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原子空間》的賞析文章包括:

 

1.《 原子空間》 - 衛白早期設定:衛斯理較了得?

 

2. 空中衛斯理書齋 - 原子空間(連結至「葉李華個人網站)  主講:葉李華,主持:梅少文

 

返回倪學網首

 

 

 

 

《原子空間》- 衛白早期設定:衛斯理較了得?    作者:紫戒 (20083月25)

 

問到衛斯理和白素誰人較了得,相信大家都會一面倒投白素一票。她聰明細心,能常常看透對方的心意及計謀,而衛斯理則仍蒙在鼓裡。她對新事物的接受及理解程度,往往快衛斯理一步;衛斯理有時甚至需要經白素的提示,才想得通透。他們的朋友或其他外人,非常尊重白素,對衛斯理則不太客氣。衛斯理亦承認白素的確是較他了得。

 

不過,白素如果感情用事,也會有衝動的一面。例如,在《老貓》中,就利用罷工來幫助老貓得到大量電能。在《錯手》中,為了幫助父親白老大打賭得勝,賄賂船長要他告之 的藏匿地方,使船長下半生都在罪惡感中渡過。此外,當白素重遇女兒時,因母性大發,要好好補償多年沒有照顧女兒的責任,於是編排一連串的計劃及課程予紅綾,因而差點兒破壞母女的感情。在《財神寶庫》中,亦因白老大不信相他對隱語應該分為十二句或是十三句的分析,差點兒吵架收場。

 

無論如何,白素的過人之處,亦不會受到以上例子而影響。

 

但在早期的故事,白素才幹的設定有點不同,似乎還較衛斯理低一點。雖然,在《地底奇人》及《衛斯理與白素》中,當白老大和衛斯理都以為飛虎幫幫主宋堅偷去刻有寶藏線索的鐵板,而白素首先從錄影帶中發現宋堅的弟弟宋富才犯人。但這只能代表她較為細心,火爆的白老大及衝動的衛斯理,自然比了下去。

 

《妖火》及之後的幾個故事,因為白素去了歐洲,所以沒有出場。然後,就交錯地發生了《天外金球》及《原子空間》兩個故事。依時間發生順序,先發生《天外金球》的前半部,是白素在亞洲神秘地區的冒險。然後,白素乘機回家,卻發生了《原子空間》的故事。雖然衛斯理和白素在太空船上過了許多年,但他們返回地球,只過了四天。之後,就開始了《天外金球》的後半部故事。因為他們在太空船上無事可做,白素把在亞洲神秘地區之行的一切細節,都告訴衛斯理。衛斯理反覆推敲,發現了許多疑點,推翻了白素認為已完成了任務的想法。此外,在《支離人》中,當衛斯理和白素看見一雙手在二十四樓高的大廈移動及突然消失,白素認為是一個不完全的隱身人,但衛斯理想到隱身人只不過是使人看不到身子,並不是身子的不存在,不能突然在高空消失,所以推翻了白素的假設。

 

衛斯理能推翻白素想法的次數,真的寥寥可數。當然,亦可解釋是白素在《天外金球》中是當局者迷,而衛斯理旁觀者清。但除了《支離人》外,在《原子空間》中,有兩個情節亦顯示衛斯理的想像力及推理較白素強。

 

衛斯理和白素來到若干年後的地球,地球被冰覆蓋,充滿幅射線。白素感歎地球的終結,衛斯理有以下的反應:

 

      『我攤了攤手:「我看正常得很。人的生命有終點,地球的生命,自然也有終點。人的生命是一百年為期,地球的生命以萬億年為期,這有甚麼可惜的?」

 

      白素道:「可是人的生命,有下一代在延續!」

 

      我反駁道:「那麼你又怎知道再過若干萬年,若干億年,在已死的地球上,不會產生新的生物出來呢?」

 

      白素搖頭道:「可是這堨R滿了放射性!」

 

