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黃金故事》的賞析文章包括:

 

1. 握在手裡的刀 - 遙望《黃金故事》           作者:本來老六

 

2. 空中衛斯理書齋 - 黃金故事(連結至「葉李華個人網站)  主講:葉李華,主持:梅少文

 

 

返回倪學網首

 

 

 

 

 

握在手裡的刀 - 遙望《黃金故事》         作者:本來老六 (2004年)

 

這個故事一如我們所料,題材十分陳舊:權力傾軋,愛恨糾纏。就像千百年過去了,還是那個太陽。

 

“是在漆黑的環境中那一段淒豔的愛情,美麗得使人心酸。 ”衛斯理先生的原話聲猶在耳,而我卻投影出這麼一個句子:“‘金子來’在極其扭曲的環境下總算得到了真正的金子,雖然代價也是慘痛的。”這倒不是說愛情現在已不足以打動我,而是愛情背後那漆黑的陰影到底要比玫瑰色更濃的緣故。試想一下,如果大龍頭沒有想滅口的意思,這把刀是否會自己覺悟呢?估計還是一次次在暗黑堙孛H雪”吧?

 

就像那些科學名詞一無用處,那些慘烈的大殺其實也毫無意義。在血肉橫飛之際,我只看到刀的恐慌和握刀的手在洋洋得意。而所以作者一次次地暫停,後來還把我們帶到法國的鄉間,時空轉移至今,我沮喪地發現,這個世界原來根本沒有不同。

 

真正溝通我們焦灼感的並不是王、高的攝像機,而是白老大的身臨其境,因為我們看到的東西從來不能說明任何問題,譬如那個斷腿的刀客,譬如究竟誰會從大殺裡得到最大的好處,白老大恰似勒薩日筆下那個瘸腿魔鬼,輕輕把一個個屋頂從我們掀開,當我們驚詫時又捂住我們的嘴巴:“這才剛剛開始,這真的不算什麼。”當我們似乎平靜(麻木?)下來時,又哈哈一笑:黃樑而已,本來就是過眼雲煙。

 

還是來談談愛情吧。

 

銀花兒是個普通的女人,普通得會盤算後毫不猶豫地出賣男人,也會就那麼為男人死心塌地,是否多情已經沒有討論的必要,她的要求已經低到(或者說高到)只要這個男人算人,但在那漆黑的環境中,這本是個淒豔的希望。

 

人的無奈往往在於自己逃避那種選擇,因為苟且到具體的環境堥銋磭D常溫存或者說並不是非常不可忍受,但如果無意間被一架陌生的攝影機拍下來,驀然回首,風光究竟怎樣,真的只能是一念之間的事了...........

 

(完)  回頁首

 

返回倪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