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妖火》及《真菌之毀滅》的文章包括:

 

1. 《妖火》 - 最高首腦的身份

 

2. 《妖火》 - 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研究文件

 

3. 《妖火》 - 長尾鮫號失事及飛碟真相

 

 

 

《妖火》 - 最高首腦的身份    作者:紫戒 (2007年7月18日)

野心集團的最高首腦,身份神秘,衛斯理和他會面時,也只能聽到他以電腦翻譯的純正國語聲音 ,最終未能揭破其真面目。但故事中也有不少關於他身份的線素。首先,衛斯理前往海底基地時,他所乘搭如大甲蟲的潛艇已露端倪:

 

      『我仍然以懷疑的眼光望著漢克和那「大甲蟲」,漢克又狼也似地笑了起來,道:「子母潛艇,你有沒有聽說過?這是德國科學家在二次世界大戰末期最偉大的發明之一,在這艘大潛艇中,可以發射九艘這樣的小型潛艇,而每一艘小潛艇中的固體燃料,可以使小潛艇在海底下遨遊一個月之久!」

 

      我曾聽得人說起過,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末期,德國科學家有許多戰爭工具上的新發明。最著名的自然是「V2」飛彈(這是今日太空科學成就的雛形),而「子母潛艇」,也是其中之一;大潛艇能將小潛艇像魚雷也似地發射出去!

 

      這些新發明,大都未能投入生產,便因柏林失守,希特勒下落不明而告終,我相信,這艘子母潛艇是世上僅有的一艘,極可能是當年德國海軍的試製品。』

 

從上文可知,野心集團和德國有很大的關係。而在海底基地中的升降機,更顯示和第二次世界大戰失敗的軸心國有關:

 

      『那小小的銅牌上,有兩行德文,譯成中文,則是「連斯兄弟機器鑄造廠造。一九四四年八月。」

 

      一九四四年八月,這個日子,引起了我極大的疑惑。那就是說,這個龐大極不可想像的海底建築物,並不是在大戰之後建築起來的!』

 

 

在野心集團的分部,衛斯理和漢克透過電視看到最高首腦出來。當時漢克被電子控制武器的十多發子彈射中,但仍高叫「萬歲」:

 

      『漢克的身上,血如泉湧,他的身子搖晃著,伸出了右手來,我看得出,他是在行一種禮節,同時,他口中叫道:「萬歲——」

 

      他叫的是德文,但是只叫了「萬歲」兩個字,下面的話還未曾叫出來,便自身子一側,「砰」地一聲,跌倒在地上了。

 

      我不及去看他的死狀,由於他死前的那個舉動,使得我的心中,起了莫大的疑惑:「這個野心集團的最高首腦,究竟是什麼人呢?」』

 

在舊版中,更清楚寫明漢克是「行納綷的禮節」,但新版中,則改成為「行一種禮節」。 此外,漢克以德語高呼「萬歲」,即令我想起「Hail Hitler」。

 

 

而最呼之欲出的,則要看以下一段關於最高首腦的描述:

 

      『我看到一個人,大踏步地走上主席臺,那人究竟是何等樣人,遺憾得很,一則由於時間實在太短促,二則由於電視畫面,本來就十分模糊。

 

      我只可以告訴各位,這個人的身材中等,髮型十分奇特,像是就這樣隨便梳著的,以致有一絡頭髮,披了下來,上唇看來好像是留著小鬍髭,但是又看不真切,他一面走,雙手則神經質地擺動著。

 

      在那極短的時間中,我突然感到,這個人我是認識的,那是一種十分奇怪的直覺,這種直覺,使我相信,如果我能夠看清那人的面貌的話,我一定能毫不遲疑地叫出這個人的名字來。』

 

當看到最高首腦是有一絡頭髮披了下來,上唇留著小鬍髭,雙手神經質地擺動著,腦海中不其然就會出現希特勒 的形象。

 

其實,倪匡在年輕人傳奇的《大寶藏》中,也出現過一個自稱希特勒.阿道爾夫的歐洲人,可見倪匡對希特勒的生死之謎,也很有興趣。

 

不過,如他真的是希特勒,也有一點奇怪,因為漢克曾說過野心集團不是操縱在德國人手中:

 

      『漢克的眼中,又生出了異樣的光采,道:「那一切,全是德國科學家的心血結晶——」他本來可能還要吹噓下去。但在那瞬間,他一定想到了剛才所碰的釘子,所以才立即住口不言。

 

我從漢克的話中,聽出他心中有著十分抑鬱不平之慨,我試探著道:「但是,德國科學家的心血結晶,卻並不是操縱在德國人手中,是不是?」

 

我的話才一出口,漢克的雙手,便緊緊地捏成了拳頭,直到指頭發白,他幾乎是在嚷叫,道:「一定會的,一定會由德國人來掌管的。」』

 

但最高首腦既然隱瞞自己的身份,漢克又怎會知道不是由德國人操縱呢?或者他是不滿於最高首腦的四大私人秘書包括日本人甘木先生?

 

我估計當時倪匡可能未確定最高首腦的身份,嫌疑人物可以是國際警方懷疑的張海龍、或者是充滿犯罪意識的張小娟,所以 當時才寫下不是由德國人掌管的對話。  

 

(完)  回頁首

 

 

 

 

 

 

《妖火》 - 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研究文件    作者:紫戒 (2007年7月18日)

 

衛斯理機緣巧合下,受張海龍委托,調查張小龍失蹤三年的原因。 當夜,衛斯理在張小龍的實驗室中,很容易就發現在實驗檯上,有著幾個厚厚的文件夾,文件夾中,滿是紙張,就是張小龍實驗的研究文件。

 

後來,衛斯理得知 張小龍在失蹤三年期間,張小娟一直覺得沒有什麼問題,因為她憑心靈感應,知道張小龍平安無事,而且心境十分愉快。

 

既然張小龍在首三年自願繼續研究內分泌,但為什麼不拿回自己的記錄,有助研究呢?

 

另一方面,野心集團亦想得到這些記錄,最高首腦就曾對衛斯理說:

 

      『那聲音道:「是的,但是,當張小龍到了此地之後,我們去搜尋他的研究資料,卻是一無結果。」我聽了之後,心中又不禁奇怪之極。

 

因為,張小龍的研究資料,就放在他實驗室的長檯之上,幾乎是任何人一進實驗室,便可以見到的。他們如何會找不到的?這其中,一定另外還有著我所不知道的曲折。』

 

但故事到最後也沒有提到這個「曲折」是什麼。雖然文件有兩位特瓦族人看守,但憑野心集團的實力,要弄昏他們或著趁他們出外尋覓食物時,把文件偷去,絕對是很件容易的事。

 

是張小娟偷去,當衛斯理來到別墅時又放回原位嗎?又說不通,她沒有原因要放回原位,然後待衛斯理拿走後,又製造妖火引他離開房間,再把研究記錄偷去。

 

所以,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完)  回頁首

 

 

 

 

 

《妖火》 - 長尾鮫號失事及飛碟真相    作者:紫戒 (2007年7月17日)

 

衛斯理在海底基地中,最高首腦為了要顯示他們的力量給衛斯理,所以毀滅了一架潛艇。在大電視中,衛斯理看到:

 

      『而那艘潛艇,只要是稍為留心國際時事的人,一看便可以看出,那是屬於哪一個國家所有,是用甚麼力量來發動的。

 

      潛艇平穩地迅速地在海底行駛著,我的吃驚,也到了空前未有的程度。因為那種潛艇,是一個極強盛的國家的王牌力量。但如今,卻這樣赤裸裸地,毫無準備地暴露在人家的面前!

 

(省略部份原文)

 

      只見那團灼亮的東西,才一貼了上去,那一艘龐大的潛艇,突然碎裂了開來,而且,立即成了無數的碎片,水花亂轉,畫面之上,成了一片模糊。

 

      那艘世界知名的潛艇,竟這樣地被毀滅了。

 

      直到海水又恢復了平靜,我才恢復呼吸。

 

      畫面上根本已沒有了潛艇的蹤跡。

 

     (這艘潛艇的失蹤經過,我想不必我來詳細地敘述了,因為第二天,我在海底,看到了全世界的報紙,沒有一份報紙不將這件事列作頭條新聞的,只要是看報紙的人,都可以知道這件事了。潛艇的所有國,揚言要調查失事的原因,和打撈失事的殘骸。但是我知道這是做不到的事情,因為在潛艇碎裂成那樣的碎片而沉在海底之後,能打撈到甚麼呢?)』

 

《妖火》寫於1964年2月至8月,而1963年4月10日,美國核潛艇長尾餃號於波士頓以東200海里失事,相信故事就是指這艘潛艇,所以故事發生於1963年。

 

 

除了炸毀潛艇外,甘木讓衛斯理看野心集團在巴西的火箭:

 

      『在那些火箭上,都有著一個奇特的標誌,卻不同於美國或蘇聯火箭上的標誌。甘木道:「這是我們武裝力量的一部份。」

 

      我道:「那是在甚麼地方?」

 

      出乎意想之外,甘木竟立即回答我道:「巴西。但是發命令的地方,卻在這堙C這些是定向火箭,定向火箭的飛行方向,是根據地球磁角方向,永恆不變的。這些火箭,有的指向華盛頓,有的指向莫斯科,一聲令下,幾分鐘內,所有的大城市,便化為灰燼了。」』

 

 

野心集團在南太平洋島亦擁有飛碟 ,藉以解釋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有很多來歷及去向不明的「飛碟」:

 

      『我專注看電視畫面,只是一隻一隻的飛碟,密密排排,一個眼花,像是一大張蠶卵一樣,不計其數。我心中奇怪,雖然甘木表示看不起地面上的國家,但是,在地面上要闢出那麼大的一個停駐飛碟之所,而不為各國所偵知,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我指了指,道:「那又在甚麼地方?」

 

      甘木「哈哈」笑道:「那是南太平洋中的一個島,世界上任何地圖——除了我們的——都沒有這個島。」』

 

但海底基地被張小龍以真菌毀滅後,火箭及飛碟的下落有否被大國拿來研究,就沒有提及了。

 

(完)  回頁首

 

返回倪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