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招魂》的賞析文章包括:

 

1.  處江湖之遠不問魏闕 —— 《招魂》潛伏主題的發現   作者:天海一白

 

2. 《招魂》是說招魂嗎?

 

3. 空中衛斯理書齋 - 招魂(連結至「葉李華個人網站)    主講:葉李華,主持:梅少文

 

 

返回倪學網首

 

 

 

處江湖之遠不問魏闕 - 《招魂》潛伏主題的發現    作者:天海一白 (200812)

(紫戒按:本文得作者同意下轉載。)

 

讀倪匡的書,展開自由想像是一大閱讀樂趣,而任何想像一旦確定是事實,往往更加有趣。比如正讀《招魂》時,估計它的創作是在《瘟神》之後,《病毒》之前,那是因為《瘟神》說了一種可以定向選擇攻擊物件的病毒,似乎有個主題是鼓勵人當自強,免得做不了成功者會被病毒攻擊;《病毒》說了XX病毒的設想,主題該是探討人類集體無意識中的惡的來源之一。再看《招魂》的主題,則認為應該是在《瘟神》之後,《病毒》之前,因為三本書逐漸深入的探討深度,好像有個從個體救贖到集體無意識探討的過程,可以說都是對人性生態之所以如此的設想,但對這三本書是否真是這樣的創作順序,並不大確信。很快尋到葉李華教授的衛斯理年譜,發現確然如此,先《病毒》,而後《招魂》,最後《瘟神》,於是十分得意。

 

《招魂》似乎只是倪匡喜歡吹噓的,“一本好看的小說”而已,探討它的主題是否有點刻舟求劍、膠柱鼓瑟呢?我覺得,倪匡不注重作品主題的原因之一是不想傷害寫作的自由感,而實際上,當能夠文以載道的時候,他還是會多少載上一點的,何況,作品的主題往往是結構一篇小說的核心,作者可能有不足以為人道者,讀者閱讀會心處,則是可以發掘出來的。我想,《招魂》其實有一個潛伏的悲觀主題,只是倪匡沒有明寫而已,下面詳敘發現過程。

 

卻說倪匡作品中人物雖鮮活,個性卻不是很突出,很多人物只是倪匡為挑戰腦力而賦予人物的個性概貌,也因此,往往沖淡了倪匡本想表達的主題。比如書中有個重要人物費力醫生,他名如其名——不是人如其名——放著好好的醫生不做,神秘兮兮地埋首研究了幾年,先是用神經病人研究不果,最後竟拿自己做實驗,大醫生費力大大費力招來大畫家倪雲林的魂,從此獨個兒“五湖四海”遨遊去也,這究竟是為什麼?解開費力醫生的隱喻意義,也許可以洞悉《招魂》的主題。

 

《招魂》一開篇,費力醫生由“進攻陰謀”而說到HIV病毒的特性。我不禁想,如果把人體比成一種完善的電腦系統程式,但它存在BUG,那麼不難被攻破;又抑或在人體中,有著類似 於程式師開發軟體時為自己留個方便的Backdoor,比如國產排版軟體WPS,文檔就有加密功能,用了密碼之後,別人就打不開用戶的文檔,但是做WPS的求伯君在程式裡留了個後門,只要輸入他的名字拼音,不管原設密碼是多少,這個文檔都能打開,後來這個後門流傳開了,這軟體加密功能就沒有用了。

 

聯想到這些,似乎倪匡又要寫一種智慧病毒,它竟可以洞悉人體防禦系統的奧秘,偽裝之後入侵,使防禦系統名存實亡,等於全不設防,倒不知他要影射些什麼,且慢看來。可是書看完了,《招魂》像是只講了一個生動有趣的故事,那位謎團的核心人物,不知到底影射著什麼的費力的費力先生,乾脆沒有參與討論——這是衛斯理小說中第一本這樣結構的, 謎中人費力醫生沒有參與書結尾時的討論——他忽然就招來倪雲林的魂魄後不知所蹤,主題似乎隱而不彰,為什麼?

 

掩卷遐思,竟想到屈原的《招魂》,那可是堪與《離騷》、《天問》鼎足而三的驚才絕豔之作,是明人陸時雍贊為“文極刻畫,然鬼斧神工,人莫窺其下手處”的《招魂》,此篇楚辭終篇有 云:“皋蘭被徑兮,斯路漸。湛湛江水兮,上有楓。目極千里兮,傷心悲。魂兮歸來,哀江南。”

 

