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黑俠木蘭花的美好世界    作者:紫戒(2020年2月1日)

 

「女黑俠木蘭花」系列有三位主角,稱為東方三俠,包括木蘭花、穆秀珍和高翔。

 

倪匡另有一個以三人組為主角的故事,名《秘密征空》。三人分別是心思機敏的舒秀蘭、飛機師鐵漢洪森和善於製造精密儀器的安道叔叔,人稱「三頭六臂」,因為他們合作得像是一個三頭六臂的巨人,對付各種犯罪份子。故事緊張刺激,亦有鬥智推理元素,「三頭六臂」大可寫成系列,可惜只得一個。喜歡「女黑俠木蘭花」系列的倪友,萬勿錯過。

 

「女黑俠木蘭花」系列未必是倪友最欣賞的作品,但在那個年代,卻甚受歡迎。其中三個故事,於一九六六至六七年改編為電影,分別是《巧奪死光錶》、《血戰黑龍黨》及《地獄門》。而《血戰黑龍黨》亦曾於一九八一年改編為電視劇,但改動甚大,高翔竟是黑龍黨一員,外號「地球」,最後更被首領「太陽」殺害。

 

原著故事至少共六十個,主要描述東方三俠和不同犯罪集團及歹徒鬥智鬥力的經過。在推理方面,倪匡更花了不少心思。例如,在《巧奪死光錶》,負責運走死光武器的賀天雄被殺害,背後原因耐人尋味。也有不少充滿趣味性的 設計,在《電眼怪客》,木蘭花面對擁有神秘假眼的必勝賭徒,竟以剃自己眼眉來對付,確是妙絕。

 

舉多一個例子,在《大破暗殺黨》,木蘭花和一個白痴被困在「KID」暗殺黨內的密室,只有一道電子門出入口。開啟方法是由她身旁的白痴,和守在門外也是白痴的孿生兄弟,同一時間,依照指定次序按門上的感應器。而一對兄弟卻只聽已死去的首領命令,木蘭花如何破解呢?

 

還有更多難題,比比皆是,難怪在第五十二集的《生死碧玉》,倪匡強調在每個故事,他都竭力安排合理的推理路線,更表示該故事的佈局極其慎密,建議讀者先掩書一想。

 

隨著東方三俠到不同地方冒險,故事也千變萬化。他們到過南美利馬高原、喜馬拉雅山冰川、巫教盛行的海地、北極、火山、海底古城、獵頭族居住的原始森林及東南亞的蠻荒地區等。每個地區都有獨特的危險挑戰,加上栩栩如生的描繪,令讀者有親歷其境的感覺,仿如和東方三俠一起冒險。

 

木蘭花也會遇到不同危機,在《怒殲赤魔團》,被「假高翔」瞞騙。在《黑暗歷險》,她更失去視覺,獨力面對敵人「洋娃娃」吉蒂,其驚險程度,描繪得扣人心弦。

 

有時,會出現極先進的科技,例如死光錶、空中火箭場及隱形衣等,目不暇給。

 

在木蘭花的世界,雖然充滿罪惡,四處都有龐大及嚴密組織的犯罪集團和惡名昭彰的歹徒,實質是一個比現實可愛得多的世界。因為正就是正,邪就是邪。不單止邪不能勝正,正義更能感動邪。

 

在《巧奪死光錶》,專賺不義之財的高翔,身邊的女伴轉過不停,鬼混時更被木蘭花撞破。他被木蘭花感動,除了一見鍾情外,也是因為木蘭花為了世界和平,寧願放棄鉅額獎金,也要毀滅死光錶。於是,高翔加入警隊,貢獻社會,放棄原本逍遙自在的生活,一收到方局長的電話,就撲回警局,似是自尋煩惱,卻成就另一個自己。

 

正義之氣,就算在劣勢,也能剋制邪惡。黑龍黨二號首領「水星」,俘虜了木蘭花,為防止她藏有工具武器,要搜她的身。木蘭花表示若果黑龍黨是一個有規模的組織,應該派一個女黨員進行。「水星」態度輕浮,嘲笑東方女性的畏羞並不適用。木蘭花眼中即時射出凌厲無匹的怒火,嚴詞警告,若然胡來,必會後悔,好個「水星」,即刻讓步。世上最危險犯罪集團的第二號人物,仍能知恥行禮,當教不少人汗顏。

 

在《地道奇人》,有三個日本軍人隱匿在緬甸北部的原始森林,不知道日本已戰敗二十多年,還在緊守崗位。他們見到木蘭花,施以突襲,但首領反被木蘭花捉住。首領叫兩名手下開槍。兩名手下竟然面露尷尬神色,回答早已沒有子彈。相比一些仍然張牙舞爪否認歷史的人,他們的誠實,更顯 珍貴。

 

作為正義代表,由方局長和高翔領導的警隊,給了木蘭花和穆秀珍很大助力。雖然偶有叛徒,但總體是一個值得信任和可靠的團隊。當「秘密黨」煽動暴亂,擾亂社會治安,聚集了兩、三千名暴徒,於不同地區,肆無忌憚地搗亂。警方覺得十分難以應付,因為他們不向被煽動的巿民使用武力!看,多美好,庶幾近烏托邦矣。

 

在《生命合同》,作為最高行政官的巿長,其女兒被綁架後,他向方局長表示不要特別緊張,處理方法要和其他綁架案一樣。他不會因為個人利益,向惡勢力妥協,或要求特事特辦。他的態度,是最後成功破案的其中一個關鍵。

 

衛斯理的世界則是另一面,人類自私虛偽貪婪,充滿奴性,生活在規律之中,比昆蟲好不了多少。就算有改善,但本性難移,故文明的進步,已近盡頭之處。大多數人,都活得不快樂,就連開朗豁達的穆秀珍,於《在數難逃》,內心也有煩惱。

 

所以,還是生活在木蘭花的世界更美妙,風雨過後,總是光明。當然,痛苦難以避免,穆秀珍的未婚夫馬超文就無辜被殺害,但之前已安排了雲四風為她的真命天子。東方三俠無論遇到什麼挫折及困境,都不會自怨自艾,而是想著如何應付。憑著他們的機智、毅力和對追求正義的信念,總能找到出路。所以,木蘭花系列是帶給讀者最多正能量的倪幻作品。

 

倪匡先生健筆如飛,四天就能完成一個木蘭花故事,平均每天超過一萬字,加上同時有其他稿件,而能保持高質素,寫自己喜歡的文字,是社會氛圍、實力加踏實奮鬥的成果,也是當時香港的精神。

 

每一個時代的精神面貌,都可以從最流行的創作中觀察得到。但當一個時代中最受歡迎的作品,是緬懷欣賞精彩的過去,嬉笑怒罵荒謬的現在,疑惑恐懼不安的未來,反映社會已響起了警號。甚或受大眾歡迎的創作都是來自外地,明顯,本色在褪。

 

(完)

 

返回倪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