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盡頭》的賞析文章包括:

 

1. 看得最不舒服的衛斯理小說:《盡頭》

 

2. 空中衛斯理書齋 - 盡頭(連結至「葉李華個人網站)

 

返回倪學網首

 

 

 
看得最不舒服的衛斯理小說:《盡頭》       作者:紫戒(2008927日

 

《盡頭》是筆者在衛斯理小說中,認為是看得最不舒服的一個,這當然屬個人之見。

 

「看得不舒服」,是褒不是貶,因為倪匡在故事中的描述,能令讀者驚悸,或引起深心處的共鳴及憂慮,看後仍似有一塊巨石壓在心頭上,難以舒解。

 

很多衛斯理故事有同樣效果,例如:

- 《蜂雲》  :巨型大蜜蜂及濃紅色的稠液怪物

- 《再來一次》:老人竟變成各式各樣的可怖怪物。

- 《鬼子》  :南京大屠殺的殘酷史實。

- 《規律》  :人的行為如昆蟲般。

- 《眼睛》  :人類的邪惡本性以及礦坑的驚人謀殺。

- 《玩具》  :人類就是玩具的可悲現實。

- 《搜靈》  :人類真的有靈魂嗎?

- 《極刑》  :在冤枉下受盡苦楚的古人。

- 《黃金故事》:人類為了黃金而作出埋沒人性的行為。

- 《到陰間去》:通往陰間的死蝙蝠之路。

 

《蜂雲》、《再來一次》及《到陰間去》,以具體的描述,營造一個恐怖的影象及氣氛。但具體的怪物及陰間之路,引起的驚懼感始終有限。

 

《規律》、《眼睛》、《玩具》、《搜靈》及《黃金故事》,赤裸裸地揭露了人性的本質:生活毫無變化,性本邪惡、永遠活在其他人的陰影及控制下,似是行屍走肉,為了錢財就可以埋沒良心及人性。看後當然不舒服,但想深一層,一直如是,只要小心點兒,也不怕邪惡的人的算計。現實上,也無法作出什麼改變,自然只好繼續依舊生活下去。

 

《鬼子》及《極刑》描述了人在身心上所能承受的最大痛苦。《鬼子》發生在戰亂中,勝利者平時隱伏的慾望及殘酷,盡情地在戰場表現出來。而在《極刑》中,掌權者肆意施加痛楚在他們不喜歡的人身上,也令人可恨可懼。但若讀者都生活在較安定的社會中,對於近代或古時的悲劇人物,能感同身受的,始終有個限度,不過,閱讀時的不安感也已夠大了。

 

而筆者認為《盡頭》是看得最不舒服的,因為故事中描述的年青人,有著不可理喻的瘋狂行為,實實在在地發生在現今,發生在四週。在街上,也可能會碰到他們,不幸的甚至可能會無意招惹到他們。可惜的是,似乎在教育或社會文化上,也找不到解決方法。故事中有以下幾種年青人,短短數句,已能刻劃不同青年人的可怕及可悲:

 

傷害他人的暴力青年

『可是那少年人,唉,他的那種目光,充滿了原始獸性的仇恨,將他的臉遮起來,只剩下一對眼睛,分不出他是人是獸!』

 

 

不快樂但又不敢反抗的好孩子

『在那幾個人講完之後,我又聽得有人低聲道︰「天下最倒楣的事,就是做一個有教養的好孩子!」

 

 

受到傷害而沉倫的青年

『她急速地喘著氣,嘶叫著︰「我不是小姑娘,我早已不是小姑娘了,我十四歲那年,已不是小姑娘了,你知道我為甚麼不是小姑娘?」

 

(省略部份原文)

 

她一面笑,一面流著淚︰「那一天,阿毛說請我看戲,可是卻將我帶到一間空屋,那堙A有五六個人等著,他們全是阿毛的朋友,他們逼我,先是他們的大哥,然後是別人,哈哈,哈哈!」』

 

 

沉醉在大麻及迷幻藥的青年

『也許,他們之間的唯一分別,是在於丁阿毛一伙,他們傷害人,他們偷、搶,甚至殺人,而在這堛漱@伙,卻只戕害他們自己。』

 

 

就是因為那種現實感、現代感、發生在身邊、常常見到聽到、但又不可解釋、又有一定的危險性……種種因素加起來,使筆者看《盡頭》看得極不舒服。

 

故事的假設,也不知是對人性樂觀或是悲觀了。原來人性也不是太壞,只不過受到外星人的影響。但幻想始終是幻想,掩蓋不到現實的殘酷,看到故事提到的盡頭比喻後,那種不舒服的感覺,總是揮之不去。

 

(完)  回頁首

 

返回倪學網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