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狐變》的賞析文章包括:

 

1. 《大廈》/《狐變》—— 由時到空 / 由空到時

 

2. 《狐變》的反方向思考

 

3. 空中衛斯理書齋 - 狐變(連結至「葉李華個人網站)

 

返回倪學網首

 

 

 

《大廈》/《狐變》——由時到空/由空到時    作者:仁子(2024年4月)

 

衛斯理故事是一個科幻小說系列,故事的題材自然包括了多樣的科學主題。這次我們來聊一聊兩個頗為相似的故事,《大廈》和《狐變》。

 

還記得這兩個故事的內容的讀者可能會問:「不對吧?這兩個故事完全不同吧?」乍一看,這兩個故事地點、發展,甚至衛斯理遇到的凶險程度也大大不同,但是仔細一看,兩個故事中都聯繫到了「時間」和「空間」這兩個概念。

 

先來看看《大廈》。在這個故事中,兩個天才科學家用了一大筆金錢,打造了一台能夠讓時間變慢的機器。讓時間變慢,一般人聽到時可能會覺得能夠用來讓自己的時間變多、或是讓其他人看到自己的動作看起來加速了之類的。但是這兩個科學家他們有更大的目標,使用這台機器,他們能讓人進入另一個空間 —— 一個時間流逝的速度比正常世界慢的空間。在故事裡,這兩個科學家的研究不夠深入,無法精確控制這台機器,導致了一連串的意外。衛斯理、小郭、羅定(這個故事裡的配角)都被送進這個空間裡而又無法回來。他們在討論的過程中談到,由於時間變慢,所有的一切都按比例伸延,大廈的高度就比原來空間的大廈高得多,亦因此,他們的「信仰之躍」的落點反而是原來大廈的天台上。

 

《狐變》中提到一個十分有趣的設想:這個世界裡的所有東西,會隨著時間按比例增大(所有物件都變大,恰好是《大廈》中另一個空間的的情況)。由於是一切的事物都增大了,因此沒有任何人能夠察覺得到,除非 —— 有人能回到過去?在故事中,衛斯理的一個朋友的叔叔,一個天才科學家,發明了能回到過去(也能回來現在)的機器。這機器返回過去的時候,會令生物的身體按照倒流的時間縮小,只是回來的時候,會因為不知名的原因,有機會不變回來。不對,是更糟糕:不會再跟隨著宇宙中所有的其他物體增大。於是,這一個人、或是這一隻可憐的狐狸,就會相對於這個世界來說是一天一天地縮小,甚至小到像細菌一樣,到死亡才停止。

 

這兩個故事,不約而同地包含了時間、空間兩個主題元素。而這兩個概念正正是相對論中的重中之重。時間和空間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一旦提到了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會不可免地在故事的某個角落出現。這兩個故事,一個是通過改變時間帶出穿梭空間的動作,一個是以空間的變化帶入穿梭時間導致的事件,可以說是顛倒得恰到好處。

 

值得一提的是,這兩個故事的情節本身都帶有一些神秘、詭異感,營造恐怖的氣氛。《狐變》中不斷縮小的個體,就像是與整個世界脫了節一樣。那種絕不正常的狀況,加上書中人物遲疑地行動的描述,渲染出詭異的氛圍。雖不算很恐怖,但卻會令人心生赫然。而《大廈》則是恐怖感十足。倪老在這本書的序言中也有提及「這個故事,有一個十分著名的情節,就是一個人進了電梯,想到二十二樓去,可是電梯卻不斷向上而升,向上升,升到了一個不可測的空間,讀來很是可怖,所以給讀友的印象也就特別深刻。」還記得筆者小時候讀完《大廈》,每天乘搭電梯時都會一直盯著電梯的電子顯示器,生怕它突然熄滅,而自己會被送到一個不可測的空間裡。可見這一段的情節對我造成的震撼真不小。

 

回到故事中的科幻元素,這兩個故事中存在著不少的矛盾。就從「相對」開始說吧,大/小、長/短、高/矮,這些形容詞,都是相對的概念。要指出一個物體變大了,就要有沒有變大的物體作比較才能察覺得到分別。就如《狐變》中的設想,正因為所有物體都同時變大,結果反而完全沒有分別。

 

《大廈》中卻誤用了這個概念。故事中提到在時間變慢的空間,所有物體按比例伸延。這個「伸延」其實意思就是變大,畢竟不可能只向一個方向,而會是向所有方向作伸延。這時就會出現兩種情況:

 

一,進入這個空間的人沒有跟著變大

二,進入這個空間的人跟著變大了

 

故事中的人並沒有覺得大廈的物件有變大,因此應是屬於第二種情況。進一步再想,他們在另一個空間的大廈的陽台,看到的卻是超越雲層的高空。若果他們是出於「比原來空間大」的空間的話,地球也跟著變大,應該不會出現這種情況才對。難道說,不是這些人進入了另一個空間,而是另一個空間的這棟大廈出現在正常的空間?

 

《大廈》裡的另一個矛盾是樓梯的數量。故事中,小郭發現了無窮無盡的樓梯,即使大廈變高變大,樓梯的數量也不應該「改變」。一個蘋果就算有多大,也只是一個蘋果。樓梯的大小改變了,有多少層,就該是多少層,更何況小郭應是跟著變大了,異空間的樓梯對他來說應與平常無異。

 

最後一個則只是個小矛盾。故事中王博士指出「在他們那裡,時間慢了十倍。所以,他們自然而然的動作,在我們看來,慢了十倍。」所以當衛斯理在正常空間過了不足十天,小郭所體感的時間流逝應是一天都還未過。因此當衛斯理問小郭「已經有很多天了,你靠甚麼生活?」時,小郭或許應回答:「才過了不久。」!

 

《狐變》中的矛盾則比較簡單了。同樣地,即使一切都變小了,只要跟著變小就不會察覺得到。所以當酒叔叔回到過去時,應該沒有辦法知道自己縮小了。只有當狐狸/酒爸爸的身體回到現在後縮小了,才會發現宇宙的這個現象。

 

兩個故事的結局都是衛斯理的一貫風格:關鍵人物失踪/死了,從此無跡可尋。故事可以說是完結,但也不是沒有後續的空間。看完了故事,回味無窮,只留下了對情節的斟酌細味與對其精彩的驚嘆佩服。這正是倪老的魅力所在。

 

(完)  回頁首

 

 

 
《狐變》的反方向思考           作者:紫戒(20081118日

 

衛斯理的小說常被人詬病不科學,誠然,從小說中,可以看出科學並不是倪匡的強項,有時亦會有一些基本的錯誤出現。但亦因為這背景,倪匡的想象力更易突破現代科學知識的框框,創作出一個又一個精彩及引人入勝的故事。

 

宇宙膨脹的理論非常複雜,倪匡亦有所涉獵,但他沒有如其他科學家,以這理論來推測宇宙的根源或最終發展。他以一個反方向的思考模式,想象出若宇宙一切都正在擴展,若果有一個人停止跟隨這步伐,就等於他每天都在縮小了。

 

在這精彩的設想下,就出現了《狐變》這故事。如細菌小的狐狸及只得半吋長的人,理應出現在傳說的故事中,但竟然和最先進的宇宙理論配合,而又絲絲合扣,確是令人拍案叫絕。

 

不過,若果最初只提出小狐狸及小人,以詭異的筆法描寫,把讀者帶進如夢如幻的氣氛中,然後經過抽絲剝繭的調查,才發現和宇宙擴展論有關,懸疑性就會更高,故事就更具可觀性了。

 

(完)  回頁首

 

返回倪學網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