彩的故事,例如我很喜歡的《沉船》,《鬼車》,《迷藏》,《黃金故事》等等(網主按:《鬼車》不是倪匡的作品,是網友假冒衛斯理之名而寫的),難以歸類,在此不再討論。

 

細數30年代以來最出色的三個通俗作家 —— 張愛玲,金庸,先生,我覺得先生是最幸運的。張愛玲一心寫文藝,卻寫成了通俗,金庸一心講故事,卻講成了文學宗師!只有先生得其所哉,把通俗進行到底!

 

通俗作品雖然文藝性略遜,但其社會意義卻常常高於一些文藝作品。在先生的小說堶惜@直宣揚著自由,準確的說是“絕對的自由” —— 靈魂也要自由。他通篇都在宣揚反抗極權暴政,爭取自由的精神,初期作品還是通過“地球人反抗外星人”來影射現實,後來乾脆拋開春秋筆法,直接寫現實中的人和事,看過他小說的人都該能夠看出他對大陸的政權極端的厭惡,對文革更是深惡痛絕,這在他的〈衛斯理傳奇——苗疆系列〉堶悸穛{得極為鮮明,他寫的“領袖”,“大人物”,“老人家”,“將軍”等人,明眼的人一看就知道其原形是誰。先生對大陸的仇視和他年輕時的經歷有關,但正是這種過於偏激的看法導致了他的作品在大陸流傳不廣(缺乏官方的支持,難以大規模引進,我所看的幾乎全是盜版,正版只有一小部分)

 

我們看先生小說,娛樂而已,對此到不必十分關心,但他“絕對自由”的思想值得我們借鑒,但是卻未必值得學習,因為對我們而言那只是一個過於虛無縹緲理想。能讓我們生性愛極自由,卻難以擺脫環境束縛的人在小說堶控o到精神上的滿足,先生作品的社會意義也就在此了!

 

(完)

 

返回倪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