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筆友》的文章包括:

 

1. 《筆友》 的軍事基地在那個城市?

 

2. 《筆友》 的小矛盾

 

 

 

 

 

 

《筆友》的軍事基地在那個城市?    作者:紫戒 (2007年11月26)

倪匡撰寫故事時,常常隱去一些人名及地點,以製造疑幻疑真的感覺,有時很容易估到,但有時亦比較隱晦。

 

在《筆友》中,倪匡沒有提到高彩虹的筆友伊樂在那個城市,因為後來的發展,牽渉到核彈基地,所以沒有確實寫出來。

 

故事中雖有很多線索,但筆者看畢全書,仍未猜破是那個城市,只能列出以下資料:

 

這個位於亞洲的城市有核彈軍事基地,是盟軍在亞洲防務的靈魂;但不是蘇聯。這個城市位於香港的南方,有很多知名佛寺,民風保守,但貪污處處可見。而從軍事基地職員的稱呼來看,例如麥隆上尉及曼中尉,該城市也不似是華人城市。

 

以下則是這些線索的有關原文:

 

      『伊樂所住的那個城市,正是民風十分保守的城市。』

 

 

 

      『我和彩虹一齊上了飛機,向南飛去。』

 

 

 

      『那城市的機場,不算落後,可是辦事人員的效率,卻落後到了可怕的程度,在飛機場中足足耽擱了一小時,至少看到了十七八宗將鈔票夾在護照中遞過去的事,才算是通過了檢查,走出了機場,已經是萬家燈火了。』

 

 

 

      『當車子經過一座教堂之際,我更加驚疑!

 

       如果在鎮上看到一座佛寺,那我一定不覺得奇怪,因為這堛漲穧x世界知名,但是我卻看到了一座教堂,我忍不住問道:「這是甚麼鎮?」』

 

 

 

      『譚中校同意我的說法:「或者是,我們一起去調查,衛先生,你可知道,基地中的第七科,是主理甚麼的?」

 

   我搖頭道:「不知道。」

 

   「那是電腦計算科,」譚中校說:「這個科主理著全亞洲最大的電腦。」

 

      我並沒有出聲,譚中校又道:「這副電腦,不但是基地的靈魂,而且也是我國國防的靈魂,更是盟軍在亞洲防務的靈魂,它和一個龐大的雷達系統連結著,敵人來自空中的攻擊,即使遠在千哩之外,它也可以立時探索得知,在螢光屏上顯示出來。」』

 

 

 

      『那顧問搖著頭:「不,事實上它看得到,它有二十四個觀察點,觀察點是無線電波反射原理所構成,它『看』到的東西,也存入它的記憶之中,它曾經認出過兩架國籍不明的飛機,是蘇製的米格十九型。」』

 

 

葉李華教授曾在漢聲電台的節目「衛斯理書齋」中,提到根據他的考據,這個城市應該是指中南半島的一個國家,而軍事基地是美軍的駐地。不過,亦沒有確實的答案。 希望以上資料,能協助有興趣的倪友,估到這個城市。

 

(完)  回頁首

 

 

 

《筆友》的小矛盾    作者:紫戒 (2007年11月10日)

以下都只是《筆友》中一些無傷大雅的小矛盾,有興趣才看下去吧。

 

六個人照料伊樂?

 

伊樂在寄給高彩虹的信中,提到他不知道他的父母是誰,也沒有監護人,只說有六個人照料他。但是,主理著電腦的第七科電腦計算科,共有二十四名軍官,日夜不停地輪值。伊樂更在另一班軍官當值時,發出一段廣告稿,告訴高彩虹他沒有行動自由。

 

由此可見,伊樂應是有二十四人照料,為何在信中告訴高彩虹只得六個人照料「他」呢?莫非「他」只當把高彩虹的信輸入電腦的曼中尉和另外五名軍官,是照料他的人,其他十八名則不算?

 

 

 

奇怪的門鎖!

 

軍事基地中放置核子飛彈的倉庫,理應防守嚴密,但衛斯理在軍事基地被追趕時,只花了六、七秒,就弄開了鎖,不過,他也說這鎖已是十分好的了:

 

      『那鎖的確十分好,因為像我那樣的開鎖專家,也弄了六七秒鐘才弄開,但願他們不搜尋庫房的門便收隊,那我就可以逃過去了。』

 

 

這還不奇怪,衛斯理很容易就進入了貨倉,發現了軍事基地的秘密,但當他想離開時,又發現插翼難飛:

 

      『我在聽得外面幾乎已完全靜了下來之後,便用電筒向鎖照去,當電筒光芒照到鎖上的時候,我整個人都像是遭了雷殛一樣地呆住了!

 

      我懂得那種鎖,那種鎖在堶情A除非將整個鎖炸毀,否則絕打不開!』

 

這鎖竟是易入難出的鎖,如果說用來監禁囚犯,也可說得通,但用來鎖上重要的東西,不是應該讓人很困難才能進入嗎?此外,之前衛斯理說這鎖已是十分好,但當他驚動了軍事基地的員工,要等待基地司令前來時,他又這樣形容門鎖:

 

      『我想告訴門外的人,不必叫基地司令前來,只要用一柄簡單的百合匙,就可以將門打開,而我就是那樣走進庫房來的。』

 

究竟這個奇怪的門鎖,是易開還是難開?

 

 

 

國際警察部隊特別證件

 

在《筆友》,衛斯理提到世上持有這種身份證明的人,大約不會超過六十人。在證件上,有五十幾個國家最高警務負責人的親筆簽字,而持有這證件的人,在那五十幾個國家中,都可以得到特許的行動自由。

 

但在《藍血人》中,當納爾遜給這個證件衛斯埋時,卻提到這個金色證件,有七十一國家最高警察首長的簽名,而衛斯理是世界上第十個人得到這樣的證件。 此外,在《魔磁》(又名:石林)中,則提到全世界不超過十七個人有這證件。

 

《藍血人》、《筆友》及《魔磁》分別寫於1964年、1969年及1971年,假設《藍血人》及《筆友》兩個故事相差五年,即國際警察自發出證件予衛斯理後,每年平均發出十張,似乎並不珍貴。此外,亦不能解釋為何少了約二十個國家的最高警察首長簽名。 而到了《魔磁》,又變回只得十多個人擁有。或者,這是國際警察方面的極度機密,連衛斯理也不太清楚有多少人擁有,又可能是他故弄玄虛吧!

 

事實上,倪匡在撰寫小說時,很多小矛盾都發生在數字上。相信這是因為他沒有翻查記錄,只憑記憶。當然,這些都是無傷大雅的。

 

(完)  回頁首

 

返回倪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