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拼》 - 誰是黃雀誰是蟬    作者:本來老六(2007年11月)

(紫戒按:作者 表示只要署名和非商業用途,可隨意轉載。)

 

這個書大抵就是如果知道怎麼回事了就會不想看的書,所以如果想看這個書又確實能看到的話就別往下看了。

 

這個小說的核其實不過就是群氓械鬥,同歸於盡。或者說:天地間只有金子和女人是不會變的。

 

但再推進一步,這句話無往不利的原因也許是認為天地間只有金子和女人的人實在沒有想像中那麼少。

 

小說的武俠部分是非常殘忍的,或者說非常過癮的。不喜歡看國產武俠片的最大原因是不死人,熱鬧了半場不是破了衣服就是一次次站起來:你等著,你有種別走。記得當時看神探亨特那種不入流的電視,只看見洋人一拳就打懵一個實在過癮,像斯蒂芬辛格那樣動不動挖出眼睛,折斷關節的更是仰慕不已。現在而言大概甄子丹算是跟上了殘忍的腳步。

 

回過來說小說,堶捷}場也沒有什麼,後來匪徒火拼的架勢真是帶肉帶皮的,所謂電光火石之間,脖子穿了,脖子斷了。

 

但更殘忍的是人與人的互相傷害。題目就說了這個書其實是講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故事。既然都是飛鳥蟲蟻自然沒有好壞,但人畢竟不是禽獸。合作夥伴、生死搭檔、夫妻,姐妹,情人,所有凡是產生關係的地方都露出獠牙,都在白晃晃的膀子後面流出熱騰騰的血,縱然前一刻還有撫摸,還有親吻,也都是熱騰騰地摸,熱騰騰的血。

 

小說的變化在於橫生枝節和合榫對卯。攤子越鋪越開,捏住四角一提,卻是一整片江山。所以目不暇接也好,喘不過氣也好,直到讀到最後的一刻,輕巧地一句話:唯有金子和女人是不變的。自然和開頭不一樣,自然和開頭又剔出一樣的東西來,不一樣,一樣,時間,或者說歲月,又或者說人生就過去了,沒有了。

 

(完)

 

 

附錄:書籍相關資料

 

遠景出版事業公司

中華民國69號12月初版

行政院新聞局登記證版臺業字第0105號

1-112 火拼

113-292 大鹽梟

新台幣150元

發行人沈登恩

倪匡短篇武俠小說全集1

遠景武俠作品集10

封麵人物繪圖:王愷

設計:明之

封底介紹:

這些小說,當時幾乎完全是為了拍攝電影而寫下來的。其中有一半左右,已經拍成了電影。正因為是為電影而寫的小說,節奏特別明快,有電影的現場感,情節變幻無窮,能夠吸引讀者。這些,本來是武俠小說的特點,濃縮在短篇之中來表達,與如今的社會節奏相符,避免了冗長和無關緊要的敘述,是武俠小說的一種新形式。

 

倪匡從那光怪陸離的江湖恩怨中,透視了人性永恆的隱秘,捕捉出人類可貴的真理,這是倪匡的妙眼,也是倪匡的慧心。

 

 

返回倪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