而倪匡的書一貫如是,縱多笑語、歡情無數,卻總能看出感情深厚中的惆悵,於人於事無可奈何之中的歎惋。於是閱讀中原不經心的許多細節湧上腦際,比如齊白遇到皇帝時的盲目磕頭,比如衛斯理掌摑建文皇帝前時大喝:“就是因為有你這種人,聽到了皇帝兩個字,就先發起抖來,才會有皇帝這種東西出現。”然後是衛斯理(或者衛斯理,哈哈!兩個衛斯理音同意異,真好白相)的歎息,為那修建行宮的數千工匠們功成後被滅口的歎息,“……雖然這 裡面,不知包含了多少血淚、多少悲泣、多少相思、多少苦痛,但在呆板的文字記載之中,能看出來的,至多也不過是幾點淡淡的哀愁而已”

 

——順便說一句,這是倪匡最使在下欽佩的地方,往往在歡聲笑語之外,不忘對人類苦難的同情,即使勇猛如亞洲之鷹,也會在《異人》中歎息,“這堥C一寸土地都浸透了人類的苦難”——還有衛斯理不時與費力、白素、梁若水展開道德探討,簡直類似 於齊白的道德監督員,如反對齊白把古宅佔為己有等,但當衛斯理看到絕世寶劍時仍不禁動了貪念,一直掛心,最後還是胡說道:“如果殺人技術也可以說是文化的話!?”他這才釋下心頭的牽掛之情——召回了衛斯理貪求寶劍的魂?

 

於是,那位費力的費力醫生影射著什麼,似乎也不證自明瞭:面對強大到不可抗拒的XXXX的力量,同時面對人性內在的貪欲,對於不可改變的一切,似乎只能袖手旁觀而已。反正什麼也不能改變,不如學那倪雲林縱情山水去也,管它人間是是非非。一如屈原的《招魂》,詩人只為魂兮歸來,寄寓的只是不可淹留於久蹙之地的情懷,但當詩人面對天地悠悠、萬物渺渺,卻無法有更多的願望,最終只是滿懷淡淡的哀愁,歎一聲“哀江南”而已。

 

據說倪匡幾乎所有小說都是“初稿”,那麼,倪匡沒有為這位費力醫生安排一些更特殊的背景,從而突出主題,那就很值得諒解了,如果讀者能讀出微言大義,那麼初稿都夠了,如果不能,可能再怎樣改小說稿子,也是枉然吧!

 

或曰將此《招魂》比彼《招魂》,是否對倪匡評價過高了?

 

我想,在私人喜好的解讀中是可以過度闡釋的,何況對文學作品的分析應該進入文化層面探討才有意義,因為在下是將倪匡看成中華樂感文化的代表作家之一,也代言了永遠達觀的老子、莊子和幾乎整個中國藝術的歡樂大基調,倪匡本人則似乎是個“黃柏木當磬兒敲,外面好看 裡頭苦”的作家,但正是如此卻更使人敬佩。正如魯迅是中華痛感文化的代表作家之一,此身代啟蒙眾生受苦,甚至一度損害了魯迅的健康一樣,又怎麼不使人敬佩。

 

於是我想,《招魂》的潛伏主題就是當一個人面對極度強勢的XXXX時,在遭遇人性普遍弱點下,只好抱持的袖手旁觀的悲觀態度。

 

這樣想也不僅是因為衛斯理貪求寶劍的貪婪,事實上還是從那個關鍵人物費力醫生的行為推究出來的,衛斯理貪求寶劍是貪,這可以改變,但貪求藝術、貪求知識、貪求享樂、貪求更多,面對這些貪求時又怎麼辦呢?當人性在面對一個人追求理想的巨大欲望面前,再去說什麼反抗XX的動力,實在是太高的要求了。

 

再想到,費力醫生“變”成了倪雲林,而倪雲林在歷史上就是那樣一個性情理想高潔到極點的人。倪雲林原名倪瓚,據說是從古到今,最有“潔癖”的人。一天,有客留宿倪家。夜堙A客人咳嗽不止,倪瓚便輾轉不得入眠。倒不是客人的咳嗽聲擾了他的清夢,他是擔心客人會把痰吐到他那株臨窗的梧桐樹上。故而,客人咳嗽一聲,倪瓚的心便顫動一番,夜無眠。第二天清晨早起,他便急著命人將窗前的梧桐仔仔細細地清洗了一遍。草木是有情的,那株梧桐自當為能植 於倪家而深感欣慰了。

 

另有一事就更玄了。相傳,僕人每日挑來的山泉,倪瓚只吃前面的一桶。他說後面那桶有屁糞味,只配洗腳。僕人不信,某天挑水快到家時,故意將前後兩桶水打了個顛倒。倪瓚喝茶時,說喝出了屁糞味,遂將僕人痛打一頓,逐出門去。新來的僕人知道主人道行的深淺,前後水桶從不敢換位。可有一天,倪瓚還是吃出水中有異味,責問僕人:“奴才,你將前後桶換過了?”僕人忙說:“老爺,小人不敢。”“你挑水時放屁了?”“小人也不曾放屁。”“那水中何來的臭味,壞了我的燕窩。”僕人趕緊解釋:“老爺,小人挑水時打了個噴嚏,小人口臭。”

