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轉世暗號》及《暗號之二》的賞析文章包括:

 

1. 《轉世暗號》及《暗號之二》 - 政幻合一的小說

 

2. 空中衛斯理書齋 - 轉世暗號、暗號之二(連結至「葉李華個人網站) 主講:葉李華,主持:梅少文

 

 

 

 

  

《轉世暗號》及《暗號之二》 - 政幻合一的小說       作者:紫戒 (200854)

 

倪匡曾說過小說最緊要是好看,讀者若對書中的人物及情節尋根究柢,未免可笑。因為很多東西都是作者想象出來,若把故事和歷史來比較及查證,發現純屬子虛烏有,到時只會大呼上當。

 

但有部份讀者亦如筆者般,認為「上當」不緊要,明知「上當」也進行簡單的研究,因為若能了解倪匡在寫作時的靈感來源,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亦會使閱讀他的小說時更覺好看。這是我閱讀衛斯理小說的其中一個法門。

 

而事實上,筆者覺得衛斯理小說較倪匡其他作品大受歡迎的原因,其中一點就是疑幻疑真,讓讀者陪伴衛斯理及白素,在現實及幻想兩個世界之間自由飛翔。

 

《轉世暗號》及《暗號之二》上下兩集寫於1993年,其中的主要情節更是呼之欲出,可說是「政幻合一」的小說。故事中提及假的二活佛死去後,真的二活佛計劃要在眾信徒面前,利用他三件法物來確立他的身份。而極權組織則計劃扶立另一個假二活佛,有助統治。

 

讀者不需太考究,就知道故事是反映了現實世界中也有兩個第十一世班禪喇嘛,分別由西藏流亡政府及中國政府於1989年及1990年認定。故事的二活佛就是指班禪喇嘛,大活佛當然就是指達賴喇嘛了。而在1995年,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聲稱藉由夢境與預言確認轉世班禪的真偽,正式確認西藏流亡政府認定的班禪喇嘛。同年12月,中國政府亦舉行大典,正式迎請他們認定的班禪喇嘛,安坐於法床之上。

 

小說為了符合現實,註定衛七及衛斯理失敗,不能協助二活佛在眾信徒面前確認身份以粉碎扶植假二活佛的陰謀。但無論在小說或現實中,兩個二活佛各有支持者,發展會如何,就留待未來揭盅。

 

倪匡在衛斯理的作品中,常嘲諷中國的專權獨裁統治,他的批評可分為三方面。最多的批評就是針對獨裁者,他在其他的政幻小說中曾形容第一任的「最高領袖」 能在劣勢中奇跡地打出天下,是因為有必勝石、思想儀其中一個重要組件及在能實現一個願望的傳說地方帶走一顆小砂粒。但他和皇帝無異,並安排了兒子繼任「帝位」, 後來,在長江中了「癮毒」而患上「癮病」,加上受到思想儀組件的影響,闖下大禍,掀起了「全民大瘋狂」的運動。他對第二任最高領導亦表不滿,在《暗號之二》中就提到他已年邁,又不是「其無後乎」,但仍下令坦克車鎮壓學生,貪戀權力。在《天打雷劈》更提出一個他認為「想想都過癮」的想法:

 

  「如果惡行逆轉,不知道是當天殺人的軍隊自相殘殺,還是坦克車沖進深宮大院去,把躲在堶惜U屠殺令的凶手殺死?」

 

 

第二方面,倪匡對協助獨裁統治者的「忠臣」亦無好感,就算是衛斯理的兒時好友鐵旦(鐵蛋),亦不放過。他在《大秘密》最後,就提到鐵旦受到逼害後,雖隱居在德國,但心底深處仍念念不忘效忠領袖,像是中了一種不知是什麼樣的毒。 就算得到必勝石的年羹堯,也因為奴性而敗給皇上。

 

 

第三方面,倪匡對順民亦狠下批評,在《拼命》的序言中,就提出只要廣大群眾有拚命的勇氣來對付暴政,暴政絕無法生存,人類的歷史亦能改寫。 在《豪賭》的序言中,亦提到若全民和專制對賭 ,歷史上証明贏的必定是民眾。可是,現時專制制度還在一些地方橫行,他反問是民眾沒有想到,還是沒有行動的勇氣呢?

 

 

但在《轉世暗號》中,有一處很特別,衛斯理和大活佛會面時,對他的雄心壯志大撥冷水:

 

  『我也提高了聲音:「他們早已盡失民心,尤其在喇嘛教徒之中,一點民心也沒有。可是他們有軍心!你有民心,誰都知道你是至高無上的精神領袖,可是精神敵不過鎗炮,活佛先生!」

 

 

後來更直指他的圖謀不會成功:

 

  『我繼續道:「你能不能現實一點,或者說,清醒一點?全世界都知道你在圖謀甚麼,可是沒有人能幫得了你,你的圖謀,不會成功的!」』

 

 

以衛斯理一貫的主張,應站在大活佛的一方,就算不作實際行動支持,也不應有如此反應。事實上,衛斯理也明白長遠來說,專政獨裁會失敗,人類終能擺脫奴役關係。但在過程中,會有不少反抗獨裁的人犧牲,才能漸漸形成歷史洪流,把專政推倒。

 

衛斯理雖有此理念,但他一直對極權組織及特務盡量採取迴避政策,不想淌政治渾水。衛斯理的政治立場,可能就是倪匡的寫照。在《倪匡傳奇》(又名《見聞傳奇》)一書中,他提到自己在內地因收到消息,知悉他曾得罪過的人會把他批鬥,但他沒有據理力爭,反而行了一個聰明的決定:逃亡。輾轉間,他逃到香港,一面呼吸著自由的空氣,一面撰寫文章抨擊內地的政策,但又不會以非常具體的行動對抗。九十年代,倪匡移民美國,就有傳言其中一個原因是逃避九七回歸,就這一點,他已表示不同意。

 

而衛斯理平時亦對極權非常反感,在故事中常常予以批評嘲諷,但到了大活佛及二活佛要他在「適當時間」把三件法物給二活佛,協助確認二活佛的身份,即是要他明顯和極權組織對抗,衛斯理就極力推諉。因他這樣做,定會遭受極權組織以反動份子的罪名來嚴厲對付,但他又可能感到自己理虧,於是對大活佛的言論也較為過激。衛斯理不會為奴,但也不會拼命,身處歷史的洪流中,在旁吶喊助威為民主打氣。於個人來說,確是很聰明的做法,見其骨氣之餘又不會壯烈犧牲,但於整個人類及歷史來說,這態度亦會拖慢人類擺脫奴性及推翻暴政的進度。

 

但作為一個普通人,不是偉人,也不是可以不斷轉世的活佛,這確又是無可口非的。只要不為奴,不協助暴政,已是很好的了。

 

(完)  回頁首

 

返回倪學網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