      我笑了起來,道:「我們這一代的人,想像力和知識範圍,還都未能脫出自身的範圍,我們的自身,擴至最大,也不過於地球而已。我們常聽得說,某一個星球上,因為缺乏氧氣,所以不能有生物。這實在十分可笑,地球人自已需要氧氣來維持生命,這正因為地球人的生命,在一個有氧氣的環境之中產生,地球人又有甚麼資格,料斷別的星球的高級生物,也非要氧氣不可呢?『人家』一到了地球上,可能會『窒息』在氧氣之中!」

 

      我大發議論,白素只是惘然地望著我:「那麼,你的意思是,地球還會有新的生命產生,這種生命,也會發展成高級生物?」

 

      我自然不能肯定會這樣,因為這至少是幾億年之後的事情了,但是我卻相信會這樣,所以我點了點頭。而且我還補充道:「我想,我們這一代的人,恐怕也不是地球上的第一代生命。地球可已死過不止一次,它每『死』一次,表面上的情形,便發生變化。在某一次『死亡』中,它的表面上忽然充滿了氧氣,而且使它接近一個被稱為太陽的星球,所以才出現了我們這一代生命。」』

 

 

衛斯理想到在已「死」的地球上,有機會再出現新的生物。但白素因為地球充滿放射性,認為應該沒有這個可能。於是,衛斯理向她解釋地球人需要氧氣維持生命,並不代表其他生物需要,並說這實在十分可笑(衛斯理真斗膽,暗示白素的說法可笑)。白素聽到衛斯理的理由後,仍帶點惘然。但衛斯理一發不可收拾,更推論地球曾存在前一代或甚至前數代的生命,這理論後來在《犀照》中得到証實。

 

此外,當他們發現一間地下室,衝動的衛斯理隨手轉動一個鈕掣,四周突然亮了起來,一片紅光,亮得難以形容:

 

       『我趕緊閉上了眼睛,我相信白素在面對著這突如其來的光亮之際,一定也是閉上了眼睛的,因為這時候,她正在叫道:「一片紅色,一片血紅,我像是在近距離觀察太陽一樣!」

 

      白素的話,令得我心中,陡地一動。

 

      我根據記憶中的方位,找到了那個鈕掣,又向左撥了一下,又是「啪」地一聲,眼前突然晃了起來,這一次,我們是真正看不到東西了。

 

      在我們面前,飛舞著無數紅色綠色的球狀物,我真耽心我們的視力,從此便被那種突如其來的強光所破壞而不能復原。

 

(省略部份情節)

 

      我道:「我有了一個重要的發現,你知道我剛才看到的是甚麼?那是太陽,真是太陽!」

 

      白素駁斥道:「你瘋了?」

 

      我的視線已完全恢復了,我指著座位之上,那一塊漆黑的、發光的,約有三呎見方的平板,道:「你看到了沒有,這是一塊黑玻璃,正是用來觀察太陽的,來,讓我們再來看過!」』

 

 

雖然白素最先說出太陽,但她只是作出比喻。當衛斯理提出他們看到的確是太陽時,白素無法相信。然而,衛斯理的觀察力也真不賴,他看到一塊黑玻璃,就成功作出推論,而這個地下室,真的是臨時建立來觀察太陽毀滅的過程。

 

《天外金球》及《原子空間》兩個故事,是白素出場的第二及第三個故事,可以見到白素在才幹的設定上,有點兒不及衛斯理。在之後的故事中,白素的戲份也不是太重,甚至在舊版的一些故事中,如《奇門》及《屍變》,只用「妻」一字來形容(新版則改為白素)。但在後來的故事中,尤其是由《頭髮》開始,白素苦等衛斯理六年後,她的戲份愈來愈重,比衛斯理精明得多,智識廣博,見解往往一針見血;而衛斯理則仍然自誇能接受一切不能想象的事,但往往又不能接受別人的奇遇,最後多要靠白素的提示,才能想通其中關鍵。

 

(完) 回頁首

 

返回倪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