 

這事聽起來像小說家言,雖不足為信。可數百年來,人們對此口口相傳,津津樂道。我想,如若確有此事,也必定是倪瓚日日派人監視挑水的僕人,回來後再將僕人的一舉一動向他稟報,稍有蛛絲馬跡,他便拿來大做文章。這種譜,他擺得來。

 

元朝末年,農民起義風起雲湧,烽火遍及江南。他散盡田宅,變賣家財,浪跡於煙波浩渺的太湖之上。當時,義軍首領張士誠自稱吳王,多次邀他入“朝”為官,他嚴詞拒絕。張士誠的胞弟張士信久聞倪雲林的畫好,派人帶上長絹、錢財來求倪瓚作畫。他不畫倒也罷了,還撕裂絹素,回絕差人:“倪瓚寧肯餓死,也不做王門畫師。何況,我現在還有口飯吃。”張士信聽了差人的回稟,怒火中燒,但也無可奈何,只好作罷。

 

誰知冤家路窄。有一天,張士信遊覽太湖,恰好看見倪瓚也在湖上,撕絹拒畫之恨頓時復上心頭,便命人將倪瓚拘到船上,百般辱駡,一頓暴打。儘管給打得皮開肉綻,倪雲林竟是不哼一聲。別人問他為什麼,他居然道:“一開腔,就俗了。”其風雅高潔,一如紅樓夢堛漣恭氶C

 

可惜,倪瓚性情理想高潔如是,但當面對XX時,所能做的也只是逃避,退隱於江湖之遠,不問世事……

 

當然也想倪匡能寫出如羅曼羅蘭、托爾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那樣的,探究人性深沉結構的作品;或者,寫出《古格拉群島》、《1984》中揭露XXXX的猙獰面目,但既然社會上還很少聶赫留朵夫那樣的“新人”,似乎也不應苛求了。作為一位通俗作家,倪匡所能做到的,最多也就是讓木蘭花看看《白癡》、衛斯理 發發牢騷、原振俠失幾次戀,高達化身為二各尋其好夢,如此這般而已罷了。

 

 

註:文中的 "XX",屬簡單的填空題,但要是寫出來,則是一種壓力了,真是……無語。   回原處

 

 

(完)  回頁首

 

 

 

 

 

 

《招魂》是說招魂嗎?    作者:紫戒 (20076月30日)

這個題目,看似不知所謂,故事名叫《招魂》,當然是說招魂的故事。但看畢整個故事,我又懷疑費力醫生是否真的在招魂。

 

《招魂》的設想

 

首先,看看倪匡的序言,有關《招魂》的設想:

 

      『若有科學家,把金庸小說中人物的資料集中起來,通過電腦程式,將之擴大,那麼,就可以制造出楊過、令狐沖、韋小寶來。

 

(省略部份原文)

 

      這個故事卻是照這個意念而來的,至於被招來的古魂是李自成和朱允文,只是信手拈來,別無他意。』

 

原來最初的設想,是用電腦程式模擬小說人物,自然不是招魂。而在故事中,費力醫生招來的靈魂有三個,分別是李自成、建文帝及倪雲林三位名人。費力醫生是選擇這三位古人然後招魂,或是隨意招來的呢?故事沒有提及,但如果隨意招來三人,他們全都是中國名人,就太恰巧了。但如果是費力醫生特意選擇招來這三人的靈魂,那費力醫生這種招魂方法,就較非人協會的靈媒阿尼密及「宇宙新人種」康維十七世更厲害了。因為在原振俠系列《人鬼疑雲》中,兩人都講出要找特定的靈魂是非常困難的:

 

     『康維苦笑了一下:「我要找的,是一個特定的鬼,應該如何著手?」

 

      天知道,原振俠如何知道要找一個特定的鬼,應從何著手?他想了一想,只好反問:「你已經找了許久?你找了些甚麼所在?」

 

      康維長嘆一聲:「俗稱的『陰司地獄』,那是最多鬼的所在──是一個奇特的空間,鬼會自然而然,聚集到那個空間去,當然不是所有的鬼都在,但卻超過半數。我找過了,可是沒有找到!」』

 

康維十七世提到因為有很多個陰間,所以增加了找尋特定靈魂的困難程度。阿尼密同樣也感到困難:

 

      『阿尼密點了點頭:「我會盡力試。我剛才解釋過:他的骨灰、他生前用過的物件、他殉難的所在,都可能留下一定的訊息,對聯絡他的鬼魂可能有幫助,但也可能一點用處也沒有。所以,我沒有把握──要和一個特定的鬼魂取得聯繫,是十分困難的事。」』

 

 

費力醫生的招魂方法

 

那費力醫生是用什麼方法做到康維十七世及阿尼密也覺困難的事呢?根據梁若水的說法:

 

      『「兩年前,他曾經改良了腦電圖機,利用更精密的電子儀器,不但記錄到了人腦生物電的曲線,還記錄了各種不同的波形和波幅的變化!」

 

(省略部份原文)

 

      她說到這裡,不由自主,喘了幾口氣,才道:“他提出了一個理論:人腦活動所產生的生物電,在現今還不可知的情形下,可能在一定時間,一定的條件下,存在於空間,如果能把它們尋找出來,集中起來,那麼,可以在儀器上追蹤它,仍然使它在熒光屏中顯示出來!”

 

(省略部份原文)

 

      她再喝一口,和道:“就是他幾年前提出來的那個理論,他認為可以通過儀器,接收到游離狀態的記憶組,那是一種由生物電組成的電波!”

 

      梁若水說得相當專門,但我們一下子就聽聽懂了她的話,我首先叫了起來:“鬼魂!”』

 

費力醫生的招魂方法,是梁若水在兩年前聽他提過的理論而再轉述給衛斯理的。但費力醫生從沒有承認他在招魂,他是真的做到,還是他只是將一些有關古人的資料用電腦程式模擬,再輸入沒有智力的病人的腦部呢?

 

這個「電腦程式模擬古人」的理論,似乎有一個大破綻,就是用現有資料模擬的「建文帝」﹐可以模仿其心理及思想,但沒有可能知道真的行宮在十萬大山,能講述宮廷秘史,還記得自己死在荒山之中……。

 

 

招魂的矛盾

 

為了自圓其說,我先舉出「招魂」中一點不合理的地方。故事提到費力醫生招來建文帝的靈魂,讓他「上身」在病人中,但他逃脫了,費力醫生就和衛斯理討論建文帝的下落。

 

首先,費力醫生要研究建文帝去了何處,似乎找歷史學家討論會更有結果。但是,他卻找好奇心十足的衛斯理,自己又想隱瞞研究課題,正是自找麻煩。此外,為何建文帝能從費力醫生處,走到十萬大山的秘密行宮中?齊白由衛斯理的住處往十萬大山亦需四天路程。加上建文帝性格懦弱,又沒有旅遊証件,驟然來到五百年後的世界,能獨個兒找到路徑回家,難以令人相信。

 

 

背後隱藏的真相?

 

如果費力未能招魂,真相又如何呢?我假設費力醫生最終未能通過儀器接收到靈魂,反而是能以電腦方程式模擬所得的資料,輸入人類的腦部。雖然這已是很重大的成就,但他一直研究「招魂」,固執的他不願承認失敗,於是計劃利用衛斯理來證明他「招魂」成功。

 

費力醫生製造了李自成及建文帝,李自成留在研究室中,而他可能是通過其他途徑知悉建文帝的行宮,所以安排他住在十萬大山(這就解釋了建文帝為何可以獨個兒返回行宮)。

 

然後,費力醫生引誘衛斯理對他的研究課題起了好奇心。他又問衛斯理建文帝的下落,得知衛斯理曾偷偷研究他,於是大罵他一頓,希望可以繼續引起他的好奇心,並計劃最後和他一起往十萬大山找建文帝。怎料,齊白在此時發現行宮中的建文帝,並找衛斯理討論這個「結結實實的鬼」。

 

費力醫生亦發現自己的實驗並未完美,因為一個耳光就可以把模擬古人打回原狀。於是費力醫生決定假扮自己招來了倪雲林的靈魂,並進入了自己的身體,實際上是隱居再作研究,讓衛斯理他們認為他真的招魂成功。

 

以上假設及推斷,其實也很勉強,不過,只是覺得費力醫生在招魂方面,應該不會勝過非人協會的阿尼密吧。

 

 

費力醫生的下落

 

老實說,費力醫生和《另類複製》及《身外化身》的杜良醫生,在性格及研究課題上也很相似,試看看以下在《身外化身》關於杜良醫生的描述:

 

      『熟悉我曾經記述過故事的朋友當然知道道位杜良醫生是如何恨我,同為他喜歡鬼頭鬼腦、躲起來進行研究,而偏偏他研究的項目,都是人類目前科學還未能觸及,還屬於幻想的範圍,而且取得了非凡的成就,所以我每次都對他的研究項目,進行鍥而不捨的追究,這使他非常惱怒,曾經不只一次說他絕對不想再見到我。』

 

有時,我不禁想,他們是否同一人呢?

 

(完)  回頁首

 

返回倪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