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古聲》的賞析文章包括:

 

1. 《古聲》 的先知先覺

 

2. 淺談《古聲》結構

 

3. 空中衛斯理書齋 - 古聲(連結至「葉李華個人網站)

 

返回倪學網首

 

 

 

《古聲》的先知先覺             作者:紫戒(200812月11

 

《古聲》的設想很新奇,但又合情合理:因為液體在凝結為固體時,會保留音波,唱片亦是根據這原理而製成。所以,兩千多年前,楚地的一個製瓶匠在瓶身上刻出許多細紋時,無意中記錄了附近祭神時的聲音。

 

黃博宜發現了這古代聲音,並錄在一卷錄音帶,寄給同是學考古的舊同學熊逸,但之後就在一宗車禍意外身亡。因為黃博宜沒有說清楚聲音的來源,所以熊逸及衛斯理沒有想過這聲音竟和考古有關。也難怪他們,畢竟,聲音的保存是在愛迪生發明留聲機之後的事。

 

倪匡的設想成了科學先知。於2008年,聲音文史團體(First Sounds)發現法國發明家史考特在1860年以一種名為聲波記振儀的機器,錄製法文傳統歌曲「月光下」,比愛迪生還早了17年。史考特利用他的儀器,在油燈燈煙燻黑的紙上,描下聲波轉化而成的刻痕。不過,這些刻痕在當時無法轉為聲音播放。

 

加州柏克萊勞倫斯柏克萊國家實驗室的科學家,利用視覺描針的技術,再次播放這首長十秒鐘的法國民間歌謠。不過,或者日後會有其他發現,如《古聲》中的瓶子,就可以推翻史考特是史上錄製聲音的第一人呢!

 

把《古聲》和現實比較,很是有趣。《古聲》中的聲音,是記錄在一個陶瓶的細紋,而現實在的史考特,則把聲波轉為紙上的刻痕。此外,兩者作錄音時,都無法播放,但在日後科技的協助下,才能重新聽見。故事和現實,都有異曲同工之妙!

 

(完)  回頁首

 

 

 
淺談《古聲》結構             作者:紫戒(2008123日

 

《古聲》的故事可分為兩部份,主軸是古聲的設想,但佔故事很少部份,分別在開首及結尾。故事開始時,衛斯理得到一卷充滿了單調的「拍拍」及「嗚嗚」聲的錄音帶,但中間突然出現一把含有絕望及痛苦的女人呼叫聲。到故事最後,謎底揭曉,原來聲音來自一個瓶子,錄製了兩千多年前以活人祭祀的情況。

 

不知是巧合,還是來自古代的聲音有其不祥之處,當衛斯理和熊逸計劃拿著瓶子到音響實驗室時,駕駛技術一向超水準的衛斯理,竟和駕駛時十分小心的考古學家黃博宜一樣,出了意外。但不幸之中大幸,衛斯理只是斷了好幾根肋骨,不過,瓶子亦碎裂了。

 

第二部份中間一段,是衛斯理追尋聲音來源的過程,因為從沒想過和考古學有關係,所以衛斯理走了不少冤枉路。

 

但兩部份在主題上也是有一定的關聯,而且衛斯理在最後的偵查過程中,從黃博宜寄給安小姐的信件中,得知古怪的聲音是和考古學有關的,才返回黃博宜的辦公室中,查出真相。這段由冤枉路返回正路的轉接,也很自然順暢。

 

主軸提到的古代聲音來自活人祭祀時的情景,可見倪匡確是花了心思。身處於古時的環境,知識不高,參予祭祀的人都認為這是必須的儀式,而且正確不過,否則天就會降下大災禍。就算是絕望及痛苦呼叫的女人,可能只是受不住身體的痛楚而發出,在心靈上,或許 覺得是榮幸,也說不定。

 

但衛斯理及熊逸聽後,就判斷是謀殺案或邪教儀式。他們以現代人的身份,其想法自然和古時的人不同。因此,衛斯理的調查亦往這個方向進行,所以走了一大段冤枉路。這段冤枉路可分為三個小部份,和故事結尾帶出來的感嘆不無關係。

 

衛斯理最先在黃博宜的家中看到一群嬉皮士。他們因為屋中沒有人住,所以佔據了,更在屋中服食毒品及作親熱行為。在產權觀念盛行的社會,他們這樣做當然不對,更是犯法行為。但他們卻認為私有財產是罪惡的根源,而且屋子是給人住的,既然屋子空了,何不進來用用。他們更自稱是 和平主義者,愛自由,崇尚人性的徹底解放。大家可能不同意他們的理論,但在他們的心目中,又很可能覺得大部份人的私產觀念是很愚昧呢!

 

衛斯理遇到的第二批人是邪教教主及被他催眠的信徒。週遭的居民及警察都非常討厭他們,當然,他們的行為確是難以自辯,尤其是邪教教主,利用自己的催眠能力控制信徒,更令人齒冷。不過,他們也不算非常邪惡,在衛斯理的反催眠及查問下,教主也不像殺過人,他可能只是利用信徒販賣毒品及進行淫業。最後,衛斯理只是打了教主一巴掌,又繼續他的偵查。

 

衛斯理最後在三藩市遇上黃博宜的大學同學安小姐,同是學考古的,但已失去興趣。因為她在黑貓夜總會跳脫衣舞,被三藩市的中國人視為怪物。當衛斯理形容她工作的環境不太高尚時,她就反駁:「高尚的男人和不高尚的男人,對女人都懷有同樣的目的,對女人來說,高尚男人和不高尚男人,有甚麼分別?」衛斯理聽後,也無言以對。

 

安小姐知道黃博宜的死訊後,雖有點兒愕然,但認為他一生沒有嘗過任何享受,做人沒有意思。安小姐有她特別的一面,不受人認同,但她也有自己的想法及原則,對一生戰戰兢兢地做人的黃博宜也不太認同。

 

衛斯理在偵查的過程中,其所見所聞,使是非觀念的界線,變得有點兒模糊。因為不同人在不同的文化及知識限制下,有不同的觀點及看法。這回應了當衛斯理發現古聲原來是活人祭祀的聲音時,想到二千多年前的行為,現在看來是多麼的愚昧。但現在留下來的聲音,由兩千多年後的人來判斷,會否也有愚昧的感覺呢!

 

倪匡在序中提到,「古聲」設想奇佳,故事卻普通。但觀乎他的佈局及結構,亦有值得學習之處。

 

(完)  回頁首

 

返回倪